《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 - 第五章 程家老家族人(2)

在地上打滾慘叫。

林悅音看到這個情景,趕忙用手遮住了胡婭的眼睛,小姑娘以前沒有見過這麼血腥的場面,怕給她再嚇到,失了魂兒,畢竟剛剛才大病初癒呢。

胡婭對着林悅音搖了搖頭,輕輕的用手握住了林悅音的手,兩人依偎着相互取暖,從剛剛的雞湯開始煮起來時,天氣好像也感受到了胡雅的內心歡喜,慢慢的開始雨停了。

此時兩人手拉着手,相互依偎着,雖然身上的衣衫略有被雨打濕,可是兩人挨着,心也是暖的。這時胡景領着黑面饃饃,回到了自家這邊所在的臨時歇腳處。

幾人圍着團團坐在一起,等着分吃黑面饃饃,胡婭只留了手中一個黑面饃饃的一半,將其中的一個遞給了胡景,剩下的半個給了恆哥兒。為什麼不給林悅音呢?很簡單,因為她的胃口也不大。何況吃着這個黑面饃饃,口感並不是很好,是只能夠充饑的東西,它的飽腹感還是不錯的,大弟恆哥兒現在正在長身體,怕是不夠吃!

少了不夠,吃多了又吃不下,分給他大半個應該就夠了。此時羨哥兒看到胡婭這樣做,也將手裡的黑面饃饃分給了父親和二哥,還說到羨哥兒不餓,羨哥兒剛剛吃了肉湯已經飽了,其實幾人並沒有分到多少肉湯,但是還是為憲哥的懂事而感覺到心下澎湃,甚至胡婭也被憲哥這個暖男給暖到了。

林悅音一手攬着胡婭,一手攬着憲哥,心疼地抱緊了自己的兩個孩子。當然,她也想抱着自己另外兩個兒子,可畢竟孩子大了,不好人前太過親密。

胡景挨着恆哥兒和源哥兒。摸了摸他們的頭,拍了拍肩膀,對他倆孩子說,吃吧,你們辛苦,咬牙多吃點兒,這樣我們才能堅持撐下去,避免過了太過勞累,只有人的身體健康無虞才能成功到達蜀地。

胡錦看着這一家子兄弟姐妹兄友弟恭,姐姐互愛弟弟懂事,不由得感覺一陣心酸,雖然以前四人也是如此,家庭一向和睦。

可歷經大難,終歸感覺還是變了樣,孩子讓人懂事的讓人心酸,做父母的哪有不希望自己孩子能夠懂事,可孩子太過懂事了,也是讓人覺得一陣難過。

當然,現在是在流放路上,也容不得他們矯情。胡景和林悅音對視一眼,彼此交換了一下眼色,只傳遞了一個念頭,就是無論如何,還是要讓他們學會獨立適應。

今日他還可以把身上的銀錢掏出來,給他們換好吃的,可明日呢,後日呢?乃至三月後,半年後呢,到了地方,依舊貧苦,也許還需要勞作,也許連勞作為民的資本都沒有,只能送去當軍戶,那又該如何呢?如果成為軍戶,前途更加是堪憂了。

所以現在還是稍微的吃點苦頭,避免往後身子被嬌養慣了,適應不了環境,鬱鬱而終來的強吧。

其實這對年輕的父母,對於胡婭來說,的確是年齡上不夠,可他們在古代經歷的閱歷和見識,以及他們十幾歲就開始操持家務,其實他們真的相比起現在的父母並不缺少什麼。所以胡婭只看着他們用自己的方式教育孩子。也不摻任何的言語,因為知道這兩個父母也是為了他們的孩子好。

就像胡雅自己也是如此想,即使她今天能夠兌換很多很多的東西,可是能拿出來嗎?不能不患寡而患不均。假設大家都看到了,你不給,那很容易釀成大禍。

可是你天天給?這些人被喂的太飽,你某一日不給,人家會記恨你,所以這個度需要自己把握。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在這個流放途中,什麼妖魔鬼怪都會容易出現,即使一開始不現形,後面也會出來。

自家這種的本身就屬於連累的,罪責比較輕,即使到了地方,應當還有再東山再起的機會。可那些被連累的比較深的程家族人就不一定了,也許他們是好的,可萬一有一些人是壞的呢?

不敢去賭,所以盡量做到盡善盡美。如果做不到,那也要給自己留一些餘地,外表展現一些鋒芒,不然真的會很危險。

一個時辰對於這群被流放的人來說,很快!!!

剛吃完晚餐之後,就要開始啟程。不過在啟程之前,官差們還是給大家下了一個定心,前方約摸四十里外,會到太平鎮,你們打起精力努力前行,很快到了。到了之後又可以休息,如果你們繼續如此憊懶,估計明天天亮也到不了。

胡景蹲下身子想要背胡婭,胡婭說道爹,你先起來,我先試着走走,畢竟後面的道路還長,總得讓我慢慢適應。雖是前日里生了一場風寒,可現在女兒覺得自己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等會兒實在我堅持不住的時候再叫您可好?

胡景起身,撫了撫她的額,知道女兒這是心疼自己。便笑道,那好,爹爹時刻看着你,要有半分不適,記得告訴爹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