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醫柳妃:冷麵殿下聽令寵》[軍醫柳妃:冷麵殿下聽令寵] - 第3章 是死是活

第3章是死是活月芽離開之後,柳執初盤膝而坐,本想調息靜氣,卻發現體內那股氣體越發躁動,把脈自治,柳執初決定找些藥物煉製丹藥。
誰知道她剛離開自己的院子,就遇到了李管家。
王妃,您這是要去哪裡?」
我有事情要出去一趟。」
說完,柳執初便打算走,誰知李管家卻直接橫跨一步擋在了柳執初的面前,王妃有什麼事情要做告訴奴才吧,奴才替你去。」
讓開。」
這種不被放在眼裡的感覺讓柳執初很不爽,想她當年在軍中名氣盛大,橫着走都可以。
如今在這小小的皇子府,處處受人鉗制。
再不讓開,別怪我不客氣!」
讓本皇子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對他客氣。」
赫連瑾從迴廊緩緩而來,身形瘦弱,步伐卻沉穩有力,他嘴角勾着一抹壞笑,抬手示意李管家退下。
柳執初看到他的瞬間就覺得頭疼,赫連瑾,為什麼我不能出門?」
去找太子?」
赫連瑾反問。
自然不是。」
看着他一臉的不信,柳執初解釋道,我需要一些藥材,我必須要出去。」
你真懂醫術?」
赫連瑾想到她救人一幕,再次詢問。
柳執初遲疑片刻,點頭承認,略懂一些岐黃之術,夫君若是不信,我可以替你把把脈,你面色蒼白,氣虛體弱,一看便是腎處虛弱之症啊。」
柳執初走到他面前,伸手要替他把脈,他靈巧躲避,順勢反手握住她的手腕,虛不虛試試便知。」
赫連瑾臉色忽變,柳執初說她虛?
試試?」
柳執初臉紅,雖說她常年混跡男人堆,可卻沒有談過戀愛,赫連瑾體弱多病,長相卻極為出眾,他與她只隔一指的距離,她甚至可以聽見他微弱的心跳聲,別鬧了,大白天的。」
柳執初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卻被赫連瑾緊緊攥住,娘子該盡的義務,何必在意白晝之分?」
深吸一口氣,柳執初硬着頭皮看向他,試了就可以不限制我的自由了?」
沒人限制你的自由,府里有專門的藥方,無需出去。」
赫連瑾忽然鬆開她的手,語氣帶着嫌惡,你若是想借口出去私會男人,那自是不可以。」
柳執初很是無語,沒想到赫連瑾氣度這麼小,我在父皇面前許諾會跟你好好過日子,說話算話。」
赫連瑾冷笑一聲,你的話不可信,和離的事情我會再找機會跟父皇說,藥房在中院。」
說罷,赫連瑾邁步離開,柳執初盯着他的背影,直到看不見。
她的內心更加堅定赫連瑾不一般,他的確有隱疾,但卻並非肉眼所見的那般,她一定會找到機會弄清楚的。
一路摸索着到了藥房門口,卻被小廝攔住,她說明身份之後,才被放進去。
藥房的藥品齊全,讓柳執初有些意外,她找到工具,仔細尋找着自己需要的藥材,沒有發現門口走進來四個人。
你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柳執初?」
為首的人走到她面前,輕蔑的打量着她,看到她手中的兩味藥材,內心更是鄙夷,你可知你手中拿的是何物?」
蓮心子,斷腸須。」
柳執初不卑不亢,也沒有因他的態度而受到影響。
呵呵,既然知道為何混在一起?」
兩種葯相剋,一起用會七竅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