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醫少》[狂武醫少] - 第7章 還要繼續打嗎(2)

白冰冰那一腳,他的嘴角浮起一絲狡猾的微笑,順着白冰冰地腳踝往小腿以上探去,一把抓住她的大腿。
「彈性不錯,就是略胖了點。」林逸笑眯眯地說道,白冰冰俏臉一紅,又羞又怒,身子一轉,竟在空中翻轉好幾周,又是一腳踹向林逸面目。
「竟然是銀狐大哥的旋風腿,可惜皮毛都沒學到。」林逸身體往旁邊一傾,伸手一抓,又抓住白冰冰另一隻腳踝。
白冰冰驚叫一聲,竟被他抓着雙腿拎了起來,還好她穿了安全褲,否則一下子全走光了。
「怎麼樣?還要繼續打嗎?」林逸笑眯眯地問道,隨手一扔,白冰冰便被拋飛出去,摔了個狗啃泥。
白冰冰屁股摔得生疼,黃遠東連忙跑去攙扶,卻被白冰冰推到一邊。
她站起身來,惡狠狠地瞪着林逸,咬牙切齒道:「你這個大惡棍,本大小姐今天狀態不佳,讓你僥倖贏了我,你不要太得意!等本大小姐狀態恢復,一定把你打得滿地找牙!」
「呵呵,狀態不佳?我看是本領不到家。旋風腿沒練好就別用,就你那點水平,使出來也是丟人的份。」林逸沒好氣地哼了一聲,對白冰冰的興趣頓時少了許多,他可不想娶一個蠻不講理的「本大小姐」。
「魯媽媽,曉雲妹妹,我們走吧。」林逸走在前面,那些保安們彷彿見到鬼似的,一個個往後退。
黃遠東失神間,手裡的銀行卡不知何時回到林逸手中,被他裝進兜里。
白冰冰還在疑惑林逸為何知道旋風腿,見其要走,她連忙喊道:「你們等一下!打傷了我們這麼多人,就想這麼跑掉?現在可是法制社會,只要你們敢出這個門,我立刻報警把你們抓起來!」
魯桂花和陸曉雲神色頓時緊張起來,林逸卻淡淡地笑了笑,道:「你說我打傷了人,你有證據嗎?」
「哼!要證據,那還不簡單。大小姐,您看看她們倆,她們剛才就是被那小子弄瞎……」
「啊,我的眼睛能看見了!」
「我也是,我也是,我沒瞎,真的太好了!」
兩個服務員開心地大喊大叫,黃遠東的話音戛然而止,臉色難看得像塊豬肝。
林逸呵呵一笑,道:「你剛才說什麼呢?我好像聽得不太清楚。」
黃遠東咬了咬牙,道:「我們飯店保安隊的隊長也被他打成重傷,還在等救護車,這點你不能耍賴吧。」
「神醫啊!多謝神醫幫我治好了病,太感謝了!」一聲鬼嚎從門外傳來,之前被打飛的胖保安跌跌爬爬地跑了進來,看到林逸彷彿看到了親爹,直接跪了下來。
眾人一頭霧水地看着他,別說黃遠東他們,就連魯桂花和陸曉雲都看不懂了。
「劉大龍,你在幹什麼?還不快點滾起來!」黃遠東氣急敗壞地喊道。
「啊,黃經理,我在拜神醫呀,神醫剛才那一招太神了,我這腰,大醫院的醫生都說沒治了,他竟然一拳就治好了!要不您也求求神醫?說不定您那根玩意就能治好了!」劉大龍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林逸的嘴角浮起一絲微笑,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在派出所時,龍葵就已經提醒過他,讓他做事不要太明顯,別被人抓住把柄。
以他的手段,做這種事,實在太輕鬆了。
黃遠東氣得狠狠踹了劉大龍一腳,臉色已經漲得發紫,劉大龍這個大嘴巴,等這件事結束後,非得打掉他一嘴牙不可!
「黃經理,我治病可是看人的,卑鄙的人,我不治!嘿嘿,要不要我為你『創造』點證據?比如說……我用一張銀行卡射傷他的肩膀……」
「是啊是啊,我的肩膀就是被他的卡射傷的,都傷到骨頭了呀!」剛才鬼哭狼嚎的小保安連忙叫喊道,他的肩膀可是切切實實受傷了。
「閉嘴!就你這傷,傻子也不會相信是銀行卡射傷的。」白冰冰沒好氣地哼了一聲,她承認,她敗了,而且敗得很徹底。
林逸不想和他們啰嗦,三人徑直朝門外走去。
「等一下!」白冰冰的聲音再次響起,三人的腳步一頓。
林逸回過頭,戲謔般地笑問道:「怎麼了?難道又想到什麼誣陷的好主意?繼續說,我挺喜歡聽傻逼扯淡。」
白冰冰的俏臉陰晴不定,冷聲道:「能不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想打擊報復?還是想買兇殺人?我要是告訴了你,今晚睡覺不踏實咋辦?」林逸一副緊張萬分的樣子,陸曉雲都忍不住要笑場了。
白冰冰的俏臉黑得可怕,正欲出言挖苦激將,林逸的聲音再次傳來。
「我的名字,那個卑鄙的傢伙知道,你問他便知。奉勸你一句,下一次見面你可要乖一點,不然就不是摔屁屁那麼簡單了,我會脫掉你的褲子,拍腫你的小屁屁,嘿嘿,說到做到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