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戰於野》[狂戰於野] - 第3章 激烈決鬥

幻法大陸,這是一個由魔法打造的神奇陸地,在這裡除了有人類的生存之外,更是有者其他異族與人類共同生活。

在這裡,人類,屬於最為底層次的物種,在人類之上有者更為強大的半神族,獸族,魔族,神族。

而這一片大陸之中賦予人類一種特殊的力量,那就是魔力!

由此,魔法師正式誕生。

在大陸**,這裡是黑暗森林,整日處於漆黑的環境之中,四處生長着高約百米的大樹,地上儘是崎嶇路面和泥沙。

一名金色長髮的女子穿着一雙高根皮靴站在其中,藍色明眸,雪白的牙齒,笑起來是那樣的動人。

讓人值得注意得並非是她那絕美的外貌,而是她身上非凡的氣質。長得單純而自然,有種讓人想親近的想法,但當她認真時,身上卻散發出女王般霸道的氣勢。

她名字叫夏靜樂,是這個世界之中有着絕對影響力之人。

站在夏靜樂身後有十數人,他們有些是夏靜樂的家人,有些人夏靜樂的朋友。

只看見夏靜樂揮了揮手,和他們作了告別的姿態後便是向前跨了一步。

在森林的**之中有一道黑色的結界,裏面散發著沉沉陰抑之氣,如同鑲嵌在地面上一般,結實而可靠。

大門的邊框雕刻着龍紋鳳圖,給人一種厚重而神秘的感覺,顯然是一種特殊的空間魔法。

能施展此魔法的人,夏靜樂只能想到一個人,那就是慕明啟,自己的愛人。

雙眸抬起,便是看見一個男人從門中走了出來,他長得英俊異常,一頭微長的頭髮被掃在腦勺後,露出了光亮的額頭,長得高挺,身穿着端正的修身黑色魔法長袍,腰間系了一條白色衣帶,耳上帶着兩枚月亮形狀的耳環,他,就是慕明啟。

他笑起來的時候露出了明媚的笑臉,讓人心不禁融化。

「你來了,夏靜樂。」

「你等了很久吧?」

「也不算很久,但就是布置這空間魔法花了點時間,今天是我和你一戰,我很期待這一場戰鬥。」

聽着他很是興奮地說道,夏靜樂就感覺無語了。慕明啟就這麼期待與自己喜歡的人戰鬥么?這一場戰鬥其實是雙方誰掌握戀愛主導權的戰鬥。

兩人原是愛人,只不過常因為小事吵架,而且兩人都是魔法世界之中掌握大權的人,常常會引發勢力之間的衝突,所以就約來一戰。

其實這一場戰鬥還是夏靜樂提起來的,但沒有想到慕明啟卻比自己還要激動。

當下夏靜樂揚起臉上美麗的笑靨,「慕明啟,怎麼看起來你那麼自信啊?難道你有絕對的把握贏了我?雖然說我們實力差不多,但根據前幾次的鬥爭裏面我可是比你強上一點點哦?」

「我會進步的啊,我親愛的夏靜樂,太小看人最後可會翻跟斗的哦。」話音剛落,他就牽起夏靜樂走入大門,只看見這一片空間儘是昏黑。

無邊無際,寂靜無聲,如同是地獄一樣。

慕明啟與夏靜樂兩人拉開了距離,他揚起頭看了看,道,「在這裡,我們可以無所顧忌的戰鬥,也不用怕破壞什麼地方。「

「會用空間魔法真是好,但是我的火炎魔法可不弱,要一不小心把你給怎麼了可就不好了。「

「儘管用上你全力吧。」慕明啟一雙銳利的雙眼變得那樣的冷漠,此刻,他是真正想要戰鬥。

只看見他抽起腰間白色銀劍,隻身跑了過來,微一刺,卻是被夏靜樂躲開。

夏靜樂單手一甩,一把光劍出現在她細嫩的手中,沖了上去,兩人身影交織在一起,無數的劍痕在空中划動。

整一個空間爆發出激烈的戰鬥聲音,兩人速度飛快,所過之處竟讓空間破碎。

兩人斗劍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慕明啟見勝負難分,將力量凝聚在白銀劍上,閃爍着的劍身爆發出一樣的光芒,執起劍飛快衝去準備刺向夏靜樂的胸膛中。

只不過夏靜樂早就料到他會使用這麼一招,她對着慕明啟微微一笑,笑容中的惡質味道更加地明顯,然後在慕明啟準備再一次撕開空間給她製造麻煩的時候開口了。

「明啟,你猜我剛才觀察到了一些什麼?剛才那一番打鬥我可不是在胡亂揮舞和胡亂地和你消耗對方的時間的,你猜我得出了一些什麼樣的結論?」夏靜樂惡質地看着慕明啟說,嘴角的笑容掩飾不了的燦爛,「你施展你的空間魔法的時候大概需要念某些咒語或者聚集力量什麼的吧,在不受任何限制的情況下我不清楚,但是你在這個牢房裏面施展這個魔法需要三秒的時間。」

夏靜樂勾着嘴角眯着眼睛看着慕明啟,繼續笑着說。

「三秒過後你才能施展你的空間魔法,而且你必須在一個空間關閉之後才能撕開另一個空間。」夏靜樂微微歪着頭詢問似地看着他,「這是因為你魔法受到這間牢房限制的緣故呢,還是你在一般情況下都是這樣的?」

慕明啟在聽到夏靜樂說前半句話的時候嘴角就已經愉快地高高地揚了起來,在這個時候他就知道夏靜樂想要說什麼了,並且猜測到了夏靜樂已經想到了一些什麼了。

夏靜樂的問題問得很巧妙,慕明啟不回答的話就等於是默認了,慕明啟回答的話也不會選擇拙劣的謊言來欺騙她,在這個時候其實根本不需要謊言,其實在慕明啟嘴角愉快地高高揚起的時候就等於回答了夏靜樂的問題了,以他們互相了解的程度夏靜樂當然懂他這個笑容的含義,所以無論慕明啟回不回答這個問題,夏靜樂都能夠得出一個結論。

夏靜樂剛才的所有猜測都是正確的,慕明啟的魔法在牢房裏面的確受到了限制。

慕明啟看着夏靜樂那帶着惡質笑容的臉,手上雖然仍舊支撐着夏靜樂那強悍的力量,但是在夏靜樂越來越惡質的施壓下退敗是早晚的事情,所以此時的他也不在堅持什麼,揚起愉快的笑容對着夏靜樂開口了。

「是的,你說的沒錯,你的這些觀察都是正確的,而且我知道你得出了某些別的結論。」慕明啟微笑着看着夏靜樂,愉快地說,「在這裡我的魔法的確被限制了一部分,你應該已經看出來了,現在的我不能帶領任何人進入任何空間,而我也的確想利用你破開這裡的牆壁,利用你破壞這裡的限制,任何讓元王過來完成他的任務。」

面對慕明啟的坦白,夏靜樂揚起極其燦爛的笑容,而這時候慕明啟差不多已經到了極限了,因為剛才的動作他們之間的距離一下子縮近了很多,慕明啟再不退的話夏靜樂手上的重劍就要直接划上來了,重劍的鋒刃很鋒利,而且體積那麼大,隨便改變一個角度就能夠劃傷他,隨便的那麼一下絕對會出現一道大口子的。

當然慕明啟手中的劍刃同樣的鋒利,只不過夏靜樂好像絲毫不害怕似地越發加大手中的力道,繼續帶着惡作劇般的笑容向著慕明啟逼迫過來,好像要逼迫他不得不做出躲避進空間似地。

但是夏靜樂當然不可能放任慕明啟再次躲避到空間裏面隱藏起來,夏靜樂這種故意施加壓迫力的行為是為了試探一下慕明啟能力的底線,想要看一下慕明啟究竟能夠承受她多大的力道,當然同樣地帶着十足的惡作劇的成分,她很享受在格鬥中自己的對手處於下風的情況,現在他們的身份可是對手,雖然戀人的身份不可磨滅,但是依舊會產生自己的對手處於下風后的愉悅感覺。

不過慕明啟看上去承受不了她不斷施加的重壓了,無論這種情況是真的還只是為了保存實力,慕明啟必須要選擇後退一步躲避開夏靜樂的這個攻擊,但是夏靜樂怎麼可能讓他得逞,於是為了阻止慕明啟這樣的舉動,夏靜樂的嘴角繼續帶着惡作劇的笑容,淺褐色的眼睛深深地看向慕明啟的眼睛,然後笑容猛地徹底惡質,在笑容徹底惡質的同時她輕輕地一躍,雙腳迅速地一伸一收,竟然用雙腳盤住了慕明啟的腰,整個人掛在慕明啟身上死死地夾着他不讓他後退。

一時間,再次僵持。

慕明啟苦笑着看着夏靜樂的臉,唇邊的愉快笑容變得有點無奈,夏靜樂的力氣很大,這個力氣不只是表現在手臂上,她腿上的力氣也很大,夏靜樂這個動作一時間完全牽制住了慕明啟的行為,看樣子想要把她從他身上弄下來一時半會是不可能的事情。

慕明啟很清楚地知道這一點,在夏靜樂的雙腿鉗制住他的時候直接放棄了掙扎,一是因為這種掙扎是徒勞的,二是夏靜樂的重劍此時離得自己更近了,現在他們基本都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身體之間的基本只有兩把劍隔絕着,隨便亂動絕對會被划到,這時候的夏靜樂不可能因為某些不捨得在他身上划上幾道的。

此時夏靜樂算是居高臨下地看着他,極其貼近地看着他,兩個人的臉幾乎能夠靠在一起了,夏靜樂微微垂着頭對這慕明啟甜蜜地笑着,隨着低垂的動作所垂下來的髮絲輕輕地掃着慕明啟的臉頰,這個畫面看上去有那麼點美好和曖昧,和情侶之間很普通的親密動作基本沒有什麼區別,當然前提是如果夏靜樂和慕明啟的手中沒有緊緊地握着各自的武器抵禦對方的話。

不過夏靜樂雖然此時手上的力道絲毫沒有鬆懈,但是總算停止了惡作劇的力量的增加,這讓慕明啟算是鬆了一口氣,只是夏靜樂腿上的力道很大,即使失去了上面的壓迫性,慕明啟腰上的鉗制也讓他不能有任何別的動作,就算是向前向後的簡單的走動動作也變得極其困難,想要撕開空間躲藏更加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雖然此時的他也能撕開空間,只是夏靜樂如此牢牢地鉗制着他,慕明啟根本掙脫不開,而帶着夏靜樂一起進空間這件事情他暫時做不到。

如果牢房四周用隔絕性材料製作的牆壁被破壞開的話。

慕明啟當然也能夠讓自己的手下來破開牆壁,但是他的手下一旦出現夏靜樂的手下必定也會出現,等於力量完全抵消,而且會把這場戰局在還沒有到達「正片」的時候徹底鬧大,那麼這次刺殺的行動還是會成為一個敗局。

夏靜樂依舊微笑着看着慕明啟,她那雙淺褐色的眼睛慢慢地轉動打量着慕明啟的臉,表面看上去就像是看着自己深愛的戀人一樣,其實她同時還抱着興奮期待的心情觀察着慕明啟的表情,看慕明啟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做出什麼一的應對措施來。

慕明啟此時也知道夏靜樂的想法,當然他的確也是在思考應對的措施,現在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擺脫開夏靜樂對自己的鉗制,雖然這看上去是一件不太可能辦到的事情。

慕明啟沒有對夏靜樂手下留情,當然他也不是害怕自己手中的劍會傷到夏靜樂,他們既然有了把對方視為自己最強對手的覺悟就當然有着把手中的劍送進對方身體裏面的覺悟,皮膚上被划上那麼一兩道根本算不了什麼,事實是慕明啟現在真的不能動彈,而且雖然他抵制住了夏靜樂手中的劍,他還是處於極其劣勢的狀態,現在他們兩個靠得那麼近,如果此時夏靜樂施展她那審判火焰那麼絕對會產生極其「有趣」的效果的。

夏靜樂當然也沒有對慕明啟手下留情,從慕明啟出現到現在為止夏靜樂的格鬥都是她一貫的風格,帶着某種逗弄獵物的心態慢慢地應對面前的對手,她當然不會對慕明啟手下留情,她完全不敢對慕明啟手下留情,對自己的對手手下留情就是對對手實力的懷疑,某種程度上是對自己對手的侮辱,而此時夏靜樂當然知道自己施展審判火焰的話會產生什麼樣的「有趣」效果,她沒有立刻施展不是因為她不想,而是牢房的隔絕材料讓她施展這個火焰需要花費很大的力量。

不過幸好此時的戰局對於所施展出來的火焰的大小沒有什麼限制,只要一點點就會讓慕明啟落入完全的劣勢。

於是夏靜樂的嘴角的笑容綻放開來了,在這絲笑容綻放的同時,慕明啟的眼睛猛地一深沉,在夏靜樂那金色和藍紫色的火焰燃起的一瞬間做出了決定。

夏靜樂的手中燃起了金色和藍紫色的火焰,因為他們之間的距離很近,所以這道混雜着兩種顏色和兩種力量的火焰幾乎直接就招呼到了慕明啟的身上了,而與此同時慕明啟也做出了舉動。

慕明啟在火焰燃燒到自己身上的瞬間迅速後仰身體,讓自己和夏靜樂拉開一小段的距離,當然這個拉開並不是為了躲避審判火焰的攻擊,而是為了方便自己手中的長劍從夏靜樂手中的重劍的壓迫下掙脫出來,並且給自己那把黑曜石般的長劍空出一定的活動空間,然後下一秒,慕明啟扔出了手中的長劍,把長劍狠狠地向著自己右手邊的牆壁上投擲了過去。

慕明啟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實在是很出乎夏靜樂的意料,因為他們之間的距離離得太近,慕明啟撤走手中長劍的時候夏靜樂手中的重劍不可避免地直直地砍了過去,於是慕明啟為這個投擲動作付出的代價就是在硬生生地咬牙承受了一記夏靜樂的審判火焰的同時承受了夏靜樂的一劍。

夏靜樂手中重劍的劍刃砍進了慕明啟的肩膀,雖然夏靜樂算是反應很快地及時地收住了自己的力道,但是慕明啟的肩膀還是瞬間被鮮血染紅了,不過幸好這個傷口看上去比較嚴重,其實不是很深,也就像是那天晚上夏靜樂被黎晨刺的那一刀那種程度的傷。

那麼現在最需要注意的事情是慕明啟做出那個舉動的目的了,慕明啟黑曜石般的長劍深深地刺進了用隔絕魔法的材料製作的牆壁里,夏靜樂在慕明啟做出這個動作的時候就暗叫不好,慕明啟所投擲的地方其實並不是正右方,確切地說是右邊兩面牆壁之間的牆角,這兩面牆壁一面面對外面的走廊,一面該死的是和隔壁牢房「共用」的那面牆壁,而隔壁該死的就是樂無天的牢房,牆壁的另一邊就是樂無天的牢房。

慕明啟這麼一擊絕對會造成某些很不好的情況發生,而這個不好的情況是什麼顯而易見。

果然,在夏靜樂產生這樣的想法的時候,深深刺進牆壁裏面的長劍產生了某種力量,這種力量用一種顯得很柔和的方式以劍身為中心激蕩開來,只是這種柔和的方式其實一點都不柔和,因為夏靜樂感覺到空氣也用這種柔和的頻率激蕩了一下,能夠震動空氣的力量當然不可能是什麼「柔和」的力量。

接着夏靜樂看到了被刺穿的兩面牆壁開始產生裂痕,一點一點用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從被長劍刺出的裂口處裂開,然後裂開的速度越來越快,直至蜘蛛網般的裂紋布成了一個能夠讓一個人通過的大洞。

接着會發生什麼事情不用猜都知道了,這時候夏靜樂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說實話根本也沒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