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玫瑰的女人》[拒絕玫瑰的女人] - 第3章 帶刺的玫瑰和狗男人

吳明笙刷宋心檸微信刷到的那個女孩就是夏玫瑰!

他一定會加她微信,除了她美麗,還有就是那組朋友圈自拍本身帶着的意味。

怎麼說呢?那是一組漂亮女孩對外散發單身信號的自拍。

夏玫瑰平常和宋心檸一起約會時,只有她們兩個的話,那她的裝扮一定是很隨便的。簡單的上衣加牛仔褲帆布鞋,化妝化的也很簡單,有時候甚至還素顏。

這是一個漂亮姑娘對普通姑娘的正常反應,簡單樸素的裝扮,顯得親切接地氣,不過分搶風頭。

但她在人多的場合,尤其是今年以來她的朋友圈的照片,那都是非常的帶着女性的誘惑的。

海藻般的長捲髮,紅唇微啟,勾人帶刺的迷離眼神,還會露出她最漂亮的鎖骨和大長腿。

甚至在吳明笙看到的那組照片中,她**了她的背。

這就是夏玫瑰這個女人非常有意思非常微妙的地方。

當時吳明笙就指着夏玫瑰的照片說:「宋姐姐,你把她微信推我唄!我把車借給你男朋友玩兒。真的。她是做什麼的?

宋心檸說:「她是舞蹈演員。」

只見他臉上閃過一絲奇異的神色,接下來他點着頭說道:「真好啊!我最喜歡搞藝術的女生了。微信推給我!」

他這句話的語調吧!也很奇特。你可以感受到他語調充滿了歡快,也可以說充滿了仇恨!

宋心檸聽着他的語調,有點擔憂,於是說:「哎,算了吧!咱們不要玩遊戲了,曾子豪也不是非要開你那個車玩兒的!」

但吳明笙那天就是磨上了宋心檸,他非要夏玫瑰的微信不可。

他以前玩過的女人不少,其中也不乏漂亮的,但好像他就是對夏玫瑰有了興趣,一直磨着宋心檸。

後來,她也考慮夏玫瑰最近這段日子每天都在哭窮,於是就把她推給他了。

因為知道吳明笙是個不靠譜的「神經病」,就又跟夏玫瑰補發了條微信:

「玫瑰,我有個朋友想加你微信,他應該有點錢,我也不太了解,但家境複雜,有點神經兮兮的,你自己考慮要不要加他?」

夏玫瑰,整晚都沒有回復。

等她回復時,已經是第二天下午快傍晚了,給宋心檸打了語音電話:

「呀,宋心檸,不好意思!我昨晚喝酒喝多了,所以沒回復你微信。真是個狗東西!剛通過他,他就直接發我一張裸背的照片問道說你怎麼賣?多少錢一晚?我把他臭罵了一頓!有幾個臭錢了不起啊!刪了!就這樣!」

作為中間人的宋心檸,聽完語音真的是尷尬的。

得虧林子夏玫瑰沒把這個事當事兒,她接着開始給宋心檸講她以前的朋友,準確說,是發牢騷:

「我給你說,那女的根本不怎麼樣,以前還給她當配角的,但人家,現在找了個金主。投資了一千萬,現在大家都巴結着這個女的。

嗨,誰有錢誰牛逼嘛,誰有錢誰是老大。

最近又排演個舞台劇,這女的有可能有機會跳主角了。跳了主角就可以認識更多的有錢人了… 」

舞蹈演員夏玫瑰有很多這樣的牢騷,作為她的朋友,宋心檸聽得心累,耳朵痛。

但那是她憤憤不平生活里的一部分。

人只會跟自己同樣起跑線的人相比。

她更美麗,甚至有可能她跳得更好,但她混得比她們都差勁。

無論是出於主觀原因還是客觀原因,那女的把自己營銷出了高價,而她卻沒有。

夏玫瑰發牢騷發了一圈後,忽然又把話題轉回了吳明笙身上:

「噯,他看起來像屌絲,也不像什麼有錢的人」。

宋心檸趕緊回答她說:「我不知道,但是,玫瑰!不管他有錢也好,沒錢也好,你真的也不要跟他深交,他很不靠譜的……」

宋心檸把吳明笙的事迹:就是凌晨在高速上發神經把女孩趕下車的事轉述了一遍。

然後她沒有意識到,她這個做法大錯特錯了。

夏玫瑰那可是一個任性的學藝術的女人啊,勇於冒險這件事情,她一定很感興趣。

一個別的漂亮姑娘都搞不定的男人。

她是對這件事產生了興趣。

何況他本人又有可能還有錢,她不正是缺錢嗎?

於是,她要重新加回他。

宋心檸枉費白天口舌!

夏玫瑰又磨半天宋心檸,最後呢,她還是把吳明笙的微信推給她了。

但她到底還是個本分人,又老實巴交的去跟吳明笙發了消息說:「玫瑰這女孩是我的朋友,任性是任性了點,但人是個好人。你可不要做出太過分的事。算看在我的面子上。」

很快吳明笙回復了一個很可愛的小貓的表情。

他說:「宋姐姐,你這樣說顯得我好像很壞一樣?我可是個好人啊!」

宋心檸白了一眼屏幕,心裏想:

「你是不是個好人,你自己心裏沒點數嗎?」

過了幾天後,宋心檸想起似的問曾子豪:「對了,吳明笙不是說要把他的車給你開嗎?車呢?」

曾子豪一臉悻悻然回答:「沒借。他說沒了,車他哥哥開走了。」

宋心檸……

這一陣子的夏玫瑰,在睡前要常常喝大半瓶紅酒才能睡得着。

她焦慮,異常焦慮。

一個表演專業的女人,三十歲了,看不到前途。

熱愛藝術、熱愛表演的人,有很多很多。圈內的金字塔鄙視鏈也很高。

塔尖的是知名表演藝術家,有自己的專業的劇團,在圈內有知名度,受人推崇和尊敬。

塔中的是拍轉行電影電視劇,哪怕只在一個電影里演個配角,也算是混上了圈子,要關係夠硬,而且還要夠美麗夠年輕,不然也沒機會。又或者是那些攀上權貴,做闊太太。給有錢人生個一兒半女,也算終生有靠。

塔基的是那種留在單位,嫁了同行的人,雖然工資不多,但也強過一般普通人,至少有穩定收入,而且有演員待遇,退休有保障。

那被壓在塔底的就是,夏玫瑰這種,別的什麼關係圈子就不說了,連單位都被自己作沒了,不知該何去何從。

她比普通人還要焦慮得多。

因為普通人早早就認命了。

正因為認命了,反而豁然開朗了。

但對於一個曾經天生漂亮,十二、三歲就在她呆的那個劇團里。沒有朋友,被老師重點培養,被人嫉妒遭人排擠的姑娘來說,認命太難太難了。

除了漂亮,除了曾被很多女孩嫉妒,還有,她從沒有真真正正體會過窮,真真正正去為生活討一口飯吃。

夏玫瑰的金主有三位。

第一位是她的海員父親。

他其實不算個有錢人,常年漂流在大海上,跟女兒關係很疏離,但作為金主,他是合格的。他的一切利益都是他女兒的。

儘管女兒並不愛他。

成年後的夏玫瑰跟他父親生疏的很,父女倆坐在一起,兩個人都很尷尬,找不到什麼可以進入聊天的話題,只祈求着趕緊有第三人出現來岔開這個局面。

第二位是她母親的情人劉伯伯。

劉伯伯很有錢,連夏玫瑰去跳舞的錢都是劉伯伯出的。

不過夏玫瑰打小就仇視他,為了捍衛漂流在海上的父親的地位。儘管她父親自己並不介意,他父親是個熱愛自由的人,寧可枯燥的在海上獃著。但是劉伯伯還是大大方方的提供了她們母女的花銷。

這種花銷到夏玫瑰十六歲那年停止了。

但沒關係,她很快就長大了,長大到有別的男人願意為她出錢了。

第三位金主徐柏崇

當徐柏崇第一次看到夏玫瑰跳舞,如痴如醉般的痴迷於她,那年她十八歲,他二十五歲。

她也跟着他一塊玩兒,凌晨大馬路上挽着胳膊瞎溜達,在下雨天的屋檐下不知所謂的親吻,

她剛滿二十三歲時,他就火急火燎的要跟她結婚,她死活不同意。

她還年輕啊,大好青春,怎麼能輕易跟一個男人結婚?

別說他是豪門,就是去天堂她都不稀罕!

而他家裡的父母非常傳統,逼着他結婚了。

但夏玫瑰從十八歲到三十歲,他依舊每半個月給她打一次電話,跟她分享他所有的生活,給她錢花。

他後來生了兩個孩子,拿了一堆獎,什麼青年企業家之類的,但那無損於他愛她,給她花錢。

他老婆都不敢管這事兒,管了就離婚,離婚她就失去所有的一切!

他就是有這麼愛玫瑰,一直持續了這麼多年無悔的愛她。

以上三位金主的故事,當然,都是今年焦慮發作,酗酒後發牢騷的夏玫瑰給宋心檸喋喋不休講述的。

而且三大金主,都已經關閉向她**的功能了。

所以,當吳明笙如同菜市場買菜一樣的口吻詢問她說:多少錢一晚時。

嚴重的激怒了她,當是時,她正坐在悉海市最大的繁華商場–帝都商場的門口醒酒。

夏天傍晚的風又熱又悶,不但沒醒酒,更添心浮氣躁。。

商場來來往往着嘻嘻哈哈充滿活力的年輕漂亮的青春面龐,她見後,恨不得脫下自己的高跟鞋丟在他們臉上,把他們全部趕走。

此情此景下,通過了他的好友,又看到他發的噁心信息。

於是夏玫瑰暴脾氣的開始罵了起來。

她是直接打語音電話過去罵他,大概就是:「狗東西!你TM誰啊?就你這副傻樣,你也想來買我?你有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