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鎮魂師》[九霄鎮魂師] - 第1章 紫薇降世

細雨綿綿,白霧籠罩,山林中枝葉曳動。

些許濕潤的泥地上躺着十餘具妖獸殘碎屍體,血肉模糊。

蘇元卿臉龐有零碎污泥血漬,白衣已經染成血衣,一隻手中緊握長劍。

身後一道墨綠靈魂體。

他看着眼前還剩的九隻妖獸。

不斷粗喘着氣,心臟跳動頻率加速,體力已經快到極限,眼眶眼球內滿是血絲狀。

天色接近黑夜,有涼風襲捲來。

夜幕降臨,這荒山內還不知道有多少妖獸,再不解決這些妖獸回城內的話,再來十幾隻能把他撕碎,必須速戰速決。

雙方對峙十幾秒後,剩下九隻面目猙獰的妖獸張開血盆大口向蘇元卿衝來,嘴中還嘶吼着。

蘇元卿一躍而起揮劍爆發橫斬,長劍寒光無情,沖在最前面的妖獸胸口撕裂開,黑色液體從裂口噴射出來,疼痛無比,倒退幾步巨吼一聲仰頭倒地。

其他妖獸沒有因為同類死去而後退,反而更加暴怒,有兩隻牛獸躍起雙掌拍向蘇元卿。

他並未閃躲,身後魂靈主動出擊,一拳打出,拳風激蕩,瞬間擊退兩隻牛獸。

這間隙讓後面的妖獸有了機會,一拳轟來的氣流震退了蘇元卿,蘇元卿嘴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虛弱,再來一巴掌他就要葬身於此了。

魂靈攔下了數只妖獸,還有兩隻乘機向蘇元卿襲來。

虛弱無比的蘇元卿一咬牙狠下心來,不再遲疑,掌中浮現一枚青色小丸,送入嘴中,輕喝一聲:「邱人,速戰速決!」

藥丸直通腹內,一股暖流在丹田散開,沖卷全身,氣血得到運轉,蘇元卿靈力得到補充,精力充沛,左手掌心上舉,浮現一面面幡旗。

幡旗騰空飄動,本來黯淡無光的綠旗突然變得明亮,靈力得到補充的魂靈再次衝進妖獸堆內,拳拳生生風砸在妖獸身上。

幾隻妖獸毫無還手之力,被打的頭破血流,嗷嗷直叫,哭嘯聲四起。

蘇元卿深吸一口氣,持劍沖向一隻沒有防備的妖獸,一劍刺穿胸口,黑色液體從妖獸胸口飆射,蘇元卿抽出長劍,橫砍此獸頭顱,頭顱滾落下地,身軀倒下。

有兩隻妖獸怒吼着沖向蘇元卿,呼出一拳,風聲混動,好似破碎巨山之威。

蘇元卿縱身旋動躲避,順帶着出劍划過妖獸頸脖處,落地未等妖獸反應過來,再出劍快速刺穿兩隻妖獸,

妖獸身軀中劍,裂開道道血口。

那兩隻妖獸轉過身,只看見一道殘影殺來,一劍瞬殺它們。

道魂靈已經鎮殺兩隻妖獸,場上只剩三隻,都躺泥地上,渾身被黑血覆蓋,一道道裂口,傷口猙獰,奄奄一息沒有反抗的能力。

魂靈遁回幡旗,蘇元卿把長劍掛在腰邊,雙手抱拳,豎起食指,嘴中默念咒語。

蘇元卿腹內丹田處亮出微弱金光,全身周圍浮現淡淡的霧白氣流,場上刺鼻的妖獸血味漸漸消散,就連蘇元卿衣物上的血跡也消失了,咒語結束,前面三隻妖獸頭一歪,眼睛閉上。

每具屍體都騰出一條細微的綠絲,蘇元卿右手掌心對着綠絲,靈力波動,所有綠絲瞬間飛入掌心。

失去魂魄後屍體開始化為青煙消散,蘇元卿輕呼出氣,嘴角微微上揚,整理了一下衣物就趕回荊原城內。

剛回到客棧處,就下起了大雨,又有涼風作伴,沖刷了蘇元卿疲憊的心靈,有小股愉悅心情。

「可惜了我這身白衣,這無品妖獸還是有點難殺。」蘇元卿看着有些破損的白色束衣,低聲自語了一番。

向小二要了兩包豆酥糕,回到自己房間。

房內一張木床,一套木桌椅,還有一樽小銅鏡掛在牆壁上,很普通的一間宿房。

蘇元卿緩步走去銅鏡面前,看着鏡中的自己,一字眉,眼如點漆,鼻樑挺直,面如凝脂,唇紅如血,唯一不堪的是被妖獸打破的白衣。

嘴角微微上揚,走去床邊脫下已經破爛的衣物,換上樸素的細布青衣。

又走去銅鏡前,整理了一下發冠捋了捋垂掉在臉邊的青絲,這時再看着自己的形象,氣質就像溫華如玉的書香公子。

轉身在木椅上坐下靜心吃起了豆酥糕,喝着茶水思考着人生。

七天前,他還是一名剛出社會兩年,社會中996社畜工作的一員,某晚加班的時候突然昏睡過去,第二天睜眼醒來就看見了陌生的環境。

而後腦子裡湧進一道道記憶。

蘇元卿輕嘆口氣,在藍星的日子,父母也有點小資,自己雖然996,但是好歹也有房有車。

穿越到這個陌生的世界,一切又得從頭開始。

上天弄人,蘇元卿還曾呼喚系統,卻沒有回應…

「沒有系統沒有buff加成就老老實實地活完這輩子吧。」

這裡是大淵王朝,掌控着整片九牧大地,他蘇元卿,是一名鎮魂師。

鎮魂師是源自幾百年前民間中誕生的一種職業,盛時每村皆有一名,職責主要鎮收怨魂,村民每月都會貢納些許票子。

半年內還在墓內的亡魂都是有怨氣卻無了意識,這種可供鎮魂師吸收,化為道魂,但是是單體靈魂,其主已經投胎。

怨氣極重的亡魂會出墓找尋仇人,百種方法報仇,但是沒有了理智會傷及無辜。鎮魂師調查惡人,若是確實罪惡之極,會主動為怨魂報仇,收押入獄,若是有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