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玫瑰的女人》[拒絕玫瑰的女人] - 第6章 海水翻湧是草莓味

夏玫瑰的這位團友之所以知道吳明笙的身世,是因為上次在電梯碰到時,團友當時胳膊挽着的男人就是吳明笙的大姐夫。

當時吳明笙跟他大姐夫在電梯里打了照面,彼此都裝作不認識的。

本來吧!大姐夫也不見得會跟自己的情人討論吳明笙這個家族排斥人物,家醜不外揚嘛,反正各走各的道。

但情人一直念叨說:夏玫瑰搞到了一個富家公子哥之類的話… 大姐夫就隨口搭了個話:他?他沒幾個錢的。

八卦么,越挖也就越深了。於是女團友就把吳明笙的老底都挖穿了。

當然夏玫瑰對吳明笙的八卦感興趣,但越聽到後面越不忿。

她的團友調笑說:吳明笙有次開了家裡一輛車出去了,開到半路上,他小哥哥就是要用那部車,別的都不行,必須要開那一部,非得讓他開回來不可。

吳明笙不願意,不肯還那部車。還是開着車,在外面浪了一天。

他大媽是不會訓他的,都讓他爹出面訓。他爹訓他,他也不服,於是他爹停用了他的零用錢,並要求他跟他哥哥和大媽道歉。犟了半年的吳明笙,實在是沒錢花了,只能低聲下氣去給哥哥和大媽道歉,承認自己做錯了。

女團友繼續笑着說:他以前還死犟死犟的,哈哈哈哈哈哈,就這個事之後,他再也不敢犟了。沒有錢啊!玫瑰,沒有錢,寸步難行,他還犟什麼!你別以為他是真有錢人!」

夏玫瑰越聽越惱怒。

她和這群孔雀們本身就不是朋友。她就沒有看得起王曼曼這群人過,尤其是此刻這個女的落井下石的殘酷讓她非常惱怒。

於是她回擊說:「嗨,各人有各人的生活啰!管這些幹嘛呢?現在的世道就是很亂的,有些男人冒充有錢人,而有些真有幾個錢的男人,也不見得就靠譜。你忘記上次那個送你假香奈兒包包的男人了,唉~」

夏玫瑰知道此話一說,對方就會閉嘴。

果然如此。

女團友不回她微信了。

夏玫瑰盤腿坐在自己的房子里,抱着半個切好了的西瓜在那一勺一勺吃着,這時候到黃昏了。

紅日慢慢的落下去了,最後一絲兒耀眼的金色漸漸的消融了。

天地間都很寂寞。

黃昏就是非常寂寞的時刻,日與夜的交替,一天天的日子就這麼過,沒有什麼起色,而日子沒有起色的話,就要遭人嘲笑。

生活可真是個狗東西啊。

一罵到狗東西這個詞,她又想到吳明笙。

他也真是沒出息。

還這麼年輕,就這麼被人欺負?他就不知道自己出來找個事做?對了,他也沒談起他什麼學歷。但不管他什麼學歷,只要努力一點,總是可以過回有一點尊嚴的日子,不是嗎?

她簡直想把他捉出來罵一通,但點開他的微信圖像,一隻蜷縮的小貓。

她忍住了。

她忽然想到自己還比他大五歲,她不也沒找個事做嘛,她也指望別人供養自己,又有什麼臉去罵吳明笙呢?

他比自己的人生要悲慘得多。

夏玫瑰的童年算幸福的童年吧。

她外婆很愛她,外婆一直帶着她長大,母親只是協助撫育,主要是外婆帶大的。外婆的愛就已經夠暖了。

母親很美麗,父親是個海員,每個月有一些錢拿回來,生活本來就不至於很拮据,何況她母親還有情人劉伯伯。

劉伯伯有錢,他死了老婆,兒子去了國外,不打算再結婚,跟夏玫瑰母親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

夏玫瑰因為替她父親不忿,其實她父親自己並沒有什麼不忿,跟劉伯伯一度對着干,但最後還是接受了這個家庭成員,雖然關係一直不很親近,但至少他供養了她跳舞的費用和各種開支費用。

她和她母親從小出街就穿高檔母女裝,母親嫵媚,女兒嬌艷,引人羨慕。

這種供養一直到她十六歲。

十六歲那一年,劉伯伯趁着她母親不在的時候,他忽然摸她的手,用男人的迷離口吻暗示她:她比她母親更動人。

這個事情讓夏玫瑰噁心了很久。

曾有無數次的衝動想告訴母親別上他的當了,但最後因為母親望向劉伯伯的亮晶晶的眼神而算了。

她覺得她母親愛劉伯伯比愛自己多。

如果把這事兒說出來,也許於男人無損,但會傷害自己母親,所以算了。

有些時候,人假裝不知道就等於這事兒沒有發生過。

但她從此後不要母親的錢了,她只是不耐煩的跟母親說:我只用我爸的錢,就這麼簡單。

母親或者是沒想深究,或者是沒敢深究,她也一直覺得她這個女兒給外婆寵壞了,管不了,而且十六歲了,正處於青春叛逆期,讓她自己去吧,只要她不惹下更多的麻煩就是了。

但那段日子只有兩年,十八歲時她就遇到徐柏崇了,而且這兩年里都有父親的錢可以花,雖然要節儉一些,但終歸是我花我爸的錢,天經地義。

而吳明笙也是花他爹的錢,卻下作到跟狗一樣。

哎!他比她可憐

這個小狗東西,是真可憐。

作為一個感性的女人,還是一個演員。夏玫瑰在那個黃昏腦補了很多很多吳明笙八歲時候的模樣:「白白的臉,小小的身體,穿着小西裝,提着自己的小箱子,跟着陌生人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凄惶的神情… 」

唉!這該死的細膩的母性的憐愛。

算了吧。

自己都吃了上頓沒下頓,她還同情他?

自顧不暇,各安天命!

還是考慮下花孔雀團友的話的現實意義吧,吳明笙沒錢,不能跟着他,這才是最關鍵的。

於是她悄咪咪的把她朋友圈吳明笙那張照片給刪了,免得惹來更大風波。

沒一會兒,吳明笙就私信問她:「為什麼刪了我的照片?」

她回:「你讓我刪的呀!」

他問:「為什麼刪了我的照片?

他這種極其敏感的敏感又勾起了夏玫瑰的母性,她覺得:天啦!他實在是太可憐了。

於是轉個話題問他說:「對了,你讀大學時候學的是什麼專業?」

夏玫瑰對學曆本身無感。

徐柏崇是本碩清北大學的,是國內排名第一的學府。

但她根本不在乎這些東西,當年也不是因為這些東西而跟的徐柏崇。

她之所以這麼問吳明笙,是她可憐他,怕他連大學都沒有念過,但轉念一想,他爹每月有零用錢給他花,大學應該還是讀了的,大戶人家至少表面上要說得過去不是?

很快他回復說:「你不理解的專業。」

夏玫瑰問:「到底是什麼專業嘛。」

吳明笙的專業具體是什麼!通俗點翻譯大概就是:佛學。

他還沒說他是否喜歡這個專業,又或者怎麼看待這個專業,夏玫瑰趕緊跳過去了。

很明顯,他的哥哥姐姐們都不會學這種專業,他們基本選項一般是金融學管理等等實戰專業,那是以後要為公司管理打下基礎的專業,而吳明笙這種被邊緣化被排擠的人,除了每月一點零用錢外,所有的教育資源也都是縮緊的。

大房那邊根本不會給他任何這種機會。

他只能讀最無用的專業,做最無用的閑人。

夏玫瑰不再把他當成金主了,連想一想都不再有了,但那之後,她反而對他更和氣了。

落井下石不是她的作風。

當然,她也談不上善良。

假如換了她年輕十歲,那她也許根本不會搭理吳明笙。

走在馬路上,頭昂得高高的,哪管得上別人可憐不可憐?

現在她三十歲了,人一年紀大,就容易四面八方的感覺到世態炎涼,故而多了憐憫之心。

吳明笙還是在微信上罵她,在朋友圈留言說她:蠢女人,她也不生氣了,但為了照顧到他的敏感,不讓他察覺她知道了他的成長經歷,她偶爾也還是罵一罵他:狗東西。

夏玫瑰一個人生活,經常生活時鐘顛倒,睡前又喜歡喝酒。

自己隨便吃點什麼的時候就拍個照發給吳明笙,然後提醒他該吃飯了!

喝酒喝多了就發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