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戀對象》[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戀對象] - 第9章 穿成渣男大少的白月光(8)(2)

冰寒和嘲諷遮了個乾淨。只可惜,溫父對她來說只是蚯蚓。而她,也不會成為誰的獵物。

……..

溫言脫光了全身的衣服,連帶着在溫父面前的偽裝也一併卸下,舒服地躺在霧氣氤氳的大浴缸里思考今天發生的事。

程然行為的矛盾….夜寒的懷疑…..

雖然她這樣一個身處鬥爭之中的人,覺得一切並不像原文里描述的那樣簡單,但是就目前而言,表面上和原文發展也並無不同。

她依舊是夜寒的白月光,夜寒也的確在關注程然。

而程然除了給夜寒打了那樣一通電話之外也並沒有對她做什麼,甚至連打電話的語氣都像是被傷透了心,決心要和夜寒劃清界限,卻因為心中的愛戀忍不住真誠勸告夜寒的女人。和她在書中的形象完全相符。

除了與她提前產生交集的陸景沉之外,其餘並無不同。

想起了那個男人,溫言突然覺得臉上有些熱,可能是因為泡澡泡太久了吧。溫言甩了甩頭,將腦海里有關陸景沉的想法暫時趕了出去。

她回憶了一會,開口問小系統:「三年前的出國深造是誰的意思?」不管是程然的插入,還是夜寒的疑心,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三年前。

052調動搜索引擎,查了半晌,終於找到了答案:「是夜家父母的意思。夜家父母以考慮同意原主和夜寒結婚為條件,要她出國留學,理由是讓她具有成為夜家兒媳婦的資格。」

「當時夜家父母為了打消她的疑慮,還暗示了族中幾位長輩,讓他們告訴夜寒他們同意夜寒和原主結婚,即代表夜家鬆口的意思。原主見狀不再懷疑,於是出國了。原主和夜父夜母的交易是保密的。」

「是這樣啊….」溫言勾起一抹嘲諷的笑,「還真是一步好棋。」

果然是老狐狸,先把原主調走,再以婚約的借口把程然安排進去。反正程家已經沒落,程然最好掌控,但到底是老家族,也不至於會失了體面。

同時還能讓夜寒對原主的真心起疑,完全信賴的壁壘一破,程然又朝夕相伴,自然有機會走進夜寒的心裏,打破原來原主一家獨大的局面。

偏偏是這樣,原主還只會覺得自己得到了機會,不會懷疑夜家父母。更不用說把交易告訴夜寒。

嘖嘖嘖,真夠厲害的。

不過夜寒的愛還真是脆弱。不像是愛,倒像是一種對於他人真心,病態的依戀。

至於程然,她既然不愛夜寒,難道是想要她也得不到夜寒?可是為什麼呢?是因為那次假摔?

但是程然當時的確原諒了她,一點都不像是在說謊。程然也的確知道,失去了夜寒的依靠,對於現在的她來說,會是怎樣的打擊。

那程然的動機是什麼?

溫言想不通,只好先走一步算一步。她起身從水裡走出來。被熱水泡的有些泛紅的腳掌落在冰涼的瓷磚地面上,溫暖的水流順着溫言玲瓏有致的身體曲線蜿蜒而下。被沾濕的烏髮黏在雪白的背上,從發間隱隱能窺見蝴蝶骨的輪廓。

溫言擦拭完身體,陷進柔軟的大床上。半眯着眸子看着房頂的水晶燈。

久違的豪門生活啊……還真是讓人懷念…..

*

陸二狗(大BOSS):腦婆喜歡星星嘛~

溫言言:嗯!

052(團總):(跑調)摘下星星送給你,摘下月亮送給你,今天是個偉大日子~

陸二狗(大BOSS):…….

溫言言:…….

052(團總):(無辜臉)我唱的不好嗎

溫言言:(邪魅一笑)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溫暖了司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