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醫少》[狂武醫少] - 第9章 獵鷹槍神

林逸沒想到,這家麵館從外面看很破舊,裡屋卻裝扮得如此精緻。
一進屋,一股書卷香撲面而來,林逸掃了一眼四周,幾隻大書柜上擺滿了書,雪白的牆壁上掛滿了名家字畫。林逸本以為是贗品,仔細一看,竟然都是真跡!
「唐寅的《看泉聽風圖》,王羲之的《喪亂帖》,懷素的《食魚帖》,真沒想到,這間小房子竟是一間小型字畫展覽館,差點亮瞎我的眼。」林逸打趣道,對這個中年男子的身份更感興趣了。
「若你能治好我的手腳,這些東西全送給你,外加一億美金。」中年男子沙啞的聲音陰測測地傳來,要是夜晚聽到這聲音,八成會被嚇尿。
「呵呵,你就這麼肯定我能治好你的手腳?」林逸輕笑道,語氣帶着一絲玩味。
「我請過許多世界名醫看過我的手腳,他們都說沒得治,而你卻說『很難治』。『很難治』和『沒得治』的區別,我還能分得清。更何況,剛才你隨意施展的一招,應該用了內氣,華夏自古人才輩出,你這麼年輕就能修出內氣,豈是簡單之輩?」中年男子語氣低沉,分析得十分透徹。
「能看出我身懷內氣,看來你原先實力也不弱。呵呵,我問你幾個問題,你回答得讓我滿意,我考慮幫你治一治。」林逸笑眯眯地看着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神色微變,隱隱有些激動。
「你問吧,只要我能回答,我絕不隱瞞。」中年男子很快恢復平靜,語氣比之前和緩得多。
「好,那我就簡單地問問,你是不是賞金獵人?」林逸話語一落,中年男子的瞳孔猛然一縮,難以置信地看着林逸。
許久,他長呼一口氣,道:「很抱歉,你的問題十分犀利,剛才那一會,我還沒反應過來。這個問題我可以回答,沒錯,我以前的確是賞金獵人,圈裡朋友稱呼我為——獵鷹!」
中年男子說到這,一股凌厲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開來。這一瞬間,他彷彿變了一個人,不再是之前那是佝僂擀麵的中年大叔,而是一隻鷹,一隻嗜血食肉的獵鷹!
「獵鷹殷正,人稱槍神,十年前獵人界奪神之戰,被劍神獨孤天挑斷手筋腳筋,從此銷聲匿跡。呵呵,沒想到我能有如此運氣,在這麼一個小地方,見到傳說中的前輩……」
砰!
一聲槍響忽然從他身後響起,林逸頭也不回,身子往右一偏,躲過那顆奪命的子彈。
他身影如幻,快速朝一個方向躥去,速度之快,竟在房間中留下一道道殘影。
砰砰砰砰!
接下來的幾發子彈看似擊中,其實打中的都是殘影。
林逸冷哼一聲,猛地一抓,抓住一隻袖珍手槍,用力一捏,生生將那隻手槍捏成鐵疙瘩。
他另一隻手變掌為爪,扼住一人喉嚨,將其從門外抓進來,赫然就是那個疤臉女人。
從林逸出手到現在,殷正都只是淡然觀望,雖然神色平淡,但他心裏早已掀起驚濤駭浪。
林逸剛才那幾招,就算全盛時期的他,也絕難做到!
「背後開冷槍,這就是槍神的家教?呵呵,我算是領教了。」林逸笑眯眯地說道,手中力道加大幾分,疤臉女人拚命掙扎着,發出痛苦的嗚嗚聲。
「放過她吧,她對你沒任何威脅,你又何必趕盡殺絕?」殷正的語氣冰冷,還是那般傲然自若的樣子。
「呵呵,趕盡殺絕?若不是我有幾分實力,現在已是一具死屍。要殺我的,就是我的敵人,你要我對敵人手軟,憑什麼?」林逸的嘴角露出一絲譏笑,他已經很久沒聽過這麼好笑的笑話。
「你要怎樣才能不殺她?你開個條件,要錢,要古董,還是要什麼?」殷正呼吸有些粗重,語氣明顯急切了許多。
疤臉女人臉色一冷,忽然張大嘴巴,伸出舌頭就咬。
林逸淡然一笑,手指在她脖頸處一點,她的身子一僵,一點都不能動了。
林逸隨手將其扔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