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兄弟,我真是你妹妹呀》[快穿:兄弟,我真是你妹妹呀] - 第1章 這個角色很好看,就是這兩塊好平

「腦袋好疼」洛可一邊摸着自己的腦袋,令一邊有環顧着周圍陌生的環境,感慨道:「這穿書可真是太刺激了吧!」

「宿主,趕緊完成任務吧!」洛可腦子裡回蕩着系統的聲音。

她努了努嘴,從床上坐了起來,走到銅鏡前,仔細打量着自身的容貌,睫毛如蒲扇一般微微翹起,那杏仁眼此刻獃獃的盯着銅鏡,小巧的鼻子下是**的嘴唇,嘴唇上還泛着晶瑩的顏色,如玉的耳垂上帶着淡藍的纓絡墜,纓絡輕盈,隨着一點風都能慢慢舞動。她不耐煩的說道:「哎呀…知道了知道了,這不是還有時間嗎?」

她叫洛可,是一名新晉的穿書使者,至於她怎麼會幸運的成為穿書使者呢?只是因為她的哥哥才是那名真正的使者,在幾天前她哥意外失聯,但對於哥哥三天兩頭失聯這件事她早已習慣,只是這名叫系統的玩意兒卻鑽入了她的腦內,說是哥哥穿書做任務出了意外,現在記憶已經完全消失了,若是再不讓他恢復記憶,一年後他哥就完全融入到這書內的世界之中再也無法回到現實世界裏,而拯救他的重任很快就落入了他最親的人——那就是洛可,但穿書任務也是時時發佈,作為穿書使者是強制性接受任務的,所幸只能邊做任務邊找哥哥,順便拯救他的記憶。

系統:「當然啦,宿主不能直接跟原宿主說明自己的來歷,那樣會讓他陷入混亂,只能做任務的時候慢慢引誘他去回憶你們現實世界裏的美好。」

「知道了知道了,」洛可擺了擺手,很是不耐煩,她摸了摸自己的臉蛋,這吹彈可破的肌膚!天哪,這人到底是如何保養的,皮膚真的是太好了,這觸感,慢慢的她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身體時,終是將手伸向了自己胸前根本不突出的兩塊,「這個角色美是很美,就是感覺少了點什麼?」

這兩塊怎麼平的離譜?

她疑惑的再仔細看着這張臉龐,很美,是女的沒有毛病,可是…她咽了咽口水,掀開了自己的褲子…

「啊啊啊啊啊!!!」

「怎麼了?小姐!」一名婢女聽到了洛可的慘叫聲慌忙走了進來,只見洛可瑟瑟發抖的在床上用被子裹着自己,嘴裏還一直在趕着她離開,主人的命令,他們下人定不敢違背,只能悻悻的離開了房間,但過於不放心,她已急匆匆去找夫人了。

最終她還是被迫的接受了這個身份,「不是…不是…我這麼一個黃花大閨女,然後你給我穿成男的?」

「之前我是跟着你哥哥的系統,這臨時換了個女生,失誤也是正常的,何況這名男子叫上官雅,本身就當成女孩子來養。」

洛可嘆了口氣,想離開也是不可能的,她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只能默認了自己少女心男兒身這件事,「把這人的內容給我發過來。」

「好的,宿主。」

一陣記憶畫面直接躥入了洛可的腦中。

上官雅,在書中是男二號,有一個孿生哥哥叫上官陌,一開始因為落水事件,皇上二話不說直接將她賜婚給了男主凌子軒,而凌子軒一直愛慕公主清秋,就是女主,女主也一直仰慕男主,於是女主便經常以來和上官雅嘮嗑為由,在男主府上走動,而上官雅因為和男主沒有絲毫感情,當然啦,沒有斷袖之癖的男生應當也不會和男主有感情的吧?,所以下人曾欺凌過女主,但凌子軒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導致下人們更是為所欲為了起來,而女主也在這個時候經常幫助和安撫上官雅,於是他愛上了女主,為得到女主各種作妖,以至於後面女主發現了上官雅的真實性別後,上官雅便以欺君之罪入獄凌時處死。

「哇靠!這不就是盛世白蓮花嗎?」洛可看着這劇情,就對女主做出了如此的判定,「這就老套劇情,要麼盛世白蓮花要麼大聖母做女主唄,還有這個男主,下頭男,tui!」

系統:「是的沒錯,因為讀者的訴求,所以您需要改變書中上官雅的命運,不能讓他這麼死去,只要您能活到大結局,就算任務完成。」

「大結局嗎?不就是那個什麼男主輔佐三皇子登基不就是大結局了嗎?」洛可思考片刻,「不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