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玄》[臨玄] - 第七章 墨焰風狼

三日後,下午。

林玄提着一個竹筐,離了家,沿着街道向東走,直到遠遠瞧見一棵蒼翠欲滴的高大楓樹。

待他走近,發現有三人早已在那等候,其中兩人手裡提着竹筐。

手提竹筐的二人顯然是關鑒和莫轆,另外一個則是看起來八九歲模樣的小女孩,她躲在莫轆身後,好奇地望向林玄。

「你們來的可真早……誒,青芝怎麼也來了?」

林玄看見了那個小女孩,沖她笑了笑。然後望向莫轆,有些驚訝地問道。

女孩名為莫青芝,今年九歲,是莫轆的親妹妹。林玄從前見過幾面,卻並不熟悉。

莫轆撓了撓頭,道:「呃,我去年跟她說起過那裡的海棠花和芍藥,她很想去看,我們就一起來了。」

「哦哦,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吧。」林玄瞭然。

隨後,四人沿着小徑,一路向山上前行。

那地方實在偏僻,人跡罕至,途中也多有崎嶇,一路蜿蜒曲折,林玄等人走了半個多時辰才終於到達。

這是一片平曠的土地,入眼便是七八棵挺拔而繁茂的石榴樹,枝上掛滿了紅彤彤的石榴。

榴樹周圍,錯落地挺立着幾棵海棠樹,比石榴樹略高數分,其上綻滿了絢麗繽紛的海棠花,或粉白,或鮮紅,或素淡,或艷麗,隨風搖曳,爛漫之極。

地上,紫紅色的芍藥迎風怒放,彰顯出一股昂揚的姿態。除此之外,四周長滿了各種各樣的野草以及一些不知名的花卉,都透出茁壯的綠色,生意盎然。

莫青芝一到此地,立刻就被這些絢爛的花兒吸住了視線。而林玄、莫轆和關鑒,則齊刷刷地看向那群誘人的石榴。

「終於到了,咱們快去摘石榴吧!」關鑒興奮地喊着。

莫轆和林玄也一齊點頭,三人便直接奔向石榴樹。莫青芝則在距離他們不遠處,獨自欣賞花兒。

關鑒、莫轆與林玄各自爬上一棵樹,忙不迭地摘着石榴放進竹筐。三個人都是老手,手法嫻熟,約莫一刻鐘就已摘完一棵樹。

不到半個時辰,三人便摘完了所有石榴。關鑒笑嘻嘻地看着裝得滿滿當當的竹筐,高興道:「今年真好,結了這麼多石榴,每棵樹都至少比去年多五六個呢。咱們現在開吃吧!」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每回屬你吃的最多。」莫轆揶揄道。

「哎呀,我這半個月都被逼着學打鐵,天天累個半死,現在多吃點補補怎麼了,反正又沒吃你的,都是我自己摘的。」關鑒一邊回應莫轆的挖苦,一邊挑了個碩大的石榴,直接掰開吃了起來。

「真甜!」

紅艷鮮嫩的石榴入嘴,關鑒笑得更滿足了。

另一旁,林玄也拿起一顆石榴吃着。莫轆叫回莫青芝,一起吃起石榴。

四個人說說笑笑,莫青芝漸漸融入了氛圍,與關鑒和林玄變得更親近了些。

許久,幾人終於吃飽,各自竹筐里依然剩下不少石榴。

林玄仰躺在地上,一層細密柔軟的青苔墊在身下,讓人無比舒適。

整個人被遮在樹蔭下,時有清風颯至,好不快意。

天上白雲散漫,樹上枝葉搖曳着暖融融的陽光,翻起燦金色的碎浪,拍散在細密的罅隙之間。

幾隻鳴蟬於間隙中放長了聲調,被掩映在紛幻的光影里,蟬聲悠揚,忽遠又忽近。

他肆意地嗅着周遭綠草混雜泥土的清香氣息,欹枕雙臂,悠悠閉目,慵懶地和衣而卧,放空所有思緒。

山閑眠人逸,雲闃卧蟬幽。

愜意極了。

小半個時辰過後,林玄才慢慢醒來。

他深深地打了個哈欠,伸了長長的個懶腰,全身都變得輕鬆許多。

近來他一直在刻苦修鍊,每日都腰酸背痛,生不如死,現在難得放鬆,倒是倒頭就睡。

片刻之後,林玄清醒了不少,便見關鑒、莫轆兩人走了過來。

「阿玄,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商量了一下,準備去碧楓潭看看,你去不去?」關鑒有些期待地開口。

林玄擔憂地道:「碧楓潭離這兒太遠了,去了那裡再回家,恐怕天都黑了。」

一邊的莫轆連忙道:「不遠不遠,這裡有一條小路,我剛才探了探,應該能夠橫穿過去,直接到碧楓潭附近。」

聞言,林玄略微沉吟,心中想到既然已經出來,自然要玩個盡興,於是答應道:「好,那就一起去。」

說定此事,三人便去收拾東西,提着竹筐朝那小路行進。莫轆領着莫青芝在前,林玄與關鑒在後。

這條路遮隱在密林之中,越走越窄,到最後僅能勉強容納一人通過。好在兩刻鐘之後,路面逐漸變得寬闊起來,前方出現了一段下坡。

四人沿着下坡,最終到達一處山谷。

山谷為南北走向,幽深寂謐,兩側高山巉峻危兀,古樹蒼翠成林,盡如虯龍般勁拔聳立,鬱鬱蔥蔥,連綿不斷。

這是一處深谷。

望着這深長的山谷,關鑒面色緊皺,有些責備地看向莫轆:「你不是說走完小路就到碧楓潭附近了嗎,這什麼情況?」

莫轆撓了撓後腦勺,臉上浮現起尷尬之色,訕訕道:「我不也是推測嘛,按照這個方向走,大概是可以到碧楓潭的……」

「那現在怎麼辦,往南還是往北?」關鑒懊惱道。

莫轆一隻手按着腦袋,沒有說話,心底飛速思考。莫青芝靜靜地立在在他身旁,沒有出聲。

林玄眺望山谷,思忖了一會兒,然後道:「碧楓潭在西邊,這山谷是向西北延伸的,要不咱們碰碰運氣?」

莫轆當即應道:「對,就按阿玄說的試試。谷裏面肯定還有小路,到時候折過去,就算不能到碧楓潭,也可以看看這裡有沒有什麼好玩的地方。」

「嗯……也行,就過去看看吧。」關鑒猶豫了一下,答應道。

於是四人依谷朝西北而行,谷中十分幽靜,除了蟲鳴與風吹樹葉的簌簌之音,便只剩下他們腳步聲了。

安靜得有些過分。

走出一截距離後,林玄心中開始莫名地煩躁起來,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在他心裏蔓延。

他不由放慢腳步,望了望一眼看不見盡頭的前方,莫轆等人還在前面行進。

林玄鼻子微動,深吸一口氣,一絲淡淡的異味傳入他的神經。

血腥味!

這一刻,他終於發現了不對。

「停下!」林玄大吼一聲,驚得前面三人猛然回頭。

「阿玄,怎麼了?」關鑒離他最近,詫異地問道。

「這裡不對勁,前面有股血腥氣,不能再往前走了。」林玄快速解釋道。

「什麼!」

不僅是關鑒,更遠處的莫轆和莫青芝也立時緊張不已。兩人趕緊跑了過來,莫轆驚慌道:「阿玄,你確定?」

由於林延常年處理妖獸之故,加上最近半個月林玄一直在服用妖獸血散,因此林玄對血液的氣味比常人更加敏感,此時他篤定道:「我爹經常解剖妖獸的屍體,所以我對血腥味很熟悉。我可以確定前方有血腥的味道,恐怕存在野獸的洞穴或者屍體,不論如何,我們都別往前走了,免得有危險。」

對於這一理由,莫轆三人還是很信服的,畢竟他們都知曉林延並非常人。於是三人都同意馬上返回,以免遭遇猛獸。

幾人皆無過去一探究竟的想法,青楓鎮每年都有人被山裡的野獸咬死,他們可不想一不小心葬身獸腹,成為其中之一。

沒有實力,別湊熱鬧。

四人商量了一下,依舊讓莫轆和莫青芝走在最前,關鑒和林玄墊後。如此安排,是考慮到莫青芝年紀最小,若真有野獸追上,也好讓莫轆帶着她先走。

雖然莫轆覺得他們運氣應該不會那麼差,但為以防萬一,他沒有拒絕。

然而林玄等人還未及走多遠,身後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響聲。

四人回頭一看,只見一道黑影正向他們疾速奔來,頓時心神大駭。

林玄最先反應過來,畢竟見過不少獸屍,承受能力自然更為強大。他眼疾手快,連忙將手中竹筐用力擲向那狂奔的黑影,同時推了一把關鑒,大聲喊道:「你們快跑!」

關鑒本來還在愣神,聽到大喊之後才回過神來,他神色恓惶,急聲道:「阿玄,你也趕緊走!」

林玄搖了搖頭,道:「我修鍊過,自然該我去引開它。你們趕快離開,我甩掉它後就回來。」

「可你要是甩不掉呢?我們還是一起走吧。」莫轆已走了過來,聲音慌亂,關切地問道。

「放心,我有把握。關鑒,莫轆,你們快帶青芝離開這裡。」林玄語氣堅定,平靜地望向關鑒和莫轆。

與此同時,竹筐飛出數丈之遠。那黑影蠻橫地撞向竹筐,竹筐竟直接破裂開來。其中的石榴頓時散落四周,有不少落在那黑影身上。

黑影不得不止住身形,弄開周圍的石榴。

眾人此刻才看清黑影的模樣,是一頭狼。

這條狼上半身呈黑灰色,四條腿卻是異常雪白,眉心之間有一道淡紅色的火焰印記。

墨焰風狼!

林玄瞳孔驟然一縮,這狼首他之前見過,正是林延用以煉製血散的墨焰風狼。

沒想到在此地又遇見了一隻。

看它眼中毫不掩飾地貪婪之意,明顯只有一個目的——它要吃人!

林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回想起林延對墨焰風狼的介紹,其成年之後便能突破混沌境,至少擁有誕地境修為,最高可至誕天境。

看此狼體型,絕對已經成年,只是不知在何等境界。

但無論誕地境亦或是誕天境,都絕非現在的林玄可以匹敵。

他死死盯着墨焰風狼,頭也不回地道:「不要猶豫了,它是墨焰風狼,是一種妖獸,我有底牌保命,你們再不走,到時候就都走不掉了。」

「那……好吧,阿玄,我們去找你爹,你一定要撐住。」

關鑒和莫轆看出局勢緊張,也不再堅持。莫轆扔下竹筐,拉着莫青芝,和關鑒一起朝原先那條小路跑去。

墨焰風狼自然看見了三人逃跑,但沒有在意,不急於去追捕,似是極為自信可以再次追上。它望向獨自留下的林玄,凶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人性化的玩味與譏諷,顯然靈智已經極高。

林玄神情肅穆,面容緊繃,心臟劇烈跳動,全身微微發抖。先前為了使關鑒三人安心,才不得不假裝冷靜的樣子,現在單獨面對,明顯沒有之前那般鎮定。

他從懷裡摸出一張暗青色的符籙,上面勾勒有硃紅色的符文。

玄引符。

每次外出上山,林延都會給林玄一張玄引符,其中蘊含林延三式攻擊,更重要的是,這是一種子母符,林玄所持為子符,而母符則在林延身上,一旦引用子符,兩百里之內,母符必會有感應,林延也好趕來施救。

只不過林玄以往只在山林外圍活動,並不曾遇到危險,更遑論妖獸,所以他從未使用過玄引符。

而今在深山之中,卻是需要首次動用了。

玄引符上共三根符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