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無人知曉的神話》[來自無人知曉的神話] - 第 2章 不止夢那麼簡單(2)

,邊馳笑了笑,沒有理會某個想引起他的注意的小可憐。

戳戳~

腰間傳來的觸感更加強烈了。

他坐起身子,低頭看去。

白色的手偶小熊在邊馳眼前搖晃着腦袋,給邊馳比了一個「你沒事吧」手勢。嘴巴一動一動,露出紅色的小舌。

與之相襯的還有趴在床沿寫滿擔憂的小臉。

「阿馳又做噩夢了嗎?」

白色的小熊高高地躍起,想摸摸邊馳的頭來安慰他。

可惜它主人潔白的小腿還比不上床高,所以即使她在床邊蹬來蹬去也夠不着邊馳的腦袋。

最後少女鼓起包子臉,惱慍着躥上床,輕柔的小腿踩在邊馳的被褥上。

邊馳在自己頭髮即將遭殃的千鈞一髮之際及時地捏住了少女的鼻子。

「咩咦……」

少女揉了揉有些發紅的鼻子,眼淚汪汪,一臉幽怨地看着邊馳。

「阿馳欺負人!」

真是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可惜邊馳不吃這一套。

「璃兒怎麼又來找我玩啦?」

眼前忽然出現的少女叫做璃兒,算是他的青梅竹馬,邊馳大概記得小時候自己就是寄宿在她家裡。

關於她為什麼還是一副十三十四歲的模樣。

邊馳只能用一句話概括——

五年前我十三歲,她十四歲;五年後我十八歲,她還是十四歲,並且永遠留在了十四歲。

沒錯,就是字面的意思。

至於她為什麼會在兩天前忽然出現自己面前,邊馳不得而知。

因為每每想回憶起關於五年前的記憶,他的腦中就亂成一團麻花,疼痛萬分。

所以他對於五年前的事情就只能非常勉強記起幾件事。

她的死算其中一件。

邊馳不知道她究竟是鬼魂還是自己精神出問題所產生的幻覺。

因為只有他能感覺到她,按照這兩天帶她出去玩的經驗,她在其他人的感官上相當於一團不存在的空氣。

不過邊馳心裏倒是清楚一件事。

她的出現對於獨自活下來的自己來講,是一種藉慰,亦或者是一種救贖。

白熊的小手放在邊馳臉上拍了拍。

「阿馳,在想什麼呢?」

邊馳搖搖頭,「沒什麼。」

小白熊高高舉起手,少女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邊馳,露出些許期待。

「阿馳,我們今天也一起出去玩吧!今天一定要玩到旋轉木馬、摩天輪……」

聞言,邊馳像個兄長般揉了揉她柔軟的頭髮。

還是一副小孩子心性啊!

明明自己已經陪她到處跑了兩天了,還是樂此不疲,即使他們這兩天都沒能找到一個像樣的遊樂園。

看着璃兒希冀的眼神,邊馳猶豫片刻,還是狠下心來拒絕了她。

「今天不行,今天還有要緊事。」

今天是邊馳去青木學院面試的日子,並且還要先給孤兒院送去生活用品,所以他今天實在是沒有時間。

小白熊低下了頭,璃兒小臉一陣憂愁,「好吧……」

邊馳颳了刮她的小瓊鼻,安慰道,「如果明天或者以後有空了,你想玩什麼帶你去玩什麼!」

鬱悶的小包子臉露出了驚喜,「真的?!」

「真的!」

邊馳識相地伸出了小拇指。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空氣中充滿了小女孩歡快的笑聲。

下一刻,

邊馳看着空蕩蕩的房間恍神了一下,懸在空中的小拇指還有些許少女的溫度。

他悻悻地苦笑一聲。

對於璃兒這種離開方式他還有些不習慣。

恢復了一下心情。

「吱呀~」

邊馳推開了房門。

客廳亂糟糟的,地上、桌面上零零散散地擺放着空酒瓶,空氣中還瀰漫著啤酒的味道。

邊馳對此早已習以為常,看了一眼空蕩蕩沙發。

老竇這老小子!又跑出去買酒喝了!

邊馳暗罵一聲。

他租的這個小房子里,除了他還有另外一個人,只是那人不常在家。

他嘆了口氣,洗漱完畢後煮了點小米粥,看到廚房裡還剩下兩個雞蛋,把心一橫,做起了煎蛋。

他默默告訴自己:

這是最後一次了,嗯,要再失敗了就沒有下次了!

將煮好的早餐捧上餐桌,邊馳試探性用筷子划下一小片有些焦黑的煎蛋,嘗了一口。

「yue~」

還是一如既往地焦苦味。

勉強填飽肚子後,本着不浪費的原則,將吃過的煎蛋壓在完整的煎蛋下面,並貼心地貼上小紙條「一定要吃完哦!」

反正狗餓了都會自己回家吃飯,更何況是人。

至於老竇回來的時候飯菜會不會涼、好不好吃則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了。

打開家門,腳下突兀地放着一個黑盒子,上面貼着一個小卡片,寫着白色字體的「邊馳先生收」。

這是什麼東西?

邊馳想了想,他可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買過快遞。

難道是老竇買的?

邊馳拿回家裡,打開一看,裏面放着一個黑色的信函,還有一個看着很高科技的手鐲。

呃,這配置,不會是……

邊馳想到了前兩天新聞中報道的諸城一個哥們被騙子下套騙光了錢財。

大概就是騙子冒充京華學院特派員,先是在受害者的家門前放下黑盒子,隨後便打來電話,

在電話中一步步引導還沒被異能學院招收的學生踏入他們設置的陷阱里。

如果他沒猜錯,下一步大概就是電話來了。

果不其然,還不到半分鐘。

「你笑起來真好看~」

口袋裡的手機響了,邊馳拿出來一看,來電顯示「京華學院特派員」,只是名字下面鮮紅地標註着已被1123人標記為詐騙電話。

邊馳翻了個白眼,直接掛斷了電話,隨手將黑盒子的東西丟進了垃圾桶。

收拾好東西,確認沒有遺漏以後,重重地關上了家門。

關門聲震落些許膩子粉。

「哈欠~」

角落的陰影中,一個高大的身影緩緩伸了個懶腰。

抬起左手揉了揉眼睛,神色萎靡地站起來。

看到桌上的煤炭色的兩個煎蛋,愣住了。

半天才吐出一句——

「死衰仔,我都說我不想再吃你做的煎蛋!」

兩分鐘之後……

「咚!」

一個高大的身影從座椅上重重摔下,面容扭曲,歪着脖子,翻着眼口吐白沫。

桌上只剩下乾乾淨淨的盤子。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