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寵妻:神醫狂妃甜且嬌》[冷王寵妻:神醫狂妃甜且嬌] - 第8章

第8章

侍衛們臉色變得相當難看。

話被王妃說到這個份上,若是鬧大,他們幾個沒好下場,還會牽連七王爺。

他們對視一眼,賠罪道,「王妃娘娘,請勿大動肝火,屬下們照做就是。」

他們拿了板子來。

秦偃月檢查了一遍,這板子厚實,堅硬,打在身上會很疼。

是上次打在她身上的板子。

紅葯眼中閃着驚恐,她不停地後退,最終退無可退,被人拉到長板凳上。

侍衛們的板子落下來。

「停下。」秦偃月走過去,微微抬起下巴,「兩位小哥,事到如今,你們還想糊弄我?剛才這兩板子不算,重新來。」

「對了,兩位小哥如果心疼她,就老老實實打完三十板子,不然,重新開始幾次,她不死也會殘了。」

侍衛們額角冒出陣陣冷汗。

他們也不敢再收力道,一下下,實打實打在紅葯身上。

紅葯最開始還掙扎尖叫,到最後,聲音越來越微弱,等三十板子結束之後,她已經昏了過去。

秦偃月給她把了把脈,只是暈過去,死不了。

「來人,拿一桶冷水來,將紅葯姑娘叫醒。」

侍衛們臉色發白。

這麼冷的天,剛被打了三十板子的人,再被潑一桶冷水,怕是會死人的。

「王妃娘娘請三思,這樣下去,會出人命的。」侍衛說,「得饒人處且饒人。」

「得饒人處且饒人?」秦偃月笑得有些嘲諷,「你們在我奄奄一息接近死亡的時候,怎麼不得饒人處且饒人了?放心,她比我壯多了,死不了,頂多會大病一場。」

「翡翠,剛才她打了個你多少鞭子,你可記得?」她問。

翡翠被凍得瑟瑟發抖,她搖了搖頭,「回王妃娘娘,奴婢,奴婢已經不記得了。」

「我記得。」秦偃月將鞭子遞給她,「你身上一共有三十八道痕迹,現在鞭子給你,她怎麼打你的,你就怎麼打回去,不要手下留情,出了事我擔著。」

翡翠猛搖頭,「王妃娘娘,算了,算了,奴婢不疼的。」

「打!」

「已經夠了,咱們回去吧。」她抽噎着,「王妃已經為奴婢做得夠多了。」

「讓你打你就打。」秦偃月咬了咬牙,「她打你,你就再打回去,你若是一直隱忍,她會更變本加厲。」

翡翠依然在搖頭,「王妃,已經夠了,您的傷還沒好,咱們回去吧。」

秦偃月恨鐵不成鋼,她將鞭子扔到紅葯身上。

紅葯已經昏迷,被潑了結了冰渣子的水之後,臉色蒼白,嘴唇發紫,狼狽不堪。

就算翡翠不打她,她也得修養個兩三個月才能恢復。

「今天翡翠不打你,算你走運,但,這三十八鞭子我已經記下了,欠下的,我遲早會討回來。」

她說罷,又對着侍衛們說,「你們將紅葯帶回去,如實向七王爺稟告。順便幫我帶些話,有的時候,狗比人還會隱藏,還能在人不注意的時候反咬一口。我今天打狗就是因為看了主人,但,這事與他無關,更與雲妃娘娘無關。」

「翡翠,我們回去。」

「對了。」她看向眾人,「我需要熱水和飯菜,希望能在最短的時間裏見到。」

她攙扶着翡翠,回到王府最為寒酸的幽蘭閣,留下面面相覷震驚無比的眾人。

侍衛們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