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醫柳妃:冷麵殿下聽令寵》[軍醫柳妃:冷麵殿下聽令寵] - 第4章 別有用心

第4章別有用心幻覺?
她不禁疑惑,她是怎麼了?
幻聽之後還有幻覺!
她順着氣味一路穿過花園,在假山的後面發現一個小路,她走進去,七拐八扭之後看到另一扇半開着的石s門,柳執初由於了一下,輕聲走了進去。
石門後面的路很窄,兩邊的石壁掛着水珠,她小心翼翼的通過。
空氣中的氣味越來越濃,她蹙了蹙眉,繼續往裏面走。
赫連瑾?」
石室內,赫連瑾雙目緊閉的躺在冰床之上,除了空氣中濃郁的氣味,柳執初感受不到任何活人的氣息。
柳執初快速走到病床面前停住的腳步,伸手試探他的氣息,不知他是死是活。
微弱的呼吸,微弱的心跳,赫連瑾整個人猶如冰封一般。
赫連瑾!」
柳執初搖晃着他的身子,寒氣從指間傳來,她不禁哆嗦一下。
醫者本能,柳執初開始對赫連瑾進行搶救,可他的呼吸越來越弱,似乎有什麼堵在他的胸口一樣。
柳執初跪在冰床上,用力按壓着他的胸口,同時給他人工呼吸。
隨着柳執初的動作,赫連瑾的狀況逐漸好轉,就在她再次對他人工呼吸的時候,赫連瑾忽然睜開雙眼。
鷹眸充斥着殺意,爆喝一聲,你幹什麼!」
柳執初嚇了一跳,整個人從冰床上翻下來,跌坐在地上,不等她回過神,赫連瑾已經起身,抽出腰間軟劍,劍尖直逼柳執初的咽喉。
赫連瑾,你瘋了!」
柳執初大叫一聲,想要躲避,卻還是晚了一步,軟劍刺過她的肩膀,鮮血瞬間便染紅了她的衣袖。
柳執初,誰派你來的?
有何目的?」
赫連瑾眉頭緊鎖,臉色依舊蒼白,卻多了一抹不容忽視的殺意,這裡是他療傷的地方,除了他的親信沒有人能夠進來。
更何況柳執初的轉變實在太過蹊蹺,明明迷戀太子到投河的地步,醒來卻又一副要跟他過日子的樣子,很難令他不懷疑。
加之她剛剛的舉動,想跟他生米煮成熟飯?
不管怎麼想,柳執初都很讓他疑心,絕不能留!
你沒事吧,赫連瑾。」
柳執初捂住自己的胸口,怒視着赫連瑾,簡直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好心救你,你居然要殺我?」
赫連瑾沒有一絲動容,再次將劍尖指向她的喉嚨,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你簡直不可理喻,我懶得跟你說。」
柳執初迎着赫連瑾的劍站起來,劍尖劃破她的肌膚,她微微蹙了蹙眉,一陣眩暈襲來,她身子搖晃了幾下,眼前一黑,再次陷入了昏迷。
看着昏迷的柳執初,赫連瑾沒有一絲猶豫,想要殺了她。
李管家突然衝進來,攔住了他的動作。
主子,不要衝動啊。」
李管家走到他面前,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柳執初,將剛剛來龍去脈講述了一遍,他不是替柳執初說話,只是不想赫連瑾一時衝動。
當真?」
赫連瑾眸里的殺意漸漸退卻,還是太過蹊蹺,她與傳聞大有不同。」
主子說的是,藥方那邊也傳話來了,說是王妃拿了幾味相剋的藥物離開,怕發生意外,詢問主子該如何處理。」
李管家擦了擦額頭的汗,繼續說道,另外,她還看穿了丫鬟給她下毒,已經將人關進了柴房。」
聞言,赫連瑾沉默了片刻,看着地上的柳執初,暫時壓下了殺念,但仍舊對她心存戒備。
先留她一命,找人看着她。」
赫連瑾吩咐道。
李管家領命,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