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日白月光陸知宴沐秋煙》[舊日白月光陸知宴沐秋煙] - 舊日白月光陸知宴沐秋煙第8章  

她看着輸液管里的鮮紅深吸了一口氣,悶悶出聲:「我的男朋友,當我需要他的時候,他卻在照顧別人。」
話音剛落,陸知宴冷聲反詰:「我不在,所以你就去找江寒川?」
沐秋煙當即一噎,怔怔地看向他。
明明做錯事的是他,現在他卻倒打一耙。
下意識想要脫口的解釋卡在喉嚨,怎麼也說不出口。
陌生感油然而生,她彷彿不認識般怔愣地望着陸知宴。
沉默半晌,沐秋煙收回視線,她生生咽下解釋。
最後,深吸了一口氣:「陸知宴,我們分手吧。」
她的語氣很輕,卻字字鏗鏘。
病房裡寂靜一片,窗外蟬鳴陣陣,聒噪得讓人胸悶。
過了許久,陸知宴才沉沉開口:「你要和我分手,是打算和江寒川舊情復燃?」
他沒由來的猜忌讓沐秋煙心底的微末希望瞬間破滅。
她沐秋煙眼眶一熱,顫聲道:「在你眼裡,我就是這樣的人?」
沐秋煙受傷的眼神讓在氣頭上的陸知宴,神志清朗了瞬。
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劃破僵持。
屏幕上易夢的來電顯示不停閃動,沐秋煙的心也跟着起伏。
她注視着陸知宴的動作,希望他能按下掛斷。
可他還是起身接起了電話。
他輕嗯了兩聲後,丟下一句:「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
說完,他朝門口走去。
望着陸知宴離開的背影,沐秋煙沉聲開口:「陸知宴,你現在要是走出這個病房,我們就真的完了。」
陸知宴身形一頓:「別鬧,你等我回來。」
話落,他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病房。
直到病房門被砰地關上,沐秋煙才恍然回神。
陸知宴真的走了。
她怔怔地看着病房門,心臟的抽痛感疼得她喘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