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三休夫》[郡主三休夫] - 【本公子劫財不劫色】

夏末時節,野外已經漸漸沒了蟲鳴蛙叫,越往林子深處去,周遭的寂靜和黑暗便越發的明顯了。

瑤瑤小心翼翼掀起車帘子來,藉著車夫的燈,依稀能看出這片林子的蕭條來。

其實也不知道要往哪裡去,只是就想離開那座宅邸而已。

穿越到這個陌生的國度已經三年了,真正算起來,這是第二次離開穆府出遠門。

她的丈夫,月國流落民間的王爺,天下第一富商,而她,百納的郡主。

三年前,穿越而來只同夫婿相處了短短一個月,他陪她回娘家,那一個月里,在那七歲女兒面前相敬如賓,在私底下卻是連正眼都不看她一眼。

這段婚姻的背後究竟藏着什麼秘密,當年軒王妃為何會賜婚?

三年來她怎麼查都查不到,找真相,找被藏起來的女兒,甚至找他的行蹤。

卻什麼都沒找到,三年了,他要她當個有名無實的妻子,當個穆府的擺設。

想必真正的端木郡主也做不到吧,何況是她,一個在現代已經有未婚夫的人了!

即便回不去,亦要從新開始自己的生活。

周遭寂靜無比,只有車輪的軲轆聲。

瑤瑤索性掀起了車帘子來,倚着門上,同車夫聊了起來。

「小六子,這還有多遠能到鎮上?」瑤瑤懶懶問道。

「主子,快的話,明日一大早就能到了。」車夫樂呵呵回答道。

「那你快點!」瑤瑤交待道。

「主子,不是馬快不快的問題,是這林子最近不那麼安全,經常出現剪徑賊人!」小六子如實說道。

「那你小心點。」瑤瑤有些慌。

「主子放心,遇上什麼盜賊我都對付得了的!」小六子大聲說道,彷彿是給自己壯膽一樣,聽得瑤瑤又是急急掀起車帘子來,厲聲訓斥,「這麼張揚,真把盜賊引來了,看你怎麼辦!」

然而,這話音方落,只見前方冷光便閃過,馬兒頓驚,一下子揚起了前蹄來。

幸好小六子抓得緊,否則真得落下車去了,而瑤瑤早就給滾到了車裡,撞得一身是傷。

這冷光,在黑壓壓的草叢裡閃過,先是一道,隨即越來越多。

瑤瑤躲在車裡,早就看清楚了,怕是草叢裡躲着都是持大刀的搶匪吧。

「主子,看這樣子,來人不少!」小六子說道,那賊亮賊亮的眸中里掠過了一絲狠絕。

「你對付得了嗎?」端木瑤瑤一臉擔憂。

而這時候那群搶匪們已經紛紛從黑暗裡走了出來,為首的一人是一臉絡腮鬍子,直視小六子,囂張道:「還不滾!」

小六子冷哼,一個凌空翻身,落在眾人面前,大聲道:「都瞎眼了嗎?也不看看這是誰家的車!」

強盜首領大笑道:「正是看了你是穆家的車!」

穆子寒出行向來低調,神出鬼沒,身份亦是隱瞞,因而天下人皆知曉穆府是天下第一富,卻鮮少見過穆府的人出行。

「知道是穆家的車還不讓道!端木王府和寒王府是你們惹得起的嗎?」小六子厲聲,算是把靠山全給亮出來了,女主子是端木王府的郡主,而男主子是月國的王爺,月國軒皇早已賜了寒王頭銜,並在月國也賜寒王府。

「老大,看樣子連這小子也不能放過了,萬一回去告狀我們豈會要被滅了寨子!」一旁一個大漢連忙提醒。

首領一下子緩過神來,驟然厲聲,「給我上,一個不留!」

小六子頓時取下車上的長槍,獨自一人擋在車前。

很快,眾人持刀撲來,便廝殺成一團了,小六子的武功還算不錯,勉強能擋得住。

瑤瑤躲在車裡,雙手緊緊拽着衣角,她的武功可一點都不濟。

車外兵器交接聲音,拼殺聲,小六子的怒吼聲,聽得她心一直顫着,咬牙,心一恨,便掀起了車簾來,下了馬車。

驟然,廝殺停止了。

眾人齊齊看了過來,真是好個嬌美的娘子啊!

然而,更讓大夥目不轉睛的是瑤瑤拿在手上的那一大疊銀票!

「主子,你回去!」小六子大喊,一臉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