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醫少》[狂武醫少] - 第8章 這是最後一次(2)

現一絲異樣。
他的右手食指第一個關節和虎口處,厚厚的老繭高高凸起,對一個拉麵師傅而言,那個地方出現老繭,實在反常的很。
如此一來,另一個原因呼之欲出。
「原來是個玩槍的高手,只可惜手不好治,很費力氣。」
林逸的聲音並不大,就連他身旁的陸曉雲都聽不太清,中年男子的動作卻忽然一頓,手中的麵條差點斷掉。
他很快穩住情緒,繼續拉麵,下面,面煮好後,他十分嫻熟地撈出三碗面,按照要求一個個放好配料,似乎未受顫抖的手影響。
魯桂花和陸曉雲眼神中滿是幸福的光芒,以前,只有逢年過節,她們才有機會來這奢侈一番。吃一碗香噴噴的牛肉麵,就是她們最大的幸福。
麵條端上來後,讓她倆極為驚訝的是,林逸那碗竟然堆滿了牛肉,就像疊羅漢似的,至少有四五層。
這家的牛肉和別家的牛肉片不同,是一塊塊四方的牛肉塊,肥嫩多汁,一看就知道好吃。
陸曉雲看得眼睛發光,喃喃自語道:「沒想到這就是多加點肉,這加得也太闊氣了吧。」
林逸似乎看出點什麼,呵呵一笑,道:「老闆,給我媽和妹妹也多加點肉,肉錢另付。」
中年男子也不吭聲,悶聲悶氣地舀了兩大勺牛肉,堆在她倆碗中。
魯桂花和陸曉雲喜逐顏開,埋頭吃了起來,這樣的生活才是她們最嚮往的。
林逸夾起一塊牛肉,放入口中,細細一品味,嘴角浮起一絲微笑,道:「刀工很精湛,火候把握得也不錯,能做到這一步,實在不簡單。只可惜,應該受手抖影響,稍微咸了一點點。」
林逸話語一落,疤臉女人握菜刀的手忽然一緊,中年男子輕輕拍拍她的肩膀,她的神色才恢復如常,默默切菜。
「閣下對烹飪似乎很有研究,能否請您隨我去內屋聊聊呢?」中年男子開口說話,聲音頗有些沙啞,讓人聽着很不舒服。
「看在這碗面的份上,等我吃完後,可以陪你聊聊。」林逸笑眯眯地說道,低頭慢慢吃面。
中年男子也不着急,就這麼靜靜地站在一旁,原本佝僂的腰肢挺直了許多,身上散發著一絲平常人少有的孤傲。
疤臉女人的目光從林逸臉上掃過,隱隱散發出一絲殺意,林逸卻神色淡然,慢吞吞地咀嚼碗中的肉塊。
待陸曉雲和魯桂花吃完面,林逸還剩一大碗,看他的表情,還是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逸哥哥,你慢慢吃,我和魯媽媽去買幾件衣服,一會再來找你。」陸曉雲笑嘻嘻地說道,她搖身一變成小富婆後,當然得盡點孝心,為魯桂花買點東西。
林逸點了點頭,遞了一個紙包給她,道:「這是我第一個月的家用,你和魯媽媽多買點衣服,可別和我推辭,不然……」
「知道啦知道啦,你是我親哥,你的錢不用白不用。」陸曉雲沒等林逸說完,接過紙包,塞進她的包包里,和魯桂花一起去購物。
林逸回頭看了一眼中年男子,道:「我們進去聊聊吧,再不進去,我怕我的小命就這麼丟了。」
他從懷中掏出一百塊錢,放在桌子上,手指輕輕敲了敲,道:「這是面錢和桌子的錢,你收好吧。」
疤臉女人微微一愣,中年男子神色微驚,看林逸的眼神多了一絲敬畏。
「請!」中年男子吐出一個低沉的字眼,林逸呵呵一笑,慢慢走向裡屋。
「我不太喜歡被殺氣鎖定,這是最後一次。」林逸的聲音在疤臉女人耳畔響起,只聽砰地一聲,桌子轟然破碎,四分五裂。
疤臉女人臉色驟變,剎那間,冷汗嘩啦啦地流了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