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醫少》[狂武醫少] - 第2章 好厚的鐵板(2)

道面前,還沒幾人敢這麼囂張。莫非,你以為就你那細胳膊細腿,就能把我們全解決了?」羅霸道笑得臉上肥肉亂顫,他最喜歡這種摧殘人的感覺,看着別人跪在自己面前絕望地顫抖,那種感覺實在爽翻天。
林逸神色淡然,腳步不急不慢,閑庭信步般朝羅霸道走去。
羅霸道雙眼微眯,掏出一隻雪茄,叼在嘴裏。旁邊的性感女人連忙為他點火,小手還在他的雙腿間弄着。
羅霸道深深吸了一口,指了指林逸,兩個舉着鐵鎚的拆遷工大叫一聲,立刻朝林逸衝去。
「去死吧,傻逼!」
兩隻鐵鎚高舉,目標鎖定林逸肩膀,這一錘要是砸實,估計林逸的胳膊就廢了。
魯桂花的臉都白了,若不是陸曉雲抓着她的胳膊,她早就已經衝過去。
然而,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那兩隻鐵鎚剛剛舉過頭頂,竟然十分詭異地停住。
兩個拆遷工身體僵直,彷彿石化了一般,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兒,保持着舉鎚子的姿勢。
林逸十分淡定地從他們身旁走過,撲通兩聲,兩個拆遷工直挺挺地倒了下來,生死不明。
羅霸道嘴巴張得老大,叼在嘴裏的雪茄「啪」的一聲掉到地上。旁邊的性感女人驚叫一聲,力道用大,疼得羅霸道嗷嗷怪叫,一腳將其踢飛。
他一手捂蛋,另一隻手飛快按着手機,林逸就這麼靜靜地看着他,笑眯眯道:「吹哨子叫人?挺有趣。速度快一點,我怕你撐不到他們來。」
「瘋狗,快從保安部拉幾百人來城西街道,傢伙全帶上,快點!老子給你十分鐘!」羅霸道掛了電話,眼神與林逸對視,舌頭一下子打結了:「你……你你你別囂張,剛才仗着天黑下黑手,別以為老子不知道!在平湖,哪個不知道我羅霸道,你敢和老子作對,就……就就就是特么地找死!」
他瞥了一眼那些畏畏縮縮的小弟們,鼓足了勁大吼道:「有什麼好怕的,快去擋住他,我們的人很快都要到了!快去啊!媽的,難道你們連老子的話都不聽!」
這一聲大吼起了點作用,很快,在場的十幾個小混混咬了咬牙,朝林逸衝去。
他們的手中拿着鐵鎚鐵鍬,大吼大叫地壯着聲勢,當第一把鐵鍬砸下來的時候,林逸抬起手,竟然徒手抓住了寬鏟。
「十分鐘嗎?真糾結,我的動作得放慢多少。」林逸嘆了一聲,手一用力,便奪去了鐵鍬。
他變掌為刀,一掌削掉寬鏟,只留下木製的鍬把。
手持鍬把的他沖向已驚呆的十幾人中,鍬把在他手中,彷彿長了眼睛,專往那些人的四肢招呼。有幾個相貌猥瑣的,直接廢掉了第五肢。
林逸放慢速度,那些人更加凄慘,一番狂虐之後,沒有一人能站起來。現場碎骨斷骨聲不斷,噼里啪啦,像炒豆子似的。
當最後一人倒下來後,時間才過去五分鐘,羅霸道冷汗如漿,雙腿哆嗦得厲害。
我滴娘啊,這哪是以多欺少,分明是狼入羊群!羅霸道踢人踢慣了,還是第一次踢到鐵板,好厚的鐵板!
「喂喂,姓羅的,這麼乾等着也不是辦法,打電話催催,我要是不過癮,可要打你嘍!」林逸笑眯眯地看着羅霸道,彷彿在看一個姿態妖嬈的裸女,羅霸道的臉都白了,剛要說話,陸曉玲忽然沖了過來。
「逸哥哥,千萬別放過這傢伙,他經常去我兼職的地方對我動手動腳,魯媽媽身上的傷也是他打的,他是我見過的最壞最壞的人!」陸曉玲氣呼呼地說道,這番話出口,羅霸道的腿一下子軟了。
「我當然不會放過他,敢對我媽和妹妹動手,我會讓他後悔來在這個世上!」林逸的臉色一冷,看羅霸道的眼神彷彿在看一隻獵物,咔嚓一聲,殺豬似的慘叫再次響起,這一夜的主旋律實在相當刺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