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醫少》[狂武醫少] - 第7章 還要繼續打嗎

鄙人,卑鄙的人?多麼貼切的稱呼!
黃遠東沉默了好一會,心中暗想:「姓林?難道他是京城林家的人?敢在這兒如此囂張,我得小心一點才行。」
心裏這麼想着,他看林逸的眼神明顯謹慎許多,對林逸的嘲諷也直接忽略。
至於林逸現在的穿着,他絲毫不覺得奇怪,像這種大家族的少爺,有幾個是正常貨色?或許眼前這位就喜歡穿得破爛寒酸也說不定!
他呵呵一笑,無比謙恭地問道:「不知林少爺來自何處,某非您是京城林家的……」
「呵呵,不好意思,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什麼大家族的少爺,若是讓我當,我比較喜歡當老爺,要不,你就喊我林大老爺吧!」林逸笑眯眯地看着黃遠東,後者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
黃遠東就算再傻也聽出林逸的意思,既然林逸不是京城林家的人,那他還怕個鳥!
「給我上,先把他們三個控制住,打電話通知朱所長,讓他來抓人!」黃遠東狠狠瞪了林逸一眼,眼神毒辣得很。
「眼睛別瞪這麼大,我不介意再弄瞎一個。我來這兒是吃飯的,要玩待會慢慢玩。」林逸嘴角微微浮起一絲微笑,伸手一揮,一張卡片嗖的一聲射了出去,十分準確地插在一個準備偷襲的小保安肩膀上。
小保安慘叫一聲,蹭蹭蹭地退了好幾步,黃遠東瞥了一眼那張卡片,神色獃滯了數秒。
他輕輕拔下那張卡片,鮮血頓時從傷口中噴濺出來,疼得小保安鬼哭狼嚎。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卡片上「UBS」三個字母,心中暗想:「竟然是瑞士銀行的金卡,這種卡一年也見不到幾張,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
他連忙揮手讓那些保安們退下,態度再次變得和善,微笑道:「恕黃某眼拙,得罪了貴客,不知三位貴客想吃點什麼?」
若不是極擅見風使舵,他也不會爬上這個位置,在看到這張象徵尊貴身份的卡後,剛才受到的侮辱又算得了什麼?
顧客就是上帝,那些真正有錢的主兒,比上帝還要崇高!
「魯媽媽,曉雲妹妹,你們想吃點什麼?別和我客氣,我們吃得起。」在自己的親人面前,他不想再玩什麼扮豬吃虎,他要盡他最大的努力,讓她們都過上好日子。別的不說,他得先抽一抽這些傢伙的臉,不然他的氣不順!
黃遠東給一旁戰戰兢兢的服務員使了個眼色,後者連忙反應過來,顫巍巍地將菜單遞過去。
魯桂花和陸曉雲翻看着菜單,臉色變化極大,那些外面四五塊錢的東西,這兒竟然賣四五百,這哪是在吃飯,分明就是在喝血啊!
陸曉雲的表情十分複雜,以她的月薪,最多在這兒吃幾碗面,而且還是最普通的素麵!
「小逸啊,我們還是不吃了吧,這兒的東西太貴了。」魯桂花實在點不下去,她苦日子過多了,哪捨得這麼燒錢?
「我也是,逸哥哥,這兒的東西不適合我們。我知道,你這麼做,是想向我們證明,你現在很有錢,能讓我們過上好日子。但是,這種事我們心裏知道就好,沒必要在這兒燒錢,還受氣,這樣的飯菜,就算再可口,我們也吃不下。」陸曉雲十分認真地說道,眼神充滿了不願。
林逸神色微變,稍一尋思,忽然發現他的確犯了大錯。
他的想法太主觀,忽略了她們倆的意見,加上剛才發生的種種不愉快,難怪她們倆不開心。
「好吧,既然你們不喜歡這兒,那我們就換個地方。魯媽媽,曉雲妹妹,都怪我,是我沒考慮周全。」
林逸話語落下,朝黃遠東招了招手,道:「黃經理,麻煩你把卡還給我,可以嗎?」
黃遠東的臉頓時一僵,現在的情況十分明顯,林逸根本就在耍他!
「林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剛才你打了保安,還把我們飯店的服務員弄成這樣,我們對你都這麼客氣,也算給足了面子。我們金碧輝煌乃是白氏集團的產業,就算你是過江龍,也得……」
「哦?原來你們白氏集團是平湖市的地頭蛇?聽你這口氣,白氏集團的白千秋,就是平湖的黑老大嘍?」林逸冷笑一聲,打斷黃遠東的話,語氣之中充滿了戲謔。
「誰在這兒大放厥詞?你才是黑社會,你全家都是黑社會!」一聲嬌喝從不遠處響起,一位體態輕盈的年輕女孩沖了過來,飛騰而起來了一招迴旋踢。
女孩扎着馬尾辮,身上穿着一件白色武道服,從束腰的黑帶來看,她應該算個高手。
林逸看到女孩的第一眼,微微有些失神。從模樣來看,她和銀狐還真有幾分相似。
不過,她的某些部位明顯比照片上宏偉得多,那尺寸,再發育一點就達到D了。林逸的眼睛發光,看來這次任務有得賺。
砰!
林逸伸手擋住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