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 - 第五章 程家老家族人

胡婭拿着手上的黑麵餅子皺了皺眉,閨閣女子本來食量就小,何況她大病初癒,沒有什麼胃口。

剛剛其實那碗肉湯已經把她喂的差不多半飽了,更何況她在空間還有一次兌換的機會,只是她想着第一次就先兌了,不用太多,畢竟兌換的太多,他們也保不住,兌換少點,自家還能保着點兒。

雖然她不知道爹爹拿這四隻野雞跟官差換了些什麼東西,但她覺得以自家老爹的精明,應該不會差到哪兒去。這不,自家這邊有了肉湯味兒,大家也沒來爭搶。

可為什麼沒有人敢上來搶呢?就因為先賄賂了官差,再把大頭給了程家老家族人那邊,這樣自然而然就會有人護着,畢竟這次流放的人除了胡家二房的人,就全是程家老家族人,在這個宗族觀念極強,血親報團的古代人來說,先天的就佔了優勢。

本次流放的是以姑蘇程家老家族人這個群體為主,胡家二房為輔的這麼一群人。本朝名為啟朝,以胡婭現代眼光來看,其實跟宋朝差不多的結構,無論是民居習俗,還有衣食住行都有宋朝的影子。

只是這好像是華夏的另一個平行世界。從秦始皇開始,秦朝綿延了六百餘年,接着是漢唐兩代王朝巨頭,接下來就是大混戰,將整個中原大地分為兩個國家。

一個是胡婭所在的啟國。一個也是梁國。

只是明明是宋朝的飲食文化。卻有些隋唐時期的官制,何止一個亂字了得。

說回程家,程家是個世家大族。姑蘇這一支還沒出五服,所以被連累了。

世家大族總有些欺男霸女的敗類,畢竟人多,盤根複雜,在所難免。當今是啟國的第三位皇帝,稱號建明帝。

能用明字為帝號,自然也不是個昏君。其實建明帝今年也不過四十六歲,在短壽的古代,超過五十就是長壽了。啟國規定男十八為冠。女子十六可為妻。很簡單,翻譯過來就是男的十八歲成年,女的十六歲及笄。都可以結婚了。

建明帝最大的兒子就是程妃所出的大皇子!二十四歲。一個就兩兒子,大皇子程妃所出,自小聰慧過人,學富五車。性格更是仁和。二皇子今年二十二,身子骨不大好,總是病懨懨的,被稱為病美人。是宮中楊美人所生。

建明帝至今已經是四十六歲高齡了,至今還沒有立太子,大臣肯定是一邊倒的支持程妃所出的大皇子。

不然程尚書也不會一直為大皇子謀奪太子之位而奔走。只是這一蹦躂,就把全族的人折了進去。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

可榮華富貴迷人眼,換做是別人,有這麼大的機會改換門庭,也很難不動心。這不,胡衍也動心了,只是他做的很隱蔽。可天下就沒有不漏風的牆。

建明帝倒是對胡衍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畢竟以後終歸還是要立太子的,也不能做的太絕情。罷了官,流放到窮鄉僻壤就消了氣,再不管了。

可程尚書就沒那麼舒服了,雖然保住了一條命,卻斷了所有族人的後路。所以程家的族人沒有一個不對他恨之入骨的。

人性就是複雜,你做官時帶來的好處不少,可當你遭難時帶來一件惡事,就抵過你往日所有的情份。

姑蘇程家老家族人這一支在盤踞多年,家中子嗣良莠不齊,這次被流放的都是些沒有出五服的族人。中間出了惡人,早就被官府給辦了,能留到此次上路的,都是些沒有大惡的。

分別是程家老族長程首義一家,共十口人。程尚書的子侄叔伯等……

其中管事的,除了族長,就是族老程聚義了。也就是拴子那不幸感染了風寒的爹,他家共計八口人。其他族人都是孩子一堆堆生,每家幾乎都有好幾個兒子女兒。

只是禍不及出嫁女,所以流放隊伍里,大部分都是男丁,以及他們所娶的妻子和孩子!

程家人心裏很是清楚,胡家二房與自家不同,未嘗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本來就有心交好。這四隻野雞是胡老爺今兒個去林子里才得的。如果得罪了胡老爺,後面再有這機會,可真是一口肉湯都沒有了。

胡婭看着大家有序地接着黑面饃饃,心裏還是感嘆,這群古人還比較守規矩的,正想着呢,突然有一個壯年的男子高聲吼道,今兒個還是這麼點兒分例,人都吃不飽,趕路趕死了,就不能多發點嗎?

剛剛還沒什麼表情的官差勃然大怒,提着腰上纏着的鞭子,一鞭子給打過去。那個中年男子瞬間身上衣服撕裂,背上出現一道深深的鞭痕。

其實官差心裏也有底,差不多已經走了三天了,估計也快有刺頭要出來鬧事了,這個時候不下下狠手怎麼能管得住後面的其他人呢?於是這位劉姓官差想也沒想,使勁的用這鞭子狠狠地在那個中年男人身上抽了大約十道左右,只抽的人血肉模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