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龍戰婿/狂龍戰婿》[狂龍戰婿/狂龍戰婿] - 第1章 七年之期,狂婿出獄

北天市第五監區。

「林烽!」

「七年刑期已滿!批准出獄!」

隨着大喇叭一聲響起,獄所內一陣叮噹亂響,一位獄警着急忙慌的跑了出來!

「爺!」

「烽爺!!」

「快!快!快!」

獄警手忙腳亂的打開了位於第五監區最深處的唯一一間豪華牢房,對着裏面一位正翹着二郎腿看報紙的男子恭敬的一拜說道:「烽爺!您終於可以離開了!」

林輝向下收了收報紙,看着此時已經在自己牢房門口站成兩排的監獄犯人。

不急不忙的喝了一口飄着香氣的上等好茶緩緩說道:「五年前,葉戰天被軍區緊急調走,不久後,就傳聞他孤身一人進了敵軍大本營……」

「三年前,蕭北陽越獄出逃,至今也沒抓到他,不過聽說鄰國多了一位封號北陽的鎮國戰神……」

「一年前,李正乾豪擲十億,以全部身家換了一條命,那時跟我立下豪言,要將北天的錢一分不少的握在手裡……」

「如今,我林烽走的倒也算是平平淡淡。

說著,林烽站起身來,將報紙踩在腳下,上面頭條上赫然刊登着一條爆炸性新聞。

北天市萬源集團再獲上億投資,踏入北天企業十強之列!

萬源集團董事長趙天恆之子趙輝將在下月二十一號與西城集團千金陳靈語訂婚!

想到趙輝,林烽森然冷笑。

當年,金陵林家一朝破產,家滅人亡,僥倖存活的林洛冰帶着林烽逃到了北天市,無依無靠之下露宿街頭,幾近餓死。

後來林烽受恩入贅唐家,妻子唐雅身姿婀娜,貌美如花,在北天市也是數一數二的大美女。

趙輝對她覬覦已久,長期以來威逼利誘,甚至當著林烽的面動手動腳。

一次「偶然」的發生,唐雅被人下藥迷昏,送到了趙輝的床上。

趙輝為了尋求刺激,給林烽打了電話,告訴他,他的老婆就在自己的床上,酒店就是他家附近的龍庭大酒店……

趙輝一邊脫着衣服,一邊打着電話,這刺激的感覺讓他無比受用。

因為他知道林烽就是一個廢物軟蛋,做了上門女婿卻根本守不住自己的老婆。

即便林烽知道自己要送給他一頂很大很大的帽子又能怎麼樣?即便林烽他聽見那歡愉的聲音又能怎麼樣?!

他敢放一個屁嗎?!

可是這一次,林烽徹底爆發了,他提着刀瘋了似的趕到了趙輝開的房間。

在趙輝就要扒光妻子衣服的那一刻,他一刀狠狠捅了上去,被人欺負慘了的老實人急眼了……

「趙輝,你當年硬是找律師給我判了一個死緩,為的就是讓我受足痛苦之後死去,那時每日遭受刑犯與獄警的欺辱毒打,日復一日!」

「呵呵呵,卻沒想到我終有貴人相助,如今七年刑期已滿……」林烽一聲冷哼,一步邁出。

牢房兩邊,數百位刑犯轟然跪倒在地。

「恭送我王出獄!」

「恭送我王出獄!!!」

林烽看着監獄外面熱烈的陽光與新鮮的空氣,微微一笑。

從此之後,我林烽所過之地,皆是王土!

率土之濱,皆是王臣!

走到監獄門口,林烽抬眼望去,寬闊荒涼的地界上呼啦啦突然出現了一群黑衣人,凶神惡煞。

「林烽?!呵呵,歡迎你出獄!我們就是你的見面禮!」

一語說罷,黑衣人抽出砍刀,一擁而上。

林烽淡漠的看着來人,左手微微一抖,手中銀針蓄勢待發。

「哧!~」

「誰敢動手!」

一聲怒喝,只見一位身着奢華西裝的青年男子翻身下車,隨手一槍射穿了衝到最前端的那名黑衣人的腦袋!

乾淨!

利落!

所有在場的黑衣人傻眼了,有槍?!

什麼來頭?!

一群黑衣人不敢再莽撞上前,忌憚的看着青年男子,他們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隨後他們驚掉了下巴,滿臉的不可思議!

「恭迎我王出獄!正乾來晚了!」

李正乾單膝跪地,面色激動的看着林烽,林烽點了點頭,一把拉起李正乾,舉目四顧。

「她,沒有來嗎?」

李正乾微微一怔,苦澀的搖了搖頭說道:「他們一家,在等您過去……辦離婚!」

林烽看了眼不遠處捲起的煙塵,搖頭笑了笑說道:「我欠她的,這婚還不能離。

「都殺了吧。
」林烽若無其事的揮了揮手,一眾黑衣人頓時瞪大了眼睛,面色猙獰!

「找死!」黑衣人大哥勃然大怒,再次舉刀上前瘋狂大喊。

「給我殺!他有槍又能如何?!兄弟們,給我把他們剁成肉泥!三百萬就到手了!」

「殺!」

林烽全然不在乎,打開車門坐了上去,李正乾反倒是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抹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