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流放:帶着農科院和老爹穿越去墾荒》[開局流放:帶着農科院和老爹穿越去墾荒] - 第3章 隨身空間金手指

    正在抽鞭子的胖官差聽到這話笑出聲來,一下子沒了力氣,想起唐安淮的話更是忍俊不禁,「我說老太太,都流放河套府了咱就別擺架子了。」

    他打的累了也懶得再打,瞧着地上打滾的小胖墩又踢了一腳,「再敢當著我的面撒潑,看我不打死你!」

    瞧着胖官差去樹蔭下歇着,薛氏連忙過來把寶貝兒子搶走,「要是我們唐家絕了後,大哥你就是千古罪人!」

    好傢夥。

    說的你們唐家能傳承千古似的。

    都是書裡頭的紙片人,嘚瑟什麼呀。

    唐詩吃了白麵餅子喝了水,這會兒有了一點點力氣吐槽,「先活着到河套府再說。」

    這一句活着讓薛氏渾身一顫,手一松竟是把兒子摔在地上。

    昏死過去的小男孩被活活摔醒過來,明明挨了好些鞭子的人腿腳倒是靈便的很,凈往薛氏小腿上招呼,愣是把這婦人踢倒在地。

    薛氏不但不生氣,還激動的抱住兒子,「小寶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說著恨恨地看了眼唐詩父女倆,彷彿要不是他們自家兒子才不會挨打。

    唐詩懶得搭理腦子不清楚的薛氏,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這封建社會可真是吃人啊。

    唐安淮見狀也是皺着眉頭,這孩子可真是沒教養,長大之後還得了。

    作為農科院的畜牧專家,唐安淮一直在農業大學授課,課堂上不止一次告訴學生們不僅要掌握知識,還要學做人。

    唐詩是自家老爹的關門弟子,自然清楚老唐同志這會兒在想什麼,她把剩下那半張白麵餅子塞到老唐同志手中,「爹爹,吃點東西。」

    唐安淮的注意力轉移,小心的撕了塊餅子細嚼慢咽。

    「話說老爹,當時大棚里就咱倆是吧?」

    原本還該有個碩士生一起去的,不過那小姑娘感冒高燒,唐詩知道後讓人去醫院打針拿葯,也算陰差陽錯救了師妹一條性命。

    唐安淮想了想,鄭重提問,「豬會穿越嗎?」

    他們那個蔬菜大棚外面還養着幾頭豬蓋了個廁所,平日里供應沼氣池。

    當時沼氣池爆炸牽連到他們父女,那沼氣池旁邊的豬……

    唐詩稍有些遲疑,「烤乳豬穿越了應該也是死肉一塊吧?」唐詩正說著忽然間覺得哪裡不對勁,她小心地看了眼手裡,瞧到那焦黑一片的肉時,唐詩連忙收起手,小聲說道:「好像真的有烤乳豬。」

    唐安淮看着那烤成了黑炭的豬肉,他覺得烤乳豬受到了侮辱。

    「這是咱們的金手指嗎?」

    唐詩想了想,「我再試下。」

    下一秒,出現在手心裏的是一個西紅柿。

    果然如此。

    他們爺倆雖然連記憶都沒有的穿越了,但老天也好歹給點了金手指——

    隨身空間,而且這隨身空間好像還是那個蔬菜實驗棚。

    「老爹,我總覺得好像忽略了什麼。」

    沼氣池爆炸前,實驗棚里還有……

    「小二黑。」父女倆異口同聲道。

    好在唐家其他人都已經遠離唐安淮唐詩父女,不然聽到這話肯定會察覺到不對勁。

    沒見小二黑的蹤影。

    唐詩慶幸之餘又有些擔心,「咱們都沒了,也不知道小二黑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