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九份婚書》[開局九份婚書] - 第2章

第2章

小女孩兒已經這般可憐了,可那對母女卻並沒收手的意思。

「雪兒。」

齊雪的母親趙雅芝叫了聲,在將一瓶硫酸遞給齊雪後還向她使了個眼色。

齊雪當即會意,露出一抹陰毒笑意後便接過來後,一邊狠踢着小女孩兒一邊道:「別給我裝死,把頭抬起來!」

「耳聾了是吧?抬起來!」

再又狠踩了兩腳後,女孩兒哭着剛抬起頭,齊雪手中那一整瓶硫酸便一股腦全潑在她臉上!

視頻到此戛然而止,而林墨雙目也已變得一片血紅!

五年來,自己的親妹妹過的就是這種暗無天日,宛若煉獄般的生活?

緊接着,一股滔天煞氣再也不受抑制地從林墨體內徹底爆發!

那股威勢,令身為江陵首富的陳三省都有些心悸。

「林小神醫,你先別動怒,這視頻也是我偶然所得,說不定其中的女孩兒並非是您要找的人呢。」

不是?

怎麼可能不是!

那股與生俱來的血親之感完全騙不了人!

「告訴我,那個叫齊雪的是什麼人,現在哪裡!」林墨嗓音都變得有些沙啞,低吼問道。

「我得到視頻後就曾調查過這個齊雪,並不算什麼人物,可卻是江陵秦家的表親,平日里仗着和秦家的關係在外張揚跋扈,還自詡上層人士。」

「江陵秦家?」

林墨劍眉一豎,這秦家,和自己要去退婚的秦家該不會是一個吧?

於是立刻問道:「你所說的秦家,是不是有個女兒叫秦若彤的?」

「嗯,是啊。」

陳三省下意識地點點頭,隨即又詫異地看了林墨一眼:「這秦若彤可是江陵出了名的大美女,林小神醫你認識?」

「不認識。」

林墨眼中冷芒更甚,在要了那齊雪家的住址後就要離開。

「林小神醫留步!」

陳三省連忙叫住他,道:「齊家這些年靠着秦家的表親關係賺了不少錢,住的別墅安保級別頗高。」

「正好陳某在那裡也有棟別墅,為避免不必要的衝突,不如我讓司機送您過去吧?」

「而且您初來天海怎麼著也得有個落腳的地方,這是別墅鑰匙,回頭我就把那棟別墅產權過您名下。」

面對如此盛情,林墨稍猶豫了下後接過鑰匙。

「多謝了,此番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陳三省連連擺手:「您可別這麼說,當初要不是您回春妙手我怕是早見閻王了,這些可報不了救命大恩之萬一!」

「往後有什麼用得着陳某的地方只管言語!無論什麼事陳某都定當全力以赴!」

……

半小時後。

陳三省的司機驅車來到一棟別墅前,林墨剛一下車就聽到陣陣犬吠與細微的啼哭聲。

聞聲望去,在昏黃的燈光照射下,見到別墅旁建了一座狗窩,其內還依稀能看到一個緊蜷着身子的小女孩。

是,是她!

就是自己苦尋了五年未果的親妹妹!

林墨一時激動的熱淚盈眶,正想衝過去把女孩兒報出來看清楚些時,犬吠聲突然變得暴躁起來!

「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