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醫柳妃:冷麵殿下聽令寵》[軍醫柳妃:冷麵殿下聽令寵] - 第1章 不離行不行

第1章不離行不行柳執初被一陣咳嗽聲吵醒,她緩緩睜開眼,一個瘦骨如柴面色蒼白的男子映入她的眼帘,她警覺的坐起身來,卻忽感一陣眩暈。
呵呵,居然沒死。」
男子薄唇清氣,話語中滿是嘲諷,看來柳小姐還得再投一次湖。」
聞言,柳執初看向男子,眼前閃過一些零散的畫面。
身為軍醫的她,在一次演習中不慎掉落瀑布,一命嗚呼。
而此時,她卻以另一個身份活了過來——將軍府嫡女柳執初。
原主樣貌出眾,卻胸大無腦,愛慕當朝太子,一再表明心跡,為了嫁給太子,不惜下藥爬床……結果被當場抓包,更糟糕的是皇上居然下旨讓她嫁給病秧子六皇子赫連瑾。
她接受不了這個結果,新婚當天投了湖。
柳執初一陣唏噓,趕緊甩了甩頭,不想繼續看下去。
怎麼?
不願看見我?」
赫連瑾見她表情怪異,眼底划過一絲微怒,嘴角卻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你放心,我自然不願跟一個聲名狼藉的女子共度餘生。」
你什麼意思?」
柳執初側眸看向了他。
明日一早我便會入宮請旨與你和離。」
柳執初無語,剛結婚就要離婚?
她的大腦迅速轉動,記憶一片片湧現,她為了追逐太子鬧出了太多笑話,已經成了京都百姓茶餘飯後的談資。
更要命的是將軍府的人因此將她掃地出門,若非嫁給了赫連瑾,她怕是已經露宿街頭了。
況且,她初來這個世界,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倘若被趕出去,她怕是無法生存。
那個,能不能不離?」
柳執初忽然開口,眨了眨眼,希冀的看向赫連瑾。
赫連瑾有些意外,仔細的打量着她,眼神滿是疑惑,隨即,堅定的回絕,柳小姐渴望自由,我自然要遂了柳小姐心意,免得柳小姐再以死相逼。」
赫連瑾話裡帶着薄怒還有嘲諷,他一直瞧不上柳執初,這門婚事,他也不願意。
看着赫連瑾蒼白的面容,柳執初癟了癟嘴,傳言果然不假,赫連瑾就是個病嬌!
想到自己的處境,柳執初別無選擇,她挪動着身體,靠近赫連瑾,原本想要使用美人計,奈何赫連瑾冷着一張臉,讓她無從下手。
相公,你不能這般無情啊,我們才剛拜了堂,你就要狠心的將我趕出去,你的良心不會痛嘛?」
柳執初故作可憐,眼巴巴的看着赫連瑾,無論如何她都要留在這裡。
聞言,赫連瑾擰緊了眉頭,鷹眸微閃,目光猶如一柄利刃刺向柳執初。
呵,我們合適拜過堂?」
柳執初是被抬着進來,直接就送到了新房,拜堂的時候只有他一個人!
我錯了。」
柳執初低下頭,暗自懊惱自己哪壺不開提哪壺,相公若是不介意,我們可以補一個拜堂,不如就現在啊。」
說罷,柳執初起身就撲向赫連瑾,眼看就要抓到赫連瑾的衣袖之時,她卻忽然撲向了地面。
好在,她被赫連瑾揪住衣服拽了起來,她沒來得及做任何反應,門口就傳來了敲門聲。
皇上有旨,宣六皇子與皇子妃入宮覲見。」
知道了。」
赫連瑾冷冷應聲,隨後放開了柳執初,換衣服,我在馬車上等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