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戀對象》[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戀對象] - 第8章 穿成渣男大少的白月光(7)(2)

好啊」

溫言眯着眼睛笑了一下,實則心裏在嚎叫,她只是客氣一下啊喂!你一個總裁還喝什麼奶茶啊!

052:「也不知道誰說一杯奶茶請的起的。」

溫言:「閉嘴!」

052:「又被凶了,嚶嚶嚶QAQ」

溫言認命的準備去給陸景沉買一杯,但是讓她沒想到的是,陸景沉竟然直接一隻手捧住她的左手,然後俯身過來喝了一口她捧在手裡的奶茶!

天,告訴她這不是在做夢。這是什麼展開啊!

跟這邊在風中凌亂的溫言比,陸景沉就淡定多了。他自然地起身,喉結滾動了兩下把那口奶茶吞咽了下去,然後語氣客觀的給出一道評語:「嗯,是挺好喝的。」

溫言低頭看了眼自己的奶茶,吸管上還殘留着她咬出來的牙印,和緋紅色的的唇印。溫言臉一下子就紅了,心不可抑制的漏跳了一拍。

溫言轉頭想裝作若無其事的問陸景沉,但是視線卻不由自主地看向陸景沉的唇。那兩片薄唇配合著線條鋒利的下巴,本該讓人覺得它的主人是一個冷漠且嚴肅的人。

但是現在那片唇沾上了晶瑩的液體,生生增添了旖旎的氣息。

看起來….很好親…..

溫言保證,這是當時她腦子裡唯一的想法。

「溫小姐?」陸景沉骨節分明的手指在溫言面前晃了晃,溫言大夢初醒般回過神來。「內個,我想起來我家裡還有事我先回去了。」溫言說著就起身要走,都忘了問陸景沉為什麼要喝她的奶茶。

又想跑?

陸景沉挑了下眉,伸出手來握住了溫言纖細的手腕。

溫言驚訝地回頭,發現陸景沉只是紳士地笑着,看着她:「陸小姐不介意的話,能讓陸某送你回去嗎?白天答應了溫小姐卻沒能做到,這讓陸某總覺得不安。」

說出來的話無可挑剔,像一個有修養的紳士一樣,沒有一點曖昧的意思。

溫言不知道為何有些失落,但是臉上早已調整成一副禮貌帶着距離感的神態,也像個有修養的小姐,沒有一點曖昧的意思。「那就多謝陸總好意了。」

陸景沉察覺到她疏離的態度,心裏那股煩躁又悄然浮現。

……..

上了車,溫言斜斜地靠在左邊的車門,腦子裏面想着陸景沉剛剛為什麼要那麼做。

溫言:「糰子,原劇情里陸景沉不是對女主深情不移嗎?」

052:「對啊」

溫言不解:「那他為什麼要喝我沒喝完的奶茶?」

052:「雖然我是一個聰明的系統,但是你們人類的情感實在是太複雜了,我也弄不懂。」

溫言作羞澀狀:「他該不會是喜歡我吧?」

052:「……..」

溫言也不介意052不回應,自顧自的道:「應該不是。他應該只是覺得讓我跑一趟很麻煩我,而且覺得我喝不完,不想浪費而已。」

畢竟陸景沉一直是那麼紳士又體貼的一個人。比起讓她認為她魅力大到能讓原劇情里對女主深情的反派愛上自己,溫言覺得她還是更相信前一個原因。

但是心裏其實又有些隱秘的期盼。溫言努力去忽視,卻悲哀地發現無法做到對這絲期盼視而不見。

由於剛剛吃飽又加上喝了點酒,糾結着糾結着溫言就困了。眸子不受控制的闔上,腦袋也一點一點的。好幾次差點撞上玻璃車窗。

陸景沉側頭看見女孩睏倦的樣子,唇角勾起一抹寵溺的笑。他慢慢靠近女孩,手輕輕扶上女孩的後腦勺,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毛茸茸的腦袋讓陸景沉的脖頸泛起癢意。

女孩長長的睫羽小扇子似的濃密卷翹,像一隻停駐在她眼上的黑色蝴蝶。水潤光澤的花瓣唇微微嘟起,彷彿在誘人採擷。

陸景沉看着她,想起了剛剛在長椅上,她視線露骨,緊盯着他的樣子。喉結滾動了兩下,陸景沉的視線移到了女孩水潤的唇上,黑曜石一般的眸子變得深沉,仔細看能瞧見裏面洶湧的波濤。

他當時其實沒想那麼做的,只是聽見女孩那麼親昵的叫着另一個人的名字,他就是失去了控制。

他也不清楚自己長久以來紳士有禮的偽裝,為什麼一遇上她就會一不小心化為虛無。

他總感覺,自己對女孩有一種強烈的佔有慾和親近感,深深的烙印在他的靈魂上。

陸景沉艱難的移開了視線,他怕自己再看下去會做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來,他不想嚇着她。

但是陸景沉的右手還是沒忍住,輕輕撫摸了一下女孩的髮絲。睡夢中的女孩似乎很喜歡,用頭無意識地蹭了蹭他的掌心。

陸景沉的動作登時就頓住了。他感覺自己半個身子都十分僵硬。為了避免發生些什麼,陸景沉停留在髮絲上的手還是收了回去。

女孩似乎察覺到喜歡的東西離開了,不滿的發出一聲嚶嚀。

這聲睡夢中的嚶嚀在陸景沉的耳邊響起,陸景沉喉結滾動了兩下,向右邊側過頭去,看着窗外的風景,似乎想藉此平息些什麼。

他抬起戴着銀色手錶的右手,神情無奈,捂住了那雙**翻湧的星目。

他為什麼要給自己找罪受呢。

睡夢中的溫言還不知道自己安全度過了怎樣的危險,只是自顧自睡的香甜。這種難得安穩的睡眠對於溫言來說簡直是一個奇蹟。

*

溫言言:嗯…..很好親

陸二狗(大BOSS):(黑暗臉)誰?

溫言言:(無辜)你

陸二狗(大BOSS):(搖尾巴)嘿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