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醫柳妃:冷麵殿下聽令寵》[軍醫柳妃:冷麵殿下聽令寵] - 第4章 別有用心(2)

赫連瑾離開石室之後找人將柳執初送回了房間。
柳執初的傷勢不重,但卻一直昏迷不醒,李管家找了大夫給她診治,卻也沒查出什麼毛病。
肩膀的傷口處理妥當,也給餵了湯藥,人卻遲遲沒有醒來的跡象。
柳執初醒來已經是三天之後,她睜開眼,看到一個陌生的女子。
身穿綠色長裙,頭髮盤成髻,插着一根玉釵,略施粉黛,長相普通,氣質卻非凡。
您終於醒了。」
女子開口,沒有半分喜悅,奴婢叫秋蓮,是來伺候夫人的。」
赫連瑾派你來的?」
剛剛醒來,柳執初的聲音有些沙啞。
秋蓮點頭,以後奴婢就是您的貼身丫鬟,您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吩咐奴婢去做。」
柳執初沒有說話,秋蓮表面雖然恭敬,卻跟月芽一樣看不上她。
在秋蓮的照顧之下,柳執初漸漸好轉。
這天清晨,柳執初執意要帶着秋蓮去池塘邊散步,臨近水邊,柳執初假裝摔倒,推了一下秋蓮,眼看秋蓮要落入水中,她一個靈巧轉身,回到了岸邊。
柳執初心中明了,秋蓮身手不凡。
看來赫連瑾對她心存疑慮,刻意安排秋蓮來監視她的。
也罷,赫連瑾怎麼做都不會影響到她,等她適應之後,自會找到出路,到時候她跟赫連瑾就是天涯陌路不相逢了。
夫人,您沒事吧?」
秋蓮心中不悅,表面仍舊恭敬。
柳執初搖搖頭,沒事,回去吧。」
剛回到院子,柳執初的眼前就衝過來一個身影,猛然的跪在她的腳邊。
小姐,奴婢知錯了,您就饒了奴婢吧,讓奴婢繼續回到您身邊伺候您吧。」
月芽不知如何從柴房中逃了出來,跪在柳執初的面前求饒。
柳執初冷冷的看着她,向後退了一步,嫌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裙擺,我的問題你知道答案了么?」
奴婢,奴婢不知道。」
月芽心有顧慮不敢說,但是奴婢保證,以後一定盡心儘力伺候小姐。」
不需要了,我已經有丫鬟了。」
柳執初看了一眼秋蓮。
月芽愣住,隨後便哭訴道,小姐求您看在奴婢伺候您十幾年的情分上,就讓奴婢回到您身邊吧,奴婢真的知道錯了。」
呵呵。」
柳執初冷笑,低眸看着月芽,本不想揭穿她,奈何她如此不知死活,情分?
如果我沒記錯,從小你就唆使我闖禍,我每次挨罵受打你都不在身邊。
就連我對太子做的那些荒唐事,也都是你的功勞吧,你說這個恩情我要怎麼還?
殺了你,還是賣去窯子?」
柳執初,你敢!」
聞言,月芽徹底爆發,不再偽裝,你這個蠢貨怎麼突然變聰明了?
可惜,你已經知道晚了,哈哈哈,蠢貨就是蠢貨,你能把我怎麼樣?
你敢動我一下,將軍府不會放過你的!」
柳執初看着月芽醜惡的嘴臉,勾唇冷笑,你看我敢不敢動你,秋蓮給我掌嘴,不過癮不能停!」
秋蓮領命,一手控制住月芽,另一隻手掌嘴,沒幾下月芽的臉就腫了起來。
起初她還叫囂,漸漸的只剩下哭訴和求饒。
柳執初聽得心煩,便示意秋蓮將她趕走。
此次昏迷之後,柳執初越發覺得身體有些異樣,想到月芽的行為,她知道自己是中毒。
而且年歲已久,如果再不解毒,怕是會一命嗚呼。
將軍府的人是有多恨原主,竟然對她下如此重手。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