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無人知曉的神話》[來自無人知曉的神話] - 第 2章 不止夢那麼簡單

如此浩瀚的念力,起碼有S級了!

忽然,邊馳眼前一花。

「轟!」

原來紅眸荒種看到這人類竟然在它們眼皮子底下發獃,於是憤怒而果斷地發起了攻擊。

畢竟它們可不會在你思考的時候停止攻擊。

煙塵散去,地上被轟出的巨大深坑中,緩緩顯現出古銅色皮膚的人影。

邊馳竟毫髮無傷!

準確來說,是破了點皮,然後就馬上癒合了。

所以相當於沒受傷。

夢境中的自己這麼強?

邊馳吃了一驚。

那麼自己的異能又將會強大到何種境地呢?

想到此處,邊馳凝聚念力欲釋放自己的異能。

結果下一秒,他就不受控制,忽然像個瘋子般用手扶着臉,彎腰一挺,開始狂笑起來。

「嘻哈哈哈!」

邊馳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笑,甚至他都感覺現在的自己不是自己。

「吼!」

周圍所有荒種渾身環繞紅光,洪水般一擁而上。

它們似乎明白了眼前的人類並不簡單,於是馬上做出了集合進攻的決定,勢必讓眼前這個人類在此殞命!

但是邊馳沒有動,應該說,是夢境中的「自己」沒有動,他已經完完全全失去了身體的主動權。

只見這個「邊馳」把手伸出,在空中做出了一個抓的手勢,緩緩地說出,「改寫!」

「改寫」是邊馳的異能,在現實中能改變一個物體形狀和大小,但是存在一定限度。

如果改變物體的狀態,邊馳就會被慢慢掏空,無論是念力上還是身體上。

比如說把一杯水變成冰,念力消耗不大,但是身體相當於進入一次賢者時間,全身虛弱。

雖然現在賢者時間自己會虛弱,但是架不住他恢復得快啊!

所以邊馳也試過改變一桶水的物態,念力就差不多消耗殆盡,但是身體就差不多相當於三次賢者時間的疊加。

至於改變物體的特性,使其完全變成另一個物體,他試過,完全成功不了,剛剛發動異能整個人就歇菜了。

所以當這個夢境中的「自己」使出改寫異能的那一刻。

邊馳感覺到了以自己在夢境中的實力,如果改寫物體特性簡直是輕而易舉。

在他喊出「改寫」那一瞬間。

周圍的空間像個鋁製易拉罐一般,輕輕鬆鬆地被扭曲起來。

「砰!」

數十枚血色玫瑰在空中綻放,漫天血雨沖刷着邊馳的身軀。

「邊馳」站在血雨中,臉上露出了難過的表情,臉扭曲地像條苦瓜。

身體雖然不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但是邊馳還是能明顯地感覺到……自己哭了。

好好的,怎麼emo起來了?

良久,他忽然開口,語氣沉重,面對着眼前無窮盡的黑暗,「下次再來吧,下次,由你,親手來……將這一切……」

失去身體主導權的邊馳還在思索着這個「自己」話里的意思。

結果下一秒,他就抬起手,眼前一黑……

在脫離夢境的最後一刻,邊馳只覺自己的心中有無盡的悔恨和怨念。

隨後便是腦袋一陣強烈的麻痹……

「啊!」

邊馳猛然從床上驚醒,頭結結實實地撞到了天花板,捂着臉心有餘悸地喘着粗氣。

邊馳拿起自己佩戴在胸前的黑色石頭,手上傳來了冰涼的觸感。

看了一眼。

還好,是鵝卵石!

看到自己已經回到現實,邊馳放下心來,鬆了一口氣。

「剛剛的夢也太真實了吧!」

在夢境中的最後一刻,他分明感受到了腦袋像被那個自己用手如鐵板拍西瓜一般,疼痛欲裂!

只是,他好像就感受到了一絲絲痛覺就脫離夢境了。

應該是腦袋被瞬間撕裂了,所以並沒有產生多少痛覺。

對於這個夢境。

邊馳心裏感到非常奇怪。

夢境的開始明明是自己在主導,但是一使用異能就忽然感覺身體似乎不受控制了般,被另一個「自己」主導着。

被主導也就算了,結果特么還喜歡自殘!

邊馳只覺得那個「自己」好像有什麼大病!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那個「自己」會對自己產生如此強烈的怨恨?

雖然說夢是現實的照應,但現實中他完全沒有產生過怨恨自己想法。

自己明明一個活脫脫的陽光大男孩好吧!

邊馳暗自吐槽一句。

呼~

邊馳長舒一口氣,平穩了一下心態。

他還活着,那麼夢境是假的,活死人說會死的話也是假的,那個「自己」也是假的。

這些在自己夢醒的時候就都過去了!

南柯一夢終須醒,浮生若夢皆是空。

邊馳說服了自己。

於是他拋開思緒,躺在床上,開始伸展四肢,骨頭咔咔作響。

咦?

等等。

有種奇怪的感覺!

邊馳仔細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的緣故,身體似乎充滿了力量。

他側頭望去,

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在地上,他竟看清那光照中那一粒粒灰塵的形狀。

就好像他本來的眼中世界,從480P到了4K。

不僅如此,他的聽覺也得到了提升。

連桌腳下蟲子的細小聲響他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最為關鍵的是,他五年都沒有進步的境界有所鬆動,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從E級跨入E級巔峰。

我,果然還活在夢裡吧!

花了許久時間才從震驚中緩過來的邊馳還是不敢相信這是現實。

他花了四年,用了各種辦法,都沒能在E級提升一絲一毫。

可僅僅是一個晚上,一個夢境的時間,就打破了他身體的禁錮。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心中有了大大的疑惑。

邊馳第一時間想到了那個奇怪的夢境和在裏面稀奇古怪的經歷。

撓了撓後腦勺。

想不明白。

難道說在那個夢境中存在一定的時間就能變強?

還是說在夢境中殺死荒種就能變強?

可這說出去誰敢信啊?小說都不敢這麼寫。

他用力晃晃腦袋。

不過這件事還有待權商,自己身體的變化八成跟那個詭異的夢境脫不了關係。

現在只能希望接下來能繼續進入那個夢境了,這樣自己就能有所參照。

畢竟,誰不喜歡做夢就能變強呢?

正在邊馳還在為自己的變化感到驚喜的時候,腰間傳來了柔軟的觸感。

戳戳~

見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