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宿主擁有無敵金手指》[快穿之宿主擁有無敵金手指] - 第4章 公主快跑 國師追來啦(三)

紀玖準備就緒,她緩緩抬頭,對上皇帝的視線,「父皇…你是不是在責怪孩兒?」……

皇帝紀國看到紀玖這個樣子,有一瞬的神態和她的母親林月玖極為相似,便有些於心不忍,但還是拉着臉不回答。

紀玖可沒原主那麼倔,什麼事都不說清楚,其實每一次都是原主佔上風的,可她偏偏就是不解釋,於是皇帝不知道事情的經過,也就對她就越來越失望。但紀玖可不是原主,她一定要把事講明白,讓這個看似白紙一樣單純的紀葉嘗嘗她準備的「開胃菜」。

紀玖做戲就做全套,她咬咬唇,用着哭腔對着皇帝說「父皇,你都不知道事情經過就來質問責怪兒臣,兒臣心裏有苦就只能默默忍受,你只知道他們口中的兒臣又怎麼怎麼樣殘暴,卻不知為兒臣討個公道……」紀玖眼眶紅紅的,淚水在眼裡打轉就是不流下來,這樣強忍淚水比放聲大哭來的更震撼令人感動些。

「要是兒臣說…是那個婢女先在背後議論兒臣的,父皇您…您信嗎」

「這…這什麼可能」

紀玖苦笑了一聲,一滴淚划過她的面頰「我就知道…」聲音細小如蚊

但她依舊挺直腰板,眼神失望的望着皇帝「父皇,我知道你一時半會不會信兒臣,但您可以派人去查查,那婢女在背後議論皇室,議論您,以及…議論兒臣的母親……」

「她…她竟說兒臣的母親在黃泉死不瞑目…」說到這的紀玖有些哽咽。

「什麼?!」皇帝大怒,拍向桌子,「原是父皇錯怪了玖兒啊…行了行了,不哭了啊,小哭貓。」

紀玖再也忍不了,跑向皇帝的懷裡放聲大哭,讓皇帝的心裏心疼的揪了起來,紀玖斷斷續續的說到「父皇…嗝…每一次都是…嗝…她們先議論兒臣…嗝…的…555」

「是是是,父皇知道了,父皇錯怪玖兒了,父皇給玖兒賠罪好嗎?」

紀玖聽了之後慢慢平息下來,紀安輕輕給紀玖擦了擦她臉上的淚,「這宮裡的婢女太不像話了,怎麼敢這麼大膽,父皇等下就懲罰她,我們玖兒受委屈了啊,父皇好好想想怎麼補償我們的小玖兒。」

「要不這樣吧,玖兒你前幾天不是一直念叨着要出去嘛,我等會回去給你個通行證,讓你明天好好的去玩散散心,剩下的攤子給父皇收。」

紀玖看到自己的目的達到,便不再矯情,終於露出笑容「好!謝謝父皇,父皇對兒臣「最好」啦!」她特意拉長最後兩個字,讓皇帝感到愧疚,然後潛移默化的讓紀安的注意放在她身上,別老是面對紀葉,不然又天天在皇帝面前下眼藥。

——御書房

果不其然,紀安因為對紀玖的愧疚,開始着手調查關於她以前被人污衊的事情。

「夜,出來吧」

「主子,有什麼吩咐」夜是皇帝身邊的暗衛。

「去給我搜搜玖兒以前的事,還是我對她了解太少啊。」

——一柱香

「主子,絕世公主說的不錯,事實確實是每一次都是那些婢女先議論她的,故意惹怒她,導致她衝動。而這一次是最為嚴重,直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