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無人知曉的神話》[來自無人知曉的神話] - 第 1章 真實之夢(2)

…」

嘻是什麼鬼?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看來是不肯就這樣告訴我了。

於是他換了個話題,「為什麼不能抬頭?上面有什麼嗎?」

邊馳指了指頭上。

活死人咧開的嘴收縮了回去,用異常嚴肅的語氣,配合他那沙啞的聲音,警告邊馳,「抬頭,就會死!」

會死?

邊馳疑惑了,只是一個夢,玩這麼大?

不過想到了那種半真實感,邊馳覺得應該不單是一個夢境那麼簡單。

於是他弱弱地問了一句,「如果在這裡死了,現實中的我也會死嗎?」

他已經把眼前的活死人當成夢境里的NPC了。

能套話就不多廢話。

看到眼前的活死人異常認真地點點頭後,邊馳摸了摸下巴,「果然沒有那麼簡單。」

難道說自己覺醒了第二個異能?

不可能!

邊馳馬上把冒出的這個想法否決了。

在現實的世界,已經超過三十年沒有產生過雙異能者了,反倒是沒有異能的人數逐年飆升。

於是他思索了片刻,弱弱地問道,「這裡是未來?」

活死人沉默了良久,緩緩搖了搖頭。

好吧,如此看來只是一個特殊的夢境罷了……

「吼!」

一道震天響的嘶吼將邊馳的思緒拉回,他尋着聲音環視一周,愣住了。

十幾道猩紅的眸子在他們周圍亮起,在幽暗中格外駭人。

荒種?!

還是紅眸的?

雖然它們的身影非常虛幻,看不出來具體是什麼樣子,但是看到它們都具有一雙猩紅的眼眸,這讓邊馳的心中咯噔一下。

因為他曾在異能者協會的冊子上看見過關於異種的相關知識。

冊子上說。

大概七百年多前,神話時代還沒結束的時候,那時遍地神話多如狗,修仙者滿地走。

直到有一天,天穹之上就已經出現了一條跨界而來的異界通道,並且隨着時間的流逝不斷在擴大。

後來,神話時代一夜之間終止,彷彿不曾存在一般,修仙路斷,無數修行者變為凡人。

凡胎肉體的人類在抵禦從界眼跨界而來的荒種過程中,逐漸開始覺醒特殊的能力,也就是異能。

先驅異能者們為了家國與荒種展開了曠日持久的血戰,幾乎是用血與肉堆出來的一次次慘烈勝利,最後才抵禦住了異界第一次大進攻,這些都被一一記錄在史書上。

那個時代也被稱為血時代。

而戰後,所有荒種種類被劃分為綠眸、紫眸、紅眸……還有荒神!

綠眸荒種最高不會超過C級,紫眸最高不會超過S級。

而且紅眸荒種,是荒種中的佼佼者。在歷史和異能者協會的記錄中,出現的最低等級是S級。

荒神則是超越了S級,達到了「神」之境界的荒種,所以無論是半神話境、准神話境,還是神話境的荒種,統一稱之為荒神。

荒神多部分為藍色眼眸的荒種,少部分是紅眸,藍荒神比紅荒神出現的數量要多的多,而且更為兇殘與可怖。

但問題是……

為什麼我的夢境會出現我從未見過的紅眸荒種?!

邊馳在忍不住在心底吐槽。

他在現實中也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E級能力者啊!

遇到和見過的異種頂天了也就紫眸異種啊!

他覺得自己何德何能!

他好想逃,卻沒辦法逃,周圍都是異種,將他和活死人包圍起來,現在已經是無處可逃。

而周圍的異種開始試探着慢慢靠近,不過它們似乎在警惕着什麼,並沒有直接發起進攻。

這時邊馳才看清了這些異種在離自己更近一點的地方,橫七豎八地躺着已經血液乾涸的的異種殘軀。

他恍然大悟!

它們肯定不是在警惕自己,那麼……

邊馳猛然轉頭看向那活死人,發現他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了一支煙,沒有點燃,叼在嘴裏,手上拿着一柄殘刃,上面的紋路熔岩般流動着。

他目露精光,睥睨四野,強橫的氣息瞬間爆發,彷彿這一刻,他為人間神明。

邊馳驚喜地看着他,期待着他一鳴驚人,將紅眸異種斬於刀下。

只看到他緩緩地看向邊馳,空洞眼神中彷彿透露出無比的自信,對邊馳說,「小子……」

邊馳還以為他會說「小子你看好了,這一刀會很帥……」

結果只聽到了他輕飄飄的一句——

「跑!」

邊馳還沒反應過來,那傢伙就一個閃身消失在原地。

邊馳只看到他在黑暗中遠去的背影以及揚起的塵土……

邊馳:Σ( ̄ロ ̄lll)

那活死人一離開,異種們就彷彿沒有了顧忌,嘶吼聲震人心魄。

幾乎在一瞬間,邊馳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利爪!

他下意識地側身。

利爪呼嘯而過,劃傷了邊馳的胳膊,在地上划下一道數十米長的裂痕。

邊馳看着胳膊上的傷口已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完全癒合。

什麼情況?!

他馬上感受了一下自己身體,發現體內的念力如汪洋大海般的磅礴。

他呆住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