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戀對象》[快穿之我竟是反派的暗戀對象] - 第10章 穿成渣男大少的白月光(9)

溫言早上睡飽了才起來,渾身舒爽的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不用996的生活就是爽啊~

只是睡的時間雖然長,卻沒有在陸景沉車上短短的幾十分鐘睡的舒服。溫言可惜的想着。腦海里又情不自禁浮現那天在車裡,陸景沉笑意盈盈地看着她,那雙薄唇只要稍一湊近就能吻住她。

溫言察覺到自己的想法,羞憤地捂住臉在被子里打滾,活像個蠕動的肉蟲子。

「叮鈴鈴——」

溫言的手機響了,是個未知號碼。她本來想着穿越到這個世界不用上班,直接就把手機靜音了。自從上次沒有接到夜寒的電話,溫言只好又把手機鈴聲打開了。

「喂,你好?」女孩甜甜的聲音里還帶着一絲剛剛睡醒的沙啞,從聽筒那邊傳來,像一支小羽毛似的酥**麻的撓在人心間。

「溫小姐,早啊」男人充滿磁性的嗓音響起,像香醇的紅酒令人陶醉。溫言幾乎一下就認出來了。

「陸….陸總?」他不會是知道自己剛剛在意淫他,過來警告的吧。溫言驚訝地微微睜大了眸子,聲音都有些顫抖,」你怎麼會有我的號碼啊?」

電話那頭的陸景沉聽見女孩認出了他,心情很好的輕笑一聲,卻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問她:「溫小姐昨晚答應了陸某一起吃早餐的,溫小姐忘了嗎?」

她…..答應了嗎?溫言回憶了一下,只覺得沒臉見人。

「溫小姐想反悔嗎?」陸景沉語氣頗有些受傷,「溫小姐要是不方便的話….」

「方便方便!」沒等他說完,溫言就一口答應了下來。她現在可是要拉攏陸景沉的,怎麼可能會拒絕他呢,更何況,她其實也很願意。

溫言抓緊洗漱,換衣服,等她一切準備好要出門的時候才突然想起來陸景沉並沒有告訴她要在哪見面。陸景沉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麼似的,打了電話過來:「溫小姐,我在你家門口等你。」

溫言聞言抓着手機,衝到窗邊,一把掀起了窗帘。獨屬於早晨的,璀璨的金色陽光剎那之間擁住了她,窗外身形修長的男人沐浴在陽光中,他站在黑色的邁巴赫旁,一隻手拿着手機貼在耳邊,一隻手隨意地插在黑色的運動褲口袋裡。

見她站在樓上看着自己,男人臉上微微一愣,隨即綻放出溫柔的笑,抽出放在口袋裡的手,向她揮了揮。

「溫小姐,早。」

「嗯,早啊,陸先生。」溫言覺得心裏一暖,輕聲對他道早安。微風帶來鳥兒的清啼,拂亂了她鬢旁的髮絲,也拂亂了他的心。

溫言下了樓,走到陸景沉身邊。深藍色的法式長裙勾勒出她纖細的腰肢,白色的蕾絲邊點綴和手上的銀色手鏈又為她平添了幾分嬌俏。陸景沉眼中閃過驚艷,紳士的為她打開門:「溫小姐,裙子很襯你。」

溫言眉眼彎彎:「謝謝,黑色也很襯陸先生。」她很早之前就想這麼說了。

陸景沉注意到了她稱呼的變化,唇角也勾起一抹笑。他聽過很多人的誇讚,或虛情或假意。但是同樣的話從溫言嘴裏說出來,卻讓他十分高興。

淡金色的陽光柔和了女孩的側臉,睫羽上落下點點碎金。似乎察覺到了他的目光,女孩的臉泛起粉色,眼瞼輕顫,琥珀般的眸子不自在的移向窗外。

陸景沉依依不捨的收回了目光。他不能讓女孩感覺到不舒服,他知道她乖順和煦的外表下一定隱藏着尖銳的利爪,明亮的眼睛時刻警惕着周圍的危險,像一隻容易受驚的小貓。要剋制,要循序漸進。陸景沉不動聲色的嘆了一口氣。

容易受驚的溫言:「糰子快幫我看看我臉上是不是粘了什麼東西,他怎麼一直盯着我看。」

「不會是眼線畫歪了吧,天啊,我就覺得今天的手感不對嗚嗚嗚QAQ。」

052:「………」我的母語是無語。它在想,長得好看的人腦子都不太好這個設定是不是同樣也適合宿主。

052:「沒有異常,可能是他覺得你好看吧。」

溫言:「嘿嘿,說什麼大實話,討厭啦~」如果溫言現在手裡有個紅手絹,那是絕對要甩一甩的。

052:「…….」它怎麼感覺自己被套路了。

052可能不知道,長得好看腦子都不太好這個設定對於系統來說似乎也能成立。

這邊的溫言眉開眼笑的,像只得意的小貓。陸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