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侵蝕》[靈異侵蝕] - 第1章 詭異的遺物

下雨了……

濃稠的夜色下逐漸寧靜。

「轟隆」

一聲響雷響徹雲霄,將濃稠夜色劈開一道天際。

慶然猛的從惡夢中驚醒,珠大的汗水順着他那驚魂不定的臉頰上緩緩滴落。

這是他這一星期內第五次做噩夢了,這種感覺很不真實,前兩次時他以為是白天太過於勞累了,於是他請了一天假好好休息,可是接二連三的噩夢讓他再也不能平靜下來。

慶然深呼吸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他摸着黑緩緩下床。推開房門幾件簡陋的傢具擺在大廳**。

他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手錶。

一點半。

那酒鬼叔叔還沒回來,他把桌子上的飯菜收拾了一下放入冰箱里又將雜物放到了雜物間里。

「哐當」一聲響慶然撞到了什麼東西一下子摔倒在地。

……

「咚咚咚」

……

「這是什麼?」慶然緩緩站起來,將那個大箱子抬起,很沉。

在他的印象中這裡沒有這個東西的,但這裡那麼多雜物看走眼了也說不定。不過肯定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若是值錢的肯定早被那醉酒叔叔給偷偷拿走出去賣了。

他拍了拍上面的灰塵只見上面還掛着一個鎖,慶然沉思了一會隨手掂起一個鎚子砸了上去。

剎那間箱子上就被砸出來一道裂痕,慶然也沒多想又是幾錘砸了上去。

沒有多想,因為慶然已經交不起學費了,他的醉酒叔叔把家裏面值錢的東西都給賣了當賭博用,現在他只剩下這套父親留給他的房子了。

之前那個醉漢就假情假意的對他好想要將房產證騙出來,不過發現慶然不吃這一套後便放棄了,不過不是放棄房產證。

有時候夜裡慶然會被一陣翻東西聲給吵醒,眯着眼發現那醉漢在翻找什麼東西,於是慶然便不再理會,因為房產證根本不在這裡。

他現在要看看看被鎖上的東西是不是那醉漢私藏的一些值錢的東西,這樣他就可以拿去當學費用了。

不過讓他失望了,裏面只有一個破舊不堪的羊皮本和一把落滿灰塵的刀一個洋娃娃。

「刀?難道家裡沒值錢的東西賣了想要去打劫嗎」慶然倒是不關心那醉漢會不會被抓走,不過那醉漢要是真干這事的話,那他也不介意去舉報一下。

慶然拿起那把刀一陣冰涼的觸感傳入神經,一把沒開刃的刀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於是慶然便把注意力轉到了旁邊的洋娃娃上,可能是太久沒用了,整個洋娃娃上髒兮兮的,看不出本來的顏色。

慶然拿起那本羊皮書,緩緩翻開第一頁,只見裏面夾了一張紙條,上面赫然寫着「我同意」就像是與什麼東西達成了什麼契約一樣。

慶然認出了這是誰寫的,這字體的主人幾年前突然消失不見只留下了慶然一個人和一套房子。

不過他並沒有怪他父親,因為慶然了解他,他不是那種人,所以一開始慶然一直在等着他父親回來不過等了幾年依舊了無音訊。

接着,慶然翻開第二頁幾個血色大字映入眼帘。

「你怎麼還沒死!」

……

「咚咚咚」

……

外面的雨越來越大,冷風順着窗戶縫隙灌入房間,慶然不禁打了個寒顫,今晚的夜色似乎更濃了。

「應該不是我父親寫的」慶然伸出沾了沾上面的字,感覺…像真的血。

慶然不禁皺起了眉頭,這句話像寫給自己的不過這既然是父親留下的東西,那麼應該不是什麼惡作劇。他沒有過多思考,便翻開了下一頁只見又一行血字映入眼帘。

「不是你?」

這回慶然徹底蒙圈了,第一頁上的紙條是父親寫的,不過那只是像達成了一個協議,

而第二頁卻像是另一個人問自己死沒死,不過可能不是問自己。

而第三頁卻是懷疑自己是認錯人了,為什麼會認錯人?是因為長的像還是有什麼相似之處?難道這是給我父親說的,只不過一開始它認錯了?

……

「咚咚咚」

……

慶然翻開後面的卻沒有任何字出現,於是他便把注意力放在了那個洋娃娃身上。

這個洋娃娃明明是在笑着,但這笑容讓慶然毛骨悚然。

「什麼鬼?」慶然一把將洋娃娃扔進箱子里便沒有理會,只不過躺在箱子里的洋娃娃彷彿一直盯着慶然一樣。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傳來,慶然無奈的站了起來冷聲說道「沒帶鑰匙嗎還敲門?又喝了多少?」

肯定是那醉鬼叔叔回來了,慶然沒有多想,便起身走向房門,不過當他到離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