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霸總駕到,統統跪下叫爹!》[冷霸總駕到,統統跪下叫爹!] - 第7章 冷氏表演法則

「你,你,你,必須跟我解除婚約!」

「我,我,我,就不,跟你,你,解除婚約。」

艹!陳瑾鈺肺都要氣炸了,他怎麼回事,今天怎麼結巴了?!

「瑾,瑾,瑾鈺哥哥,你,你,你是不是,忘了,忘了我們,我們的曾經。」

冷念紅着眼睛,悲戚地說著。

「那,那,那些年,年的海,海誓山盟。」

「我什麼時候跟你有過這些了?!」

陳瑾鈺暴跳如雷,擔憂地看向一旁的顧清雅。

果然,顧清雅臉色不太好看,一張小臉煞白。

「你,你,你,居然,都,都忘了?」

說著,冷念便淚如雨下。

說得好像真的似的,哈哈哈哈。

雙手捂着臉,難過地哭着,其實差點笑抽了。

下一秒,她放下雙手,一手指着陳瑾鈺,一手捂着心口。

「是,是,你,告,告訴,我,這,這,這輩子,非,非我不娶。」

「是,你,你,你,讓我,讓我等你。」

「我,我,我讓你等我什麼了?」

「你十年前就出國了,我去哪裡跟你說的!」

陳瑾鈺突然想起來這茬。

「你,你,當真,如此如此,絕情嗎?」

冷念的情緒一下子激動起來。

「連,連,連電話,聊天,這,這,這些都,都不,承承認了,嗎?」

開玩笑,她可是專業的,隨機應變,臨場發揮。

簡直是信手拈來。

冷念顫抖着唇,抹了一把眼淚,深吸一口氣。

「那,那,那年杏花微雨。」

「你,你,你說娶我為妻。」

「為,為,為何今日負我。」

「讓,讓,讓我痛哭流涕。」

陳瑾鈺發現,好像他有十張嘴都說不過這個結巴!

他艹!

眾人也呆住,沒曾想,這小結巴,雖然結巴,但還真能說啊。

「我,我,我為,為了你,提提前回國。」

「暫暫停,了,我,我,的,夢夢想。」

「你,你,你知道嗎?那是,是,一個,一個無比,無比高尚的,夢,夢想。」

「但為了,為了你,我,我,只能忍痛,忍痛放棄。」

「到,到,到頭來,你,你,卻拋棄,拋棄了,我。」

「嗚嗚嗚嗚嗚。」

看她這番表演,整個客廳都沒人敢搶話。

這幾下,把那對母女都給整不會了。

她們提前好的一番說辭,硬生生插不進來。

她們沒想到,這冷念居然把她們悲情且深情的人設給佔了!

就連當事人陳瑾鈺都頭皮發麻,他什麼時候跟她有過這些了!

絕對不可能!

「感,感,感情的事不能強求。」

陳瑾鈺發現跟她來硬的不行,他只能試試軟的。

冷念聽到這話,吸吸鼻子,抬起頭,注視着他。

陳瑾鈺見她這個樣子,似乎要好好說話了,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那,那,瑾鈺哥哥,是是,是對我,沒,沒有,感感情了,嗎?」

這句話很壞,變相地說明以前是有感情的,說明那些是真的。

「是,是的。」他也沒辦法,只能這麼回答。

顧清雅聽到這句話時,眼眶泛紅。

她看向了陳瑾鈺,但他的眼裡卻沒有她。

「那,那,你是,你是,愛,愛上別,別人了嗎?」

陳瑾鈺點點頭,不想隱瞞,只要能擺脫她就行。

冷念心痛至極的模樣,捂着心口,淚灑客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