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流放:帶着農科院和老爹穿越去墾荒》[開局流放:帶着農科院和老爹穿越去墾荒] - 第8章 情敵不好惹

    再度啟程趕路的時候,整個隊伍都安靜的可怕。

    押解的官差有意拉長這種折磨,河套府近在眼前卻不讓大家直接進城。

    愣是在城外繞道而行。

    「這是要去北門?」

    人群中發出的聲音引發了一陣騷亂,那矮個子官差的鞭子當即抽到那人身上,「就你能耐,比別人多長了一張嘴?」

    胖官差笑吟吟的解釋,「咱們這也是為了帶着大家熟悉河套府的環境,也是一片好心吶,唐大人您說呢?」

    唐安淮知道一個詞叫黃鼠狼給雞拜年,他才不相信這些官差古道熱腸,只是人在屋檐下哪能太強勢。

    「這是自然,辛苦幾位大人了。」

    這一番客氣落在其他人耳中別是一番滋味,「呸,虧得你還是兩榜進士聖上欽點的探花郎,竟是向這小人卑躬屈膝沒有半點文人風骨。」

    那青年堪堪說完,官差的鞭子已經招呼在他身上。

    皮鞭抽在身上痛得人渾身戰慄,那青年愣是沒發出聲來。

    這倔強模樣更是激怒了那矮個子官差,鞭子抽得人皮開肉綻。

    這是在殺雞給猴看!

    唐詩正想着,眼前忽的一黑,原來是唐安淮捂住了女兒的眼睛。

    雖然知道女兒並非看起來這麼年幼無知,但這種血腥畫面還是少看些為好。

    那矮個子官差罵罵咧咧的抽打了一頓,覺得手腕有些酸痛這才消停下來,「原地休息一刻鐘,等你們收拾妥當了再從北門進城,省的讓河套府的人看你們笑話。」

    看似好心的讓大家休整一番好從容進城,實際上這一路流放原本養尊處優的一群人,如今都狼狽不堪,註定了要被圍觀被評頭論足,哪有什麼顏面在?

    唐安淮細聲說道:「這是在挖坑呢。」

    之前李家三郎串通一群人的逃跑讓官差們動了殺心,如今又設下陷阱看還有沒有人要逃跑。

    官差們以逸待勞,早就算計好了一切。

    唐詩看着那坐在馬車上吃着肉脯的官差,「真是個吃人的時代。」

    可不是么。

    享受過自由的人才知道三座大山的可怕。

    如今卻也只能徐徐圖之,努力讓自己過得稍微好一些,畢竟他們父女現在的身份是流放犯。

    唐安淮微微錯過身去,遞了一盒牛奶給唐詩。

    這盒牛奶是在他的隨身空間里找到的,「慢點喝,不急。」

    遠處,唐三爺看到用自己給女兒遮擋日頭的兄長,臉上無不是嘲弄,「大哥可真是舐犢情深,這麼疼四丫頭,可惜一個丫頭片子讀再多的書有什麼用?」

    唐老太聞言瞥了一眼沒說什麼,只是眼底籠罩着層層陰霾——

    就為了這麼個不能傳承香火的丫頭,害得全家這般吃苦。

    早知道這般,當初她就該心狠一些。

    趁着四丫頭病重要了她的命!

    休息的時間轉瞬即逝,這次沒有人敢逃跑,官差們像驅趕牛羊一樣,吆三喝五的趕着犯人們往北門方向去。

    走了大約半個時辰,終於看到北城門的影子,還沒等眾人欣喜,只見遠處塵土飛揚,一群人騎着馬朝他們飛馳而來。

    「這不會是外族人吧?」

    河套府地處大魏朝西北一隅,地形狹長宛如勺子一般,北接羌族,南連吐谷渾,往西則是三家分治後近百年來發展出的西域各方勢力,都形成了小小的西北邦國。

    三面環敵又多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