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難測:皇上請休妻》[君心難測:皇上請休妻] - 第七章:地陷蕭牆

 「娘親,爹爹,我疼。」沐秀秀癟嘴哭了出來,引得琴姨娘心疼地掏出帕子輕輕地給她擦拭嘴角的血。

琴姨娘正準備抬頭對沐劍巍說兩句,卻見沐劍巍理都不理她們,一甩手就進了自己的書房,琴姨娘一跺腳,急忙追着沐劍巍也進了書房,留下沐秀秀一個人。

「三妹,快回去吧,剛受了傷,容易受風寒。」沐華羲在一旁看着好笑,還不忘補上一刀。

周管家把沐秀秀扶起來,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沐秀秀捂着臉惡毒地瞪着華羲:「廢物,你給我等着!」

 華羲翻了個白眼,閑着無聊,在花園裡瞎逛。

  各種奇珍異草在園子里交替綻放,花園大到走不到頭,不知走了多久,只知道深夜裡一株曇花悄悄吐蕊,純白色的花在月下閃着動人的光澤。

  華羲是不喜曇花的,活的漂亮有什麼用,不過是一瞬間,還見不得光,和死了有什麼區別。

  「華羲。」老者的聲音在黑夜中突兀響起,緊接着樹影窸窣,月光下,偃星盤坐在一棵大樹上,氣定神閑,好像已經坐了很久。

  華羲心裏咯愣一下,他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她為什麼沒有發現?

  話雖如此,面上還是落落大方。

  「不知偃老深夜到此,有失禮節,還望見諒。」華羲向偃星行一鞠躬禮。

  「哈哈,是老夫多有叨擾,不必多禮。」偃星揮手之間,已然落到了地上。

  「偃老是來找父親的嗎?父親此時不在花園,他在….」

  「不,華羲,我是來找你的。」偃星打斷了華羲的話,擒着微笑,那日正是十七,明月雖缺一角,但皎白的好像可以擠出乳汁,直到後來,華羲也總覺得那天的笑容里,有些什麼更深的東西。

  「不知你可知道,昨日星象大盛,帝星南移,天罡易位,是為大凶。」

  「老夫夜觀星象,星流所指,便是你這沐家大院。」

  偃星那彷彿透視一切的眼神讓華羲不禁暗暗捏了一把汗。

  被發現了嗎?

  被發現了,會怎麼樣呢?把她當成異類驅逐嗎?

  她現在是個全無靈力的廢柴,要想從這個深藏不露的人手中逃走,怕是有點難度。

  「華羲…不,這副身體裏面的那個人,為什麼要到來這裡?」此話入定,兩人之間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