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麵CEO的新婚棄婦》[冷麵CEO的新婚棄婦] - 四、沒有我的容身之地

出來之後,她不敢回家,只要一回到家,必定就會受到爸爸和大媽的指責。他們掏空心思把自己嫁給冷皓楓,沒想到到頭來卻是落到了雞飛蛋打的下場。

就這樣漫無目的得走着,不知道要走到哪去,也不知道什麼地方容得下自己。

七月的風是悶熱的,卻如刀子般鋒利得割破了夏筱纖孤獨單無助的身子。終於,她像一個孤魂野鬼在這個熱鬧的街市裡遊盪了兩個鍾後,停留在十字路口的紅綠燈下。

冰冷的淚水終於滑過她玉瓷般的臉頰,殘留在臉上的淚水讓她看起來就像一個易碎的陶瓷娃娃般。與這個強悍的世界顯得格格不入。

回去嗎?可是……

大媽不會就這樣放過自己的,即使爸爸肯放,她也不肯!她就像是一隻毒蠍子般侵食強佔了原本屬於她和媽媽的一切。自己比她的女兒要大兩歲,排資論輩,也應該是媽媽做大的,她做小的,可是……

當年如果不是她在其中耍了手段的話,媽媽不會被爸爸拋棄,自己也不會被灌上私生女的稱號。原本以為回到爸爸的身邊,苦命的生活就可以結束了,可是沒有想到,那隻不過是另一個痛苦的開始!

媽媽成為了他們眼中多餘的人,自己成為他們利益的工具。

痛,已經刺穿了夏筱纖的整個心臟,傷到最後,她卻笑了起來,原來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表達方式不是哭,而是笑!

雨,在這個時候淅淅瀝瀝得下了起來。閉上眼睛,她仰起,再次笑了起來,任雨和淚融合在一起,一滴一滴得濺落在地上。

不知道自己在這裡站了多久,也不知道紅綠燈變換了多少次。

嘟嘟……

旁邊傳來了汽車鳴笛的聲音,夏筱纖這才回過了神來,轉頭看向車子。那是一輛黑色的保時捷,一眼看去,很拉風。

這時,車窗搖了下來,車子裏面的那個男子對她道:「要上車嗎?」

這個男子,猶如一尊完美的雕像,無可挑剔的輪廓勾勒出傲挺的鼻子,一雙如大海般透亮的深遂眸子閃過一絲淡淡的驚訝。

他認識自己嗎?還是說,他只不過是一些喜歡挑逗女孩的流氓?夏筱纖沒有去搭理他,轉過身子,就想離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男子又說話了:「上來吧,你要是再淋雨的話,就會生病了。」

「我生不生病與你有什麼關係?」夏筱纖很是不客氣,平時自己就很討厭那種自以為是的公子哥了,加上自己此時的心情,真的很想找個人痛痛快快得發泄一下。

但是,男子聽了她的話後,似乎一點也沒有生氣,依然淡淡得笑道:「按理論上來說,是沒有什麼關係。」頓了一下,他又突然道:「不過……冷皓楓是我的朋友祝逸辰,我現在勸朋友的妻子珍惜自己的身子,這樣不算過份吧!」

夏筱纖心裏咯噔一陣,他是冷皓楓的朋友?

努力回想起婚禮的那天,沒錯,他的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