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仔梟雄》[爛仔梟雄] - 第2章 臨床小白鼠

「哎,醒醒,不要睡了。」

公園外走來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

男人穿着一雙黑皮鞋,用腳挨個踢着還在長椅上睡覺的青年們的褲腿上,讓他們原本就不幹凈的褲子上又留下了幾個灰印子。

「別懵了,都來抽根煙。」

男人笑呵呵地拿出一包硬盒華子,開始給七個衣着邋遢,頭髮油髒的青年挨個散煙。

「楊逍,過來抽根煙。」

男人見青年坐在長椅上沒過去接煙,笑着說道。

青年也就是楊逍,本不想再與這幫人混到一起,但見到中年遞煙的手一直伸着,也不好拒絕,就走了過去。

「今天可是有好活,出工不出力,都看看。」

中年見人都聚到一起後,便打開手提包,開始給楊逍等人挨個發單子。

楊逍遲疑了一下,也接着一張單子默默看起來。

中年男人名叫胡天,五十來歲,是一個跑江湖的老油子,專和楊逍這些沒正事乾的大神打交道,混的熟的人都叫他老胡。

「這個好活可不多,單子都看完了吧?」

老胡吐出一口煙圈笑着說。

「沒問題就簽字,今天就要定名額。明天一早就去體檢,體檢合格,決定做的,當場給100現金,但身份證要壓我這,試完葯後再給剩餘的7900塊,餘款去宏圖勞務結賬。」

「……」

胡天嘴叭叭叭的說個不停,喜笑的胖臉帶着激動和興奮。

「當小白鼠才給這麼點兒啊?」

「這上面說可能有後遺症,啥意思啊?」

「宏圖勞務微信上咋沒發呀?」

「……」

幾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問着。

楊逍看着手上的單子,上面寫着很多生物學名詞,什麼水螅幹細胞、燈塔水母細胞DNA、超級活化酶、蠑螈巨式細胞……直把只有高中文憑還是學渣的他看的是雲里霧裡,單子文末是志願者的簽名和按手印處。

「哎呀!這有啥危險的,還能把你給弄死啊?」

「人家醫藥公司研究的藥物,上市前總要經過人體實驗……」

胡天抽着煙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見沒人響應,他又猛抽了口煙沒好氣道:「說難聽點。你們不就是三和大神嗎?都混成這樣了,還有啥擔心的?」

幾個青年你看我,我看你,都不說話,只是低着頭仔細看着單子。

「8000塊錢夠你們吃喝玩一年了吧?就這十幾個名額了,要去的簽字按手印,弄好了給宏圖勞務。」

胡天眼神厭惡的瞅了楊逍等人幾眼,說完就不耐煩的徑直離開。

原地,四個青年圍在一起侃侃而談試藥的各種危害,另外三個則是人手一份志願名單,各自佔著一個長椅抓頭皺眉,認真仔細的看着,好似真能瞅見其中的貓膩一樣。

那場面,着實有些可笑。

楊逍拿着單子,一遍遍看着,要擱以往,給他2萬塊他都不會當小白鼠,但現在他卻猶豫起來。

文中可能的後遺症、疼痛……與父親正遭受的病痛讓他糾結!

他怕真的有啥後遺症,自己好不容易浪子回頭、迷途知返,真要出了意外影響以後的人生可怎麼辦?

但父親近在眼前的病痛卻也不容等下去了,思慮再三,楊逍還是深吸幾口氣,鼓起勇氣拿着單子朝宏圖勞務走去。

時間轉瞬即逝。

次日中午,體檢合格的楊逍和其他二十多個青年被帶到一棟樓的地下室。

地下室很陰涼,裏面擺放着各種奇形怪狀的玻璃瓶和實驗儀器,這讓楊逍不由得有些緊張起來。

「手機放到這裡,走的時候來領,不準亂逛,觸碰其它東西,不準大聲說話,」

「這是知情同意試藥志願者書,看過同意按照要求籤字」

「……」

一個全副醫療防護,只露出一雙淡藍色眼睛的老外男人站在楊逍等20多名志願者面前用標準的普通話,聲音洪亮的說道。

講完注意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