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才女有空間》[九零才女有空間] - 九零才女有空間第2章  重生(2)


柳芽本來就重男輕女,一心想要抱大金孫。
奈何白瑜就生不出來。
這麼些年來,秦可兒背着白瑜,在柳芽跟前上眼藥,柳芽都恨不得掐死白瑜,讓秦長風再娶一個。
呸!
白瑜真是一隻不下蛋的母雞!
得虧長風及時明白過來,跟她斷了!
估摸着時間,長風也灌醉了那個傻子,把他剝光了,塞進白瑜被窩裡了。
走,咱們趕緊叫人去抓姦!
秦可兒跟柳芽的腳步聲走遠。
秦薏這才鑽出被窩,漆黑的大眼睛,被恨意燒得通紅。
聽秦可兒和柳芽的對話,她明白了。
自己這是重生了!
重生在她媽媽被誣陷跟傻子在柳芽的炕頭上偷情這一晚!
秦家從老到小,全都是髒心爛肺,要往她媽身上潑髒水!
重活一世,她要秦家欠她和她媽媽的,全都報復回來!
秦薏穿好棉衣,趿拉上棉鞋,大步衝進了夜色里。
她沒走大路,穿小道,趕到柳芽家。
推開籬笆門進去。
三間土胚房,在夜色里,黑黢黢的,沒有任何光亮。
秦薏進入中間的堂屋,沒有開燈,右拐,推開柳芽的卧室門。
一推開門,濃郁的酒精味兒,撲進了秦薏的鼻子里。
男人粗啞模糊的聲音傳來:好軟,好香秦薏的眼皮一跳,伸手開燈。
熱騰騰的土炕上,躺着一個彪形大漢,粗壯有力的手臂,攬着白瑜的肩頭。
絡腮鬍大臉埋在白瑜的脖頸里。
秦薏只覺頭皮一炸,熱血直飈天靈蓋,她像只小猴子似的竄上了土炕。
扳過鐵柱的臉,左右開弓,抽了好幾記耳光下去。
鐵柱醉得太深了,秦薏又高燒,沒多少勁兒。
幾耳光下去,對於鐵柱的厚臉皮來講,簡直跟撓痒痒沒有什麼區別。
鼾聲震天響,睡得更香了。
秦薏牙齒咬的嘎吱嘎吱作響,相比於鐵柱,她更加想要把秦長風挫骨揚灰!
這個男人簡直就是衣冠禽獸!
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秦薏用力咬了一下舌尖,藉由着劇痛,讓自己冷靜下來。
叫了一聲白瑜媽媽,白瑜沒有反應。
她掀開白瑜身上的被子,白瑜三十歲左右,身段玲瓏有致,非常窈窕,並沒有**的痕迹。
幸好,媽媽沒有跟傻子發生什麼!
她以為上一世,媽媽會跳河自殺,是因為被傻子欺負了。
即使土炕燒得很熱,秦薏掀開了被子,凍得白瑜還是起了雞皮疙瘩。
但是,白瑜依舊沒有醒過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