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麵CEO的新婚棄婦》[冷麵CEO的新婚棄婦] - 二、離婚協議書

冷家是有錢的,眼前的景象一片奢華,所有的設計都充滿了濃郁的意大利味道,單單一個擺設的花瓶,就足以讓窮人家過上一輩子的幸福生話。

沙發上,坐着一個穿戴着珠光寶氣的婦人,全身上下都滲着一種讓人無法靠近的威嚴。她就是冷家的女主人龍雪梅,當夏筱纖走出來的時候,她沒有扭過頭來看,眼裡卻不經意得流露出銳利的鋒芒。

看到這種眼神,夏筱纖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雖然是在炎熱的夏天,卻絲毫感覺不到一絲的溫度!

剛剛靠近桌邊,報紙上的赫大的字映入了夏筱纖的眼帘:新婚之日論為下堂婦,豪門新娘讓人笑話百出。

看到這裡,夏筱纖內心苦笑了一聲。

「醒來了也不跟太太問聲好!在你眼裡還有沒有太太的存在!」龍雪梅旁邊站着的下人王姐突然聲大氣粗得指責起夏筱纖來。

看來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連個小小的傭人也不把自己放在眼裡,怎麼說,自己也算得上是冷家掛名的「少奶奶」。

不過,夏筱纖還是禮貌性得叫了一聲:「媽媽早!」這也是作為人媳婦應該做的事情。

熟料,龍雪梅卻突然冷冷地道:「請叫我冷太太!」

冷太太?這句話代表了什麼意思?

夏筱纖心裏划出一絲悲涼,頓了一下,才道:「冷太太好。」

「嗯!」龍雪梅從鼻孔里只是嗯了一聲。冰冷的表情依然看不出任何的感情。接着,她突然從桌下拿出了一份文件,「啪」得一聲,扔在了夏筱纖面前的桌子上,冷冷地道:「把這份協議書籤了吧!」

「協議書?什麼協議書?」夏筱纖納悶道。

龍雪梅拿起桌上的茶杯輕抿了起來,爾後才道:「你打開來看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夏筱纖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心裏忽然有股不對勁的感覺。拿起來,白字上清清楚楚得寫着:離婚協議書五個大字。她頓時傻眼了起來。

才結婚三天,就要離婚了。很可能,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可笑的新娘。雖然早就料到這一天遲早會到來,可是沒有想到會是這麼得快。

「冷皓楓要跟我離婚?」她重複了一句道。不知道是因為不信,還是因為不舍。

「夏小姐,上面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我想不用我一個字一個字的念給你聽吧?」龍雪梅的語氣極度不滿起來。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她把身子靠在了沙發上,一副鄙視的樣子。

夏筱纖垂下臉,其實不是自己不想簽下這協議書,而是如果自己離開了冷家的話,那夏家在商場上就會失去勢力,從而,自己希望媽媽能過上好日子的希望也就破滅了。

媽媽的前半生為自己付出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自己不能再讓她這樣痛苦下去,所以,為了媽媽,再大的苦自己都要忍下去。

見她站在那裡久久不動,龍雪梅有些不耐煩了:「怎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