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武醫少》[狂武醫少] - 第2章 好厚的鐵板

孤兒院的院牆已被推土機轟倒一面,現場轟鳴聲不斷。
幾個帶着安全帽的男人正掄着大鎚,轟砸另一面圍牆,嘴裏罵罵咧咧,一臉不爽的樣子。
「麻痹的,老子在這對牆出力,那兩個牲口對妞出力,真特么不平衡。剛才那個小妞還真水靈,以老子的眼力,絕對是個原裝貨。」
「操他媽的,他們要不是羅經理的親戚,老子一定干翻他們,太特么氣人了!」
「噓,你們倆小聲一點,被羅經理聽到就麻煩了。」
「狗屁,羅經理他還在車裡奮戰呢,哪能聽得到我們說話?拆完這個破房子,老子一定去瀉瀉火,憋死老子了!」
他們一邊砸牆,一邊怨罵著,這兒光線很差,加上機器噪音很大,他們絲毫沒發現林逸二人的到來。
林逸走到一棵大樹下,那兒躺着一位衣衫襤褸的白髮老嫗。
老嫗被人用拇指粗細的繩子五花大綁,她的雙眼矇著黑布,嘴巴被膠帶封住,只能發出一陣陣嗚嗚聲。
「魯媽媽!」陸曉雲驚叫一聲,撲到老嫗身上,驚慌失措間,她連繩結都解不開。
林逸走向前,雙手抓住繩子,用力一扯,將其扯斷。
陸曉雲輕輕撕開膠帶和黑布,將她扶了起來,魯桂花看到哭成淚人的陸曉雲,連忙喊道:「雲丫頭,你還跑回來幹嘛?這兒很危險,你快走!」
「魯媽媽,您別擔心,逸哥哥回來了。逸哥哥很厲害,剛才就是他救了我,有逸哥哥在,我們不用怕!」
陸曉雲神采飛揚,信心滿滿。
魯桂花這才注意到陸曉雲身邊的林逸,她微微一愣,揉了揉昏花的雙眼,盯着正微笑看着她的林逸。
依稀間,她似乎看出了什麼,猛地抓住林逸的胳膊,顫聲道:「小逸,真的是你,你沒死,我……我不是在做夢吧。」
「魯媽媽,這不是夢。我是小逸,我回來了,我來救您了。」林逸鼻子一酸,眼淚就止不住了。
當年孤兒院里那麼多孩子,魯桂花最疼愛的就是他,若不是魯桂花,哪有今天的他?
「媽的,你們都瞎了?有個小雜種來砸場子,你們還在發什麼愣!」一聲厲喝從不遠處傳來,一個腦滿腸肥的中年男子摟着一個身材火爆的女人從一輛奧迪車裡出來,他的肥臉漲得通紅,顯然剛做過劇烈運動。
幾個正在砸牆的拆遷工這才反應過來,目光集中到大樹下,這般架勢讓魯桂花立刻緊張起來。
「小逸,曉雲,你們倆快跑,這些畜生們心狠手辣,你們鬥不過他們的!」魯桂花大喊着,擋在他倆面前,像只護崽的老母雞。
「呵呵,想跑?沒門!把那小子打斷四肢,丟到垃圾場喂狗!麻痹的,那兩個小兔崽子搞個妞還能讓妞跑了,真是飯桶一雙!等老子解決完這兒的事,一定好好收拾他們!」中年男子十分不屑地掃了林逸一眼,一副吃定他們的樣子。
林逸笑了,他向前走了一步,一隻手輕輕按在魯桂花的肩膀上,一股柔和的內氣從其肩井穴輸入,很快,魯桂花便感覺渾身暖洋洋的,之前身上撞傷的地方竟然一點都不疼了。
「魯媽媽,你和曉雲先去休息,這些傢伙我來處理。您放心,我下手很有分寸,不會出人命的。」林逸特別加了這麼一句話,當著魯桂花的面,他還真不想殺人。
魯桂花正欲說話,陸曉雲忽然扶住她的手臂,沖她柔柔一笑,道:「魯媽媽,相信逸哥哥吧,逸哥哥是武林高手。」
魯桂花不理解林逸和陸曉雲在做什麼,像他們這樣的普通老百姓,和黑社會幫派作對,不就是找死嗎?
看見林逸朝自己走來,中年男子的嘴角微微翹起,一招手,那幾個拆遷工便拿着鐵鎚跑了過來。
「呵呵,沒想到你這小子倒有幾分膽量,敢管我們盛世的事。在我羅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