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鎮魂師》[九霄鎮魂師] - 第4章 相識

沒有聲響,但蘇元卿感應到了什麼,看向甲一零五廂房。

走出一個身穿純白華服的公子,腰間束有一根純黑腰帶,腰帶中間鑲有一片真金,雙腳穿的登雲靴間也有點點綠寶石。

看向蘇元卿,微微一笑,手中摺扇下放,拱手作揖示禮。

蘇元卿第一眼看見那公子面容,只有四個字,美如嬌娘?

實在是太清秀了,丹鳳眼,細柳眉,紅唇白齒,皮膚白皙。

『簡直比我還秀氣。』蘇元卿內心感嘆道。

同時無聲地拱手回禮。

這儒雅氣質和穿戴讓蘇元卿給他定上了富家公子標籤。

白衣公子一手負背,一手輕揮摺扇緩緩向蘇元卿走去。

在四五個身位處停下。

「在下林忘憂,荊原人士,見閣下一表人才,風度翩翩,可是功名之人?」林楚弈淡然一笑問道。

蘇元卿思考幾秒後當即回答道:「小生蘇無恙,中原人士,正是來此求學日後進京考取功名。」

「那就提前恭賀蘇友了。」林楚弈拱手作揖,「不知蘇友官路作何選擇,是出淤泥而不染還是融入世俗?」

這句話,無疑就是直白的問蘇元卿,你做官之後是當清官堅守讀書人的初心,還是只為升官發財。

蘇元卿內心嘆氣,那個人剛開始當官不是清如溪流,一心向民意,除了那種本就奸諛之人。

可又有多少最初的清官能守心,在世俗的大染缸下,最後大多都成為了當初自己討厭的模樣。

蘇元卿用他那炯炯有神的雙眼,直視着林楚弈,沉聲緩緩道來。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張載大師!,蘇元卿覺得這幾句真是絕世。

給自己立了個清高鴻鵠之志,永不落入世俗的泥潭的決心。

雖然蘇元卿壓根沒想過當官。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林楚弈低聲念了幾次,一臉茫然。

林楚弈感嘆一聲,「是我小瞧了蘇兄,好一句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

「我最敬佩蘇兄這般志氣,對了,蘇兄來仙坊閣是?」

林楚弈好奇的問道。

「早就聽說仙坊閣的清倌琴棋書畫一絕,今日來見識見識。」蘇元卿笑道,這沒騙人,確實昨夜聽了三個時辰的樂曲。

林楚弈表情嚴肅起來,「想不到蘇兄與我有這共同之好,確實仙坊閣的清倌一絕,女子就應當…」

話沒說完,從甲一零五號也就是林楚弈的廂房中走出一名窈窕女子。

空氣靜止

……

看着從自己廂房出來的紅倌,林楚弈內心十萬隻羊駝在奔騰,這女子怎麼醒這麼早。

那紅倌看見兩位公子都盯着自己,頓時不知所措,又回了廂房內。

兩人都無言的沉默了片刻。

腦迴路清奇的蘇元卿突然說了句:「林兄要不進我廂房坐着聊?我昨晚真的是清倌。」

林楚弈嘴型剛開,就聽見一聲細長的尖叫。

啊!!

甲一零六號廂房跑出一名渾身裹着被褥的女子。

一臉驚恐地看着蘇林兩人,雙腳一直顫抖着,數秒後手指向房內,艱難的開口着。

「里…里…裏面有…有人死了。」

一層廳內,圍有一圈身穿鐵皮鎖甲,全副武裝的大淵兵卒。

大淵文武官位分九品。

中間三人,官居六品武將張雀徳。

身材魁梧,雙眼快細成條線了,臉上有一道古老刀疤。

荊原直轄縣令段發,一州首府縣,官位自然比其餘小縣大,官居六品。

一個乾瘦的老者,與一身寬大的官服格格不入,眼神給人陰狠之色。

另一邊。

為首的是一名素裙女子,身段窈窕,古典精緻的瓜子臉,美目波光粼粼,雙唇紅潤飽滿,盤起的秀髮間,一左一右插有長短不一的玉釵金簪。

大淵十四州,每州首府都有仙坊閣,女子正是此間荊原城仙坊閣閣主。

閣主身後一名女子,一襲黑裙,戴着面具,眼神凌厲,腰間配劍。

在後面才是老鴇,幾個昨夜在甲等房留夜的姑娘,還有那倆嚇暈過去的小廝,抽了十幾個耳光才醒。

旁邊是甲等房的住客,體態臃腫的暴發戶,得意外橫財來留宿的瘦弱男人,中等資產的中年男人,還有蘇元卿、林楚弈。

縣令讓人搜查了一個時辰愣是沒有線索。

每個留宿者都說自己夜點到時都已休息,沒有走出過房門。

又問了幾次甲一零三,甲一零六號廂房的兩個紅倌,都沒能找到一絲有用的答案。

那兩小廝也是問了幾次,臉色慘白,說話都說不利索了。

一直在重複着「鬼…是鬼…」

縣令段發最不信就是這種鬼神之說。

「鬼?虛無之物罷了,我看你們倆是被下了迷魂藥。」

「不!不能說這種大不敬的話,鬼大人會報復你的!」兩名小廝抬頭瞪着大眼看向段發。

一旁的蘇元卿已經很努力在憋笑了。

段發冷淡地看着那兩小廝,「你怕鬼?就不怕我嗎?」

段發現在很想叫人抽這兩小廝,但是俗話說的好,打狗還得看主人。

仙坊閣勢力龐大,在朝廷也有不小的背景。

若不是出事的是仙坊閣,他好歹一介六品文官會親自來查案?

還有一位六品武將,兩個官位六品的親自來查個兩個普通人的命案。

但凡換作是隔壁酒樓出的人命他段發隨便派幾個衙役去查一下就行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