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苡宋啟寒小說》[蘭苡宋啟寒小說] - 蘭苡宋啟寒小說第2章  (2)

在眾人面前展示過容顏,素以白紗覆面。
她留在宮中多年,是出了名的權勢滔天,甚至可以說,蘭苡所該掌的權,這位總管大人皆為代勞。
蘭苡身着五色短襖,雙手腕上纏繞着同樣金線縫製成的五色腕帶,頭上的團花銀飾端莊而不失典雅,額間佩着鳳凰花銀飾。
本就生得千嬌百媚的她,是邛洲第一美人,華服配飾,也只是錦上添花罷了。
這些,都是她作為一國之主里,身份的象徵。
蘭苡點點頭,「好。」
她完全不在意御膳的菜品有多麼好吃,她知道,要送入自己的嘴中,其中的繁瑣步驟早就讓菜涼了下來,談不上有什麼好吃的。
只不過是為了讓錦夫人滿意罷了,她並沒有什麼胃口。
黛星在一旁侍候蘭苡用膳,與此同時,潘錦等眾人都在殿內,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着她。
蘭苡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感覺,那種沒有任何自由的感覺。
細嚼慢咽的她終於在眾目睽睽下將冷菜吃了個七八分,還要強裝鎮定,「今日的菜,孤很滿意。」
潘錦在一旁示意宮人撤下,卻不料,蘭苡柔和的眸子上卻染上了怒意,如同優雅的貓突然露出尖銳的牙。
重重將桌子上的菜往前一推,碎了一地的碎片。
一向纏綿病榻的人頓時做出此等舉動,眾人皆懼。
她語氣不似平日那般慢語柔聲,怒斥道:「今日的這道蘑菇,是誰做的,捆上來!」
此刻,王宮的膳房裡,各樣的聲音交織糅雜在一起,周而復始。
宋啟寒低垂着眼眸,神色平和,但眉梢和眼尾卻透露着孤傲清冷之感。
作為新上任的司膳內人,修長的手正謹慎地留意膳單上菜品的留去。
他只入宮數日,便輕而易舉取代其他廚子成為掌膳,不免惹來周圍的一些閑言碎語。
但又何妨?
其實他對這裡,對這裡的所有人,他都沒有存留一點好的幻想。
這個地方不屬於他。
他鄙夷這裡的一切。
一群宮女怒氣沖沖地邁進了御膳所。
「今日的蘑菇,是誰做的!」
領頭的宮女怒不可遏道。
宋啟寒和其餘二十餘位廚子被宮女來勢洶洶的架勢都震撼住,大家都不傻,這架勢,絕對是菜品讓陛下不高興了,不但如此,還會面臨未知的處置。
站在宋啟寒身旁的夏聲擔心了起來,自己才進宮沒多久,就惹陛下不悅,他這一生大概再也無法制膳了。
正當他猶豫不決準備自報之時,他身旁的聲音乾脆清晰。
「是我。」
宋啟寒本來就是掌膳,無論是不是他,都難辭其咎,他倒想着站穩了腳跟,做個順水推舟,把自己頂出去。
順便,也會會這個所謂的陛下。
在場的廚子不敢吱身,看着宋啟寒脊背挺直,被幾名宮女給綁了起來,仍然從容,絲毫沒有懼色。
近日,他的為人處事大家都看在眼裡,對他的睿智和勇敢,都心服口服。
宋啟寒沒有留下一句話,從容不迫地被眾人帶走。
「跪下!」
宮女狠狠地將宋啟寒壓制在地。
「聽說,這道蘑菇正是你制的?」
宋啟寒微微抬首,眉宇間的清冷之感未曾消散。
蘭苡在眾人的目睹下一點點走下台階,向著宋啟寒逼近。
宋啟寒看着她的臉,一瞬竟有些獃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