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龍帝少》[狂龍帝少] - 第1章

「老婆,辛苦了,來,泡個腳!」
梁詩雨一回到家,葉北陽便端着一盆熱水走了上來,臉上掛滿了笑容。
然而梁詩雨卻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地道:「葉北陽,我有事和你說。」
「嗯,你說。」
葉北陽小心翼翼地放下熱水盆,剛準備去給梁詩雨脫鞋,卻被她一臉嫌棄地踢開了。
葉北陽尷尬地在自己身上擦了擦手,對於梁詩雨的冷落,他早就習以為常。
「我們離婚吧!」
梁詩雨斜倪着葉北陽,臉上沒有半點緊張與不安,反而帶着一絲戲謔。
葉北陽臉上的笑容頓時僵硬了幾分,雙手不知所措地交叉在一起,努力維持着臉上的笑容:「呵呵,老婆,你開玩笑的吧,怎麼說離就離啊……」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梁詩雨打斷了。
「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這……」 葉北陽的雙手不由得攥緊了,心中的燥意如潮水般湧上心頭。
梁詩雨站起身,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趾高氣揚地道:「你聽好了,我釣到了一個豪門大少,你給人家提鞋都不配,為什麼不甩了你?」
「什麼?」
葉北陽腦海中轟隆一聲巨響,彷彿晴空霹靂一般,讓他半天沒回過神來。
但梁詩雨那冷漠的表情,和決絕的神態卻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是……是誰?」
葉北陽雙目猩紅地盯着梁詩雨,銀牙緊咬,似乎說出這一句話,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
「怎麼,你這窩囊廢,還想去找他麻煩?」
梁詩雨看着葉北陽冷笑連連,似乎篤定了他沒這個膽量。
「說!」
葉北陽再也忍不住怒吼起來,慘白的面龐漲紅起來,脖子上青筋暴起。
這是結婚三年來,他第一次吼梁詩雨!
梁詩雨被葉北陽的吼聲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冷靜下來後頓時怒不可遏。
這三年來,葉北陽在自己面前一直溫聲細語,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今天竟然還敢吼自己了。
簡直是要上天了啊!

她上前一步,氣勢洶洶地道:「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我告訴你又如何,他就是趙氏集團的副總裁趙言!」
「是他?」
葉北陽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深吸一口氣,死死地盯着梁詩雨道:「你難道不知道,趙言他就是個混蛋嗎?
你知道他糟蹋過多少姑娘嗎?」
「呵,那不過是那些狗仔媒體為了吸人眼球,故意抹黑他罷了!
!」
梁詩雨冷笑道:「趙少可是趙氏集團的副總裁,年薪千萬,而且是趙家下一任家主最有力的競爭者!」
「他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哪個女人不想和他扯上點關係?」
「你以為人人都像你似的?
什麼都不會、什麼都沒有,整天除了洗衣做飯,就是拖地搞衛生,一無是處,連只母蒼蠅都恨不得離你遠點。」
「要不是那老不死的逼着我嫁給你,你以為我看得上你?
現在那老不死的終於快不行了,我何必再遷就你?」
葉北陽聞言,體內氣血上涌,呼吸逐漸變得粗重起來。
梁詩雨喋喋不休道:「還有,那老不死的還說你是什麼潛龍,總有一天會飛龍在天!」
「我呸!」
「依我看,你就是一隻癩蛤蟆,這輩子都只配呆在臭水溝里!
!」
梁詩雨越說越起勁,直接將葉北陽貶到了泥巴里。
她的話音一落,門外便響起了一陣清脆的掌聲。
「說得好,說得太好了,哈哈……」 葉北陽扭頭看去,只見一個穿着藍色西裝,打扮得人模狗樣的青年,大步走了進來。
「趙言,是你!
!」
葉北陽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心中的怒氣瘋狂上涌。
「呵呵,可不就是我嗎?」
趙言輕笑一聲,貼近葉北陽,壓低聲音說道:「我聽說這三年來,你連她的手都沒碰到,這可就要便宜我了,哈哈……」 葉北陽握緊拳頭,渾身顫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