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救了仙俠文病嬌炮灰後] - 第8章 逃離魔爪

只見屋內,裴子澤雪白的裡衣已經被利器劃的殘破不堪,衣服上染着點點血跡,瑩潔光滑的肌膚,隨着他拚命抵抗的動作若隱若現。

束髮的銀色發冠早已掉落,一頭濃密的墨色長發,順滑地披散在他秀挺的脊背上,泛白的臉就像即將破碎的白瓷,有着誘人的雌雄莫辯的美。

左魔使看着眼前的美景,瞬間失去了逗弄的心情,只想撲上去把人拆吃入腹,滿足自己的惡欲。

於是,他淫笑着把裴子澤慢慢地逼向床邊,洶湧的**使他的臉顯得更加猙獰。

裴子澤勉力地揮着手中的利劍,但是長時間激烈的戰鬥,已經耗盡了他體內的靈力。

手中緊握的劍,很快便被左魔使揮出的劍刃擊落。

裴子澤看着離他越來越近的猙獰面孔,瀲灧的眸子里露出絕望。

他陡然舉起手,用力向額頭拍去。

寧死也不受辱!

誰知那變態一早就防備着他自絕,閃電般地捉住他的手把他牢牢地壓在床上。

看着光風霽月的白凈少年被他壓着,臉上露出羞憤欲死的表情,左魔使就興奮的血脈噴張。壓下頭,就欲用腥臭的嘴去親身下美玉。

就現在!

在窗外一直咬牙等待時機的簡寧,瞬間眼睛錚亮。

她趁着那變態全幅心思都在裴子澤那裡,快如閃電地從敞開的房門進去,悄無聲息地來到他的身後。

**上頭的左魔使沒有發現的是——身下劇烈掙扎,正欲咬舌自盡的裴子澤的星眸里,突然升起了光亮。

......

簡寧站在左魔使的身後,舉起鋒利的水果刀,狠狠地插入他的後頸。

「啊——!」一聲慘叫剎那響起。

裴子澤瞬間掙脫束縛,有力的右手扣住左魔使的脖子,左手猛地用力拔出水果刀,又狠狠地從他的頭頂插下。

簡寧見狀迅速拿起薄被死死地捂住左魔使欲大叫的嘴。

裴子澤漂亮的眼尾猩紅,神情漸漸瘋狂,握着水果刀在他的頭頂瘋狂地抽,。插。

眼看左魔使漸漸斷氣,碩大的頭顱已經破爛不堪,類似蜂窩。

簡寧心疼地看着還在歇斯底里發泄的少年,架住他再次揮下的胳膊,開口道:「醒醒,他已經死啦,我們趕緊離開這裡!」

裴子澤迷茫的眼神順着胳膊上細白的手,漸漸移到簡寧的臉上,看着小小的少女,擔心的望着自己,他的眼神逐漸清明。

向簡寧微微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恢復神智。

簡寧見狀,放開他的胳膊,看着他轉身去了裡間。

很快,就見他出來,身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頭髮用黑色的髮帶高高束起,發梢還微微滴着水珠。

只見他快步走到床尾,從床頭的玉瓶里倒出一顆補靈丹吃下,把剩下的丹藥放入懷中,又從旁邊的暗格里拿出一個精美的儲物袋掛在腰間。

而後,轉頭看了一下簡寧,又從暗格里拿出一把做工極其精緻的小劍遞給她,「這是小時候父親送我的生日禮物,你拿着正合適。」

簡寧痛快地收下,畢竟現在不是矯情的時候。

裴子澤撿起自己的佩劍,回身猛地揮出一劍,蓬勃的靈力瞬間割掉了左魔使的腦袋。

然後,轉頭看着簡寧,輕聲道:「跟我去客廳,我爹在那裡。」

裴子澤領着簡寧,疾步來到院子的一處假山,左手拿劍,右手把靈力灌注到食指和中指,兩個手指並齊,指尖發出亮眼的光芒,對着空氣一點,眼前瞬間出現一個密道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