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醫少》[狂武醫少] - 第4章 這褲子真不結實

林逸爆出這句話,那個瘦弱的小警員差點摔掉了筆,西城「何老虎」,「霸王」女隊長,黑白兩道誰人不知?竟然有人敢調笑她!
「看來你是真想和我玩到底了!」何月舒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她已經按捺不住要爆發了。
林逸一臉不解地看着她,道:「火氣這麼大幹嘛?說真的,我對你們這套審訊方法感到奇怪,身為**,難道連犯人性別都需要問了才知道,那點洞察力都沒?莫非我說我是女人,你就會相信我是女的?」
「你把我抓過來的理由也很好笑,那些人說我打傷了他們,就能證明他們說的是實話?證據呢?我還說他們是因為覬覦我妹妹的美色,爭搶起來,自相殘殺打傷的,這都比說我赤手空拳打殘幾十個人要可信的多。」
林逸當然不會傻逼逼地承認是他打的,那就是給自己找麻煩。
其實,他來平湖時就暗暗告誡自己,他不再是賞金獵人圈子裡那個人見人怕的獵神,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
可是,別人偏偏來惹他,逼得他不得不出手。有時候,很多事情都不是逼不得已,他也不能免俗。
「好,我倒想看看,你嘴巴能硬到什麼時候!」何月舒打開林逸的包,將裏面的破舊衣服拿出來,最後拿出那張平湖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她打開通知書,一張百元大鈔掉了出來,林逸立刻肉疼地喊道:「別把我的錢弄壞了,那可是我的全部家當,夠我吃一個月的了。」
何月舒的臉色微微變了變,林逸的貧困倒是讓她動了一絲惻隱之心。
「原來你真是平大的學生……不過,剛才那位大娘為什麼說你離家十年?」何月舒忽然對林逸有了幾分興趣,臉色稍微緩和幾分。
「唉,能給我根煙抽嗎?每當我想起難過的事,都想抽一抽煙。」林逸的身上忽然散發出不屬於他年齡的滄桑,那種淡淡的憂鬱氣息,不知秒殺了多少女人。
「不好意思,審訊室里不許……」
「給他點一根,我倒想聽聽他的故事。」何月舒打斷瘦弱警員的話,語氣稍微平和了一些。
瘦弱警員眼睛一下子直了,在他的記憶中,何月舒最討厭男人在她面前抽煙,尤其是在審訊的時候。怎麼今天忽然轉了性,變得這麼好說話?
林逸深吸了一口煙,吐出一個大大的煙圈,接下來,他的表演天賦得到充分的發揮。
他從他的孤兒身世說起,一直說到他落水的事,這些大多都是真的。不過,從他落水被救開始,就是一部苦情劇的劇本。
他將他如何被一個老酒鬼收養,受到怎樣非人的折磨,在這一過程中,他依然自強不息,努力學習,最終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平大。
這段故事被他演繹得滴水不漏,毫無破綻,就算何月舒再怎樣的冰冷性格,也被林逸的故事影響,神色有些動容。
林逸一根煙抽完,掐滅後,長嘆一口氣,道:「所以,我這次回來,一來是為了上大學,二來是為了和魯媽媽團聚。沒想到我一回來,就發生那樣的事,何警官,難道你也認為我一個人能打殘那麼多心腸狠辣的小混混?」
「我也覺得有些匪夷所思,可是……」
咚咚咚!
審訊室的門忽然敲響,何月舒微微蹙眉,門開後,一個男警員在她耳邊說了一番話。
何月舒的臉色微變,冷聲道:「審訊未結束不得保釋,這是規矩!」
男警員連忙又小聲和她說了一番話,何月舒的臉色陰晴不定,最後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你先去工作,這件事我來處理。」
何月舒皺着眉頭關上門,轉過身子,對林逸道:「恭喜你了,盛世那邊改了口供,說他們是起內訌打成那樣,與你無關,你在這地方簽個字,就可以回去了。」
林逸聞言,一下子傻了眼,這在玩什麼?事情的變化都有點匪夷所思了!他還準備和何月舒好好再聊一會,培養培養感情,說不定就俘獲美人的芳心了。
「怎麼?你還捨不得走?」何月舒低聲問道,秀眉微蹙的樣子十分迷人。
「呵呵,是有點不捨得……咳咳,我開玩笑的,我這就簽字。」林逸彎腰簽下名字,便被請出審訊室。
剛出大門,他便看到門口站着一個讓他警惕的女人,只是看一眼,他渾身肌肉都緊張了起來。
她的身材十分火爆,上身穿着黑色緊繃繃的皮衣,下身穿着一件黑色齊?小皮裙,黑絲,**修長,惹人眼球。
只可惜,她的相貌十分普通,普通得看一眼後都記不得樣子。但以他敏銳的職業嗅覺,這個黑衣女子的身手很不簡單。
「你要看多久?走了!」黑衣女子沖林逸喊了一聲,語氣頗有些不耐煩。
「你在……和我說話?」林逸用手指了指自己,一臉疑惑地看着她。
「當然和你說話,不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