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醫柳妃:冷麵殿下聽令寵》[軍醫柳妃:冷麵殿下聽令寵] - 第1章 不離行不行(2)

語罷,赫連瑾咳嗽幾聲,搖晃着虛弱的身體走了出去。
柳執初看着他的背影,微微蹙眉,他剛剛的動作那般矯健,完全不像是久病的人。
換了一身淡粉色的宮裝,柳執初憑藉記憶中的路線走到了大門外,赫連瑾已經上車,她在丫鬟的攙扶下上了馬車。
逼仄的車廂,柳執初與赫連瑾相對而坐,他冷銳的目光有意無意的落在她的臉上,眼神里滿是探究。
身為軍醫的柳執初,一直混跡在男人堆里,完全不將他的打量當回事,反而落落大方的回看他。
赫連瑾面色依舊蒼白,眼底烏青,看上去憔悴虛弱,身形消瘦,紫色的袍子掛在他身上,看上去略顯彆扭。
柳小姐果真是女中豪傑,絲毫不將禮義廉恥放在心上。」
赫連瑾嫌惡的看向柳執初,她**的目光讓他不悅,想到她之前做的荒唐事,內心更加看不上她。
柳執初白了他一眼,六皇子也是讓我出乎意料,損起人來一套一套的。」
剛說完,馬車突然狠狠顛簸一下,柳執初猝不及防的撞向赫連瑾,誰知赫連瑾敏銳避開,動作快到令人難以捕捉,柳執初直接摔到他原來的位置上。
馬車平穩之後,柳執初探究的看着赫連瑾,他依舊面不改色,靜靜的坐在那裡。
仔細觀察之下,柳執初驚訝的發現赫連瑾雖然外邊虛弱不堪,可他的呼吸卻中氣十足,內里剛勁有力。
哎呀。」
柳執初假裝坐不穩,出其不意的抓住了赫連瑾的手腕,四指探析其脈搏,還未曾發現端倪,便被赫連瑾一把推開。
抬眸,對上了赫連瑾冰冷嗜血的鷹眸,車廂驟然降溫,充斥着濃濃的殺氣,他對她動了殺心!
一時間,柳執初忘記了動作。
我不是太子,你最好莊重一點!」
赫連瑾恢復常態,警告道。
柳執初張了張嘴未及說話,馬車便再次劇烈顛簸,隨即停了下來。
六皇子,路上有人暴斃,我們是否繞路而行?」
車外馬夫詢問。
我去看看。」
柳執初迅速掀開車簾,不等赫連修作答,便跳下了馬車,跑到了暴斃之人的面前。
正想仔細檢查癥狀的時候,耳中突然傳來電子音,心肌梗塞,心肺復蘇。」
柳執初以為自己幻聽,蹲下身,那聲音再次響起。
的確是心肌梗塞。」
柳執初也診斷出病症,便開始給他做心肺復蘇,一下又一下,柳執初身形消瘦,不一會兒便耗盡了體力。
就在她要放棄的時候,地上人忽然有了反應,她鬆了一口氣。
救回來了,你還真是命大,你的心臟不好,以後不要做劇烈運動,要靜養,我給你說一副藥方,你每日煎服,能夠改善你的病症。」
麻利的說完藥方之後,柳執初起身,看了一旁的馬夫一眼,他可能記不住,你去寫下來給他。」
馬夫愣在原地,為難的看了看赫連瑾,見他同意,便着手去辦。
你懂醫術?」
赫連瑾疑惑的看向柳執初。
柳執初微愣,她救人心切,竟然把赫連瑾給忘了,若是被她知道自己會醫術,怕是會惹禍上身,她趕忙搖搖頭,書里看到,這個辦法會起死回生,我也是隨便試試。」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