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醫柳妃:冷麵殿下聽令寵》[軍醫柳妃:冷麵殿下聽令寵] - 第3章 是死是活(2)

血而亡,你不要命我們要,放下手裡的東西,外行人就別來搗亂。」
柳執初將藥物拿在手裡,側眸打量了一旁跟自己說話的人,面容白凈,五官端正,唯獨眼神不正,帶着瞧不起人的傲慢。
的確是外行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也懶得跟你廢話。」
藥材都已經找齊,柳執初也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估計是受了赫連瑾的影響,整個王府的人都陰陽怪氣的。
把葯放下,藥物相剋會出人命。」
那人繼續說道,想要阻止柳執初帶走。
柳執初不為所動,勾唇媚笑,拿着裝好的藥材,越過四人身邊,闊步而出,那人本想追出來搶奪,卻被其他三人阻攔。
橫豎他們瞧不上柳執初,她的死活與他們無關,眼下要做的就是趕緊去跟赫連瑾彙報。
柳執初回到房間,看到月芽已經將飯菜準備好。
小姐,您去哪了?
飯菜都涼了,我拿去熱一熱。」
被教訓過的月芽,恭順很多,起碼稱呼上就已經有了改變。
不用了。」
柳執初淡淡開口,坐在桌前,夾菜的手忽然僵在半空,她抬眸看向月芽,勾唇淡淡一笑,你怎麼不吃?」
奴婢是下人,不能跟主子同桌而食。」
月芽行禮拒絕。
柳執初表情嚴肅,鳳眸閃爍着怒意,這樣啊,如果我命令你吃呢?」
小姐是何意?」
月芽有些不耐煩,以前的柳執初很好哄,現在怎麼變得如此難纏。
柳執初放下筷子,端起面前的菜,走到月芽身邊,抬住她的下巴,作勢要將菜強行喂到她的嘴裏,月芽臉色突變,奮力抗拒。
害怕了?」
柳執初停止動作,下毒的時候怎麼不害怕?」
奴婢沒有,小姐,奴婢沒有。」
月芽深深的感到了恐懼,不斷的求饒。
既然不是你,那是誰?」
奴婢……不知道。」
你不知道啊,那就等你什麼時候知道了再告訴我吧。」
柳執初抽出桌布,飯菜撒了一地,她視而不見,用桌布將月芽捆起來,丟進了院子里的柴房。
看到一屋子的狼藉,柳執初皺了皺眉,再次走出院落,她需要一個貼身照顧的丫鬟。
喂,那個誰,你過來。」
柳執初遠遠的看見李管家就招呼他。
聞聲,李管家走到她面前,規規矩矩的行禮,奴才姓李,王妃可以喊我李管家。」
李管家,我院子需要一個伺候的丫鬟,你給我找個機靈的。」
柳執初沒說明原因,畢竟這裡沒有真正關係她的人。
李管家面露難色,王妃,此事恐怕您得找六皇子,奴才做不了主。」
你不是管家?」
柳執初有些奇怪,這些小事還要跟赫連瑾報告?
還是請王妃去請示六皇子吧。」
算了,算了,我自己去找他。」
柳執初也不想為難李管家,擺擺手讓他離開。
沒過多久她就後悔了,她忘記問赫連瑾的蹤跡了。
在花園轉了一會兒,柳執初聞到空氣中懸浮的一絲特殊的氣息,不知為何,她對這個氣味格外敏感。
是赫連瑾。」
她心中忽然冒出赫連瑾的影子,鼻息間那股特殊的氣味越來越濃烈,她彷彿能夠隔空看到赫連瑾。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