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玥葉昀》[凌玥葉昀] - 穿成炮灰求善終,太子卻非要娶我免費閱讀第5章 身契在誰那不一樣?

凌柔臉色煞白,像被雷劈了一般。她昨日已經很小心了,怎麼會被發現?

是在詐她嗎?

可凌玥的眼神明顯不是在開玩笑,當下心一沉,驚慌地看着她娘。

陳姨娘強裝鎮靜,端起茶喝了一口,微笑道:「我的兒,柔柔昨日沒出門啊,怎麼會與李世子在一起?你莫開玩笑了!」

凌玥抿嘴而笑,指着她手中的茶:「姨娘,這是我的茶。」

陳姨娘連忙放下,拂了拂頭髮緩解尷尬:「瞧我,年紀大了,茶都能端錯。」

裝腔作勢道:「柔柔,你與姐姐說實話,昨日究竟有沒有去見李世子。」

凌柔矢口否認,手緊緊地擰着帕子,都快擰成麻花了。

凌玥捏了捏她的臉,笑道:「自家姐妹,這也沒有外人,害什麼羞?你別瞞了,李暮雲昨日都說了。」

「他真的說了?」話一出口,就見陳姨娘狠狠瞪了自己一眼,凌柔頓時低下了頭。

凌玥親熱地將頭靠在陳姨娘的肩上,撒嬌道:「姨娘,你別怪柔柔。李暮雲一表人才,與柔柔的花容月貌正是一對。其實都怪我後知後覺,昨日我見到李暮雲時,他臉上通紅,還有些驚慌,細問之下,才知道他剛見了柔柔。他與我說了,他從來沒有喜歡過我,他心裏的人一直是柔柔。」

不待她說話,凌玥又嘆了口氣:「如我對爹所說,墜樓之後,我確實想通了。除了自我反省外,我更多的想到了姨娘對我的好。為了我,姨娘狠心拆散了柔柔與心上人,此情此恩我銘記於心。」

陳姨娘剛要表態,凌玥又道:「其實柔柔可以早些與我說,她能為了我剋制與李暮雲的感情,我又為什麼不能不成全她?這樣吧,我現在就去找爹,將事情說清楚,你們看好不好?」

陳姨娘大驚失色,若是說了,凌烈指不定怎麼想她們母女倆,萬萬不可!

尤其凌柔,都快哭了。

「姐姐,你別去找爹,我…..我……」

瞧着女兒笨嘴拙舌的樣子,陳姨娘心中暗氣,可她一時也沒想出合適的話。

凌玥心中暢快極了,睜着無辜的大眼睛靜靜地看着她們。

陳姨娘看準杯子,又喝了一杯茶,方緩和情緒。

「我的兒,你妹妹臉皮薄,晚些時候我親自與老爺說吧。不管怎麼說,姨娘還是要謝謝你。有你這麼一個疼妹妹的姐姐,是柔柔的福氣。」

凌玥見好就收,眼中滿是真誠:「要我說,有姨娘疼我才是我最大的福氣。哎呀,時候不早了,姨娘,阿昀的事情怎麼說?你就把他給我吧,不然以後日子太無聊了。我偷偷和你說,我又讓人抓了些蟲子,到時候放在他的身上,多有趣啊!」

陳姨娘想着阿昀落到她手裡也不會有好,欣然同意。

「姨娘,那身契呢?」凌玥伸手道。

阿昀是陳姨娘的人,身契她是一定要拿來的。

陳姨娘猶豫了:「咱們都是一家人,身契在誰那不一樣?」

凌玥卻道:「姨娘,身契在我這,他才能乖乖聽我的話。姨娘日日說疼我,連個小瘸子也捨不得給我。可我都捨得將李暮雲讓給柔柔呢,要不咱們讓爹評評理……」

陳姨娘可不敢鬧到凌烈那去,忙吩咐宜桂將阿昀的身契取來交到她手中,她這才滿意地走了。

支走凌柔姐弟倆,房內僅剩陳姨娘與宜桂二人。

外面的雨聲小了,但是屋內有了暴風雨的前奏。

宜桂心中不安,悄悄道:「姨娘,真的就這麼給她嗎?」

陳姨娘目光幽幽,冷哼一聲:「不然怎麼辦?讓老爺知道柔柔與李暮雲的事嗎?暗地裡搶姐姐的心上人,這個臉還要不要了?」

宜桂點頭,想說什麼又生生憋了下去。

「你是不是覺得這麼多年我很過分?」陳姨娘忽然抬頭問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