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侵蝕》[靈異侵蝕] - 第4章 抉擇

「這件事我要考慮一下,過幾天會給你答案」慶然思考了片刻還是覺得暫時不加入為妙。

白褂男子似乎也預料到了慶然會拒絕也沒有挽留,只是笑了笑說道「你會加入的」

「那把刀呢?」慶然突然問道。

「放心,它被我們用特殊的方法給關押起來了,那把刀有削弱鬼的力量十分的恐怖,不過你能安全使用那把刀並且承受了三次靈異襲擊活下來,還要靠另一個東西吧」白褂男子微微笑着說道。

接着他看了一眼陳桑林,而陳桑林也知道什麼意思轉身便離開了房間內。

不過多久,只見陳桑林手裡便提着一隻破舊不堪的洋娃娃走了進來。

慶然一看到那個洋娃娃臉上的詭異笑容便不禁心裏一顫。

「你是說是它幫了我?」慶然很快明白了白褂男子的意思。

「這個東西叫替死鬼,我也是在翻閱之前的靈異檔案中發現的。這個替死鬼是用一隻鬼做出來的,它不具備鬼的殺人特性轉而會將駕馭自己的人身上所受到的靈異轉移到自己身上,幫助宿主承受靈異襲擊,而我們在它的兩顆眼睛裏提取到了你的血液DNA」

「所以,我們推測如果你父親慶國忠是一位實力非常強大,並且是位不被記錄在案的御鬼者的話,那麼一切都能說通了,他用自己強大的靈異手段替你做了這個替死鬼並且將那把能削弱鬼的能力的刀留給了你。」這時白褂男子緊緊盯着慶然說道「能駕馭這麼強大的靈異的人,在我們記錄中不超過五位數」

「我父親幾年前就已經失蹤了,這些年來我一直沒有他的消息,所以我也不知情。」慶然緩緩說道,可能是自己的父親遇到了自己也難以對抗的存在才會將這些東西留給自己,不然這些東西則是非常大的助力。

自己的父親在背後默默做了這麼多,然而自己卻會默默埋怨他,想到這裡慶然不禁情緒低落了起來。

或許是看到慶然心情不好,白褂男子隨手在桌子上拿了一個桃子遞給了慶然溫和的說道「吃點東西?」

「你覺得我現在的情況怎麼吃?」慶然沒好氣的說道。

白褂男子聽完尷尬的笑了笑,不過並沒有給慶然鬆綁的意思。

「別擔心,等我們檢測完你沒有任何威脅的時候自然會放你走,並且將你的東西還給你。」白褂男子笑着說道「在此之前我們要對你進行一個形式上的檢測」

這時一群醫生走進了病房裡,一個個如臨大敵一般的看着慶然。

「……至於嗎」慶然無可奈何的說道。

「沒辦法,形式上要過得去」白褂男子說道。

接着,他便退到一旁讓身邊的那群醫生替自己進行審訊。

「姓名」

「慶然」

「性別」

「你看不出來嗎?」

「請認真回答」

「……」慶然。

「性別」

「男」

「有無嗜酒吸煙習慣?」

「沒有」

「家庭狀況」

「……」慶然緩緩看向白褂男子。

「這個不用問了」白褂男子說道。

「沒事,母親早期離世,父親四年前失蹤,我現在跟着一位酗酒的叔叔」慶然突然感覺自己就像小說里的男主角一樣,家庭不完善,生活貧苦。

「是否有男女朋友」

慶然再次看向白褂男子緩緩說道「女朋友就算了,男朋友是什麼?下次讓你的人審訊的時候能不能人性化一點?」

「下次一定」白褂男子笑着說道。

……

過了許久,白褂男子從病房裡走出來,跟在他後面還有陳桑林和那些醫生。

「結果如何?」白褂男子面色冷峻的說的。

「長官,根據對慶然的審訊和一些微表情細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