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侵蝕》[靈異侵蝕] - 第5章 木官鎮

「兄弟,你知道那晚你一個人手裡拿着刀堵在門口有多帥嗎?我以為小爺我要命喪於此啊」胖子興奮的大叫道,顯然已經將慶然當做了偶像。

「你是通靈者?」慶然沒有接胖子的話,而是詢問道。

「對對對,他們是這樣說的,好像說我覺醒的靈異還挺厲害的,說什麼我可以入侵過去。」胖子一股腦的將自己的秘密都說了出去,對慶然絲毫沒有隱瞞。

慶然沉思了一下緩緩說道「謝謝你那晚出手,不然我也說不定活不下來。」

「這不小事嗎,話說然哥,靈異力量是真的好玩啊,那晚我使用靈異能力後好像回到了你被襲擊的一刻,才幫你當了一部分靈異襲擊」胖子嘻嘻笑道。

「回到過去?」慶然不禁一驚,他沒怎麼見過靈異力量,還不清楚靈異能力是什麼樣的存在。

他想不到靈異能力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改變時間空間的能力。

「我聽那個人說你駕馭了那個好厲害的鬼,我決定了,我要當你小弟!」胖子高興的說道。

慶然看他那樣子,不禁相信若是沒有東西綁着他,估計那傢伙會跳自己身上抱着自己。

「你叫什麼名字?」慶然問道。

「嘿嘿,我叫張洞,平時叫我小胖胖就好」張洞笑着說道。

聽到這句話慶然突然不想理張洞了,感覺帶這傢伙在身邊太丟人了。

慶然沒有再說話,而是認真分析着眼前的信息,腦海里的記憶不斷的回溯。

這個世界表面風平浪靜,但其實平靜下面已經暗波湧起,在這個世界一個人很難活下去,因為如果要是對抗靈異的話是要不斷使用靈異能力的。

但是使用靈異能力是有代價的,是會侵蝕自己的生命,這個時候若是有隊友的話,那麼就可以替自己分擔靈異襲擊。

慶然並不是讓隊友當炮灰,而是像在寒冷的南極上一群企鵝抱團取暖一樣,相互支持依靠。光靠單打獨鬥是很難走遠。

不知思考了多久,慶然就這樣又睡著了,在夢境中他再次看到了那隻藍色深淵般的瞳孔,正緊緊的注視着自己。

這一次慶然沒有害怕,而是一步一步走向了那隻眼睛。

這時那隻巨大的眼睛瞳孔猛然的收縮,彷彿看到了什麼東西受到了巨大的驚嚇一樣。

而就在這時,慶然感覺到一陣困意,他在夢境中沉睡了。

……

不知過了多久,慶然才再次睜開眼睛,他看到白褂男子就靜靜的坐在自己身邊閉着眼睛似乎在休息。

這時白褂男子忽然睜開眼睛笑道「沒想到你還挺能睡,你可以走了上面的通知下來了。另外通靈物也會還給你」

「你不是在睡覺嗎?」慶然好奇問道,他沒有感受到眼前這個男子身上有任何不同於常人的地方,那就說明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儀器的聲音出現了短暫的變化,自然就判斷你醒了」白褂男子微笑着說道。

慶然吸了一口冷氣,果然和靈異打交道的人都不是正常人。

「給他鬆綁吧」白褂男子對陳桑林說道。

陳桑林依舊露着慘笑望着慶然,緩緩打開了他脖子上的儀器,和手腳上的束縛帶。

慶然望着陳桑林心想,這貨不會是傻子吧,一直笑。

若是陳桑林知道慶然怎麼想的話,估計直接就會對慶然使用靈異襲擊了。

轉身望去那個胖子已經不見了蹤影。

「那個小胖子說會去你家找你的」白褂男子看出來慶然的意思解釋道。

真是個恐怖的傢伙,慶然望着白褂男子心裏想道。

接着便取回那把砍刀和洋娃娃便離開了這裡,絲毫沒有停留,因為他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慶然回到了家裡,來到那間雜物間,低頭望去,那個箱子早已經不見了。

「怎麼可能」慶然不禁皺起了眉頭,他那酒鬼叔叔不可能拿這種沒用的東西。

慶然回憶着那天晚上的事情,憑空出現的一個箱子,而箱子裏面的三件物品有了兩件都是通靈物,那麼另一件應該也是。

但為什麼箱子現在卻消失不見了?

突然出現的箱子…鬼…靈異…噩域!

慶然眼神一凝,他感受着自己身體里的躁動,彷彿身體裏面有未知的東西在不斷的蠕動。

他試着掌握這種力量,只見他的眼睛逐漸變成了藍色。

這時一股黑暗從他的身體里湧出,不斷地蔓延,這股黑暗就是慶然在那一晚被困着一直走不出去的原因。

噩域,不斷的侵蝕着現實,慢慢的整座房間都被他的噩域所侵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