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慾暴戾淞爺的小嬌兔,摸耳上癮》[禁慾暴戾淞爺的小嬌兔,摸耳上癮] - 第4章 淞爺教字,一步到胃

天快蒙蒙亮。

季妗姒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變回了兔子,蜷縮在男人懷裡。

雖然他很討厭,但是他身上的味道比提摩西草還清冽好聞。

被迫睡了一晚上,白天她只能接着睡。

中午醒來時,顧京淞已經不見了。

他是大影帝貴人事忙,她只需要當一隻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蛀米兔。

昨晚之前,季妗姒是這麼考量未來兔生的。

但是昨晚經歷過顧京淞發病,雖然沒發病的時候對她還算縱容,現在吃喝住都比以前優渥。

只是他太過陰晴不定,指不定下回發病就把她清蒸了。

季妗姒再三考量,決定靠自己填飽肚子,不再寄人籬下的兔。

所以她趁着保姆不在意,進來時從門縫溜了出去,再也不打算回來了。

她揮一揮兔毛,不帶走一片雲彩。

憑藉來時記憶,季妗姒回了前主人的別墅,那是顧京淞贈予她的。

她想,現在她可以憑藉前主人的身份自力更生活下去。

剛剛回來,因為門口有面部識別門鎖,季妗姒用兔頭撞了下門,疼得眼淚直流。

暫時變回了人,面部識別通過。

一打開門,就看到前主人的好閨蜜兼野生經紀人就坐在沙發上。

「我的小祖宗你終於捨得回家了,去哪裡鬼混了,來活了你知道嗎?」陳煙眼睛都是亮噌噌的。

季妗姒知道前主人摳腳很久的十八線,很閑,通常一個月能接到一份工作就算不錯了。

所以壓根沒人發現她已經消失這麼多天。

季妗姒張嘴,發現自己連一句連貫的人話都沒辦法說,雖然聽得懂她的意思,為了不露破綻,她指了指自己的喉嚨:喉嚨疼,暫時說不了話。

陳煙擰眉,「那你可得趕緊好起來,這份工作很難得,是給一部s+的古偶當女n號,不能說話怎麼拍戲?」

一句話瞬間一針見血。

季妗姒面色全無,她本想自食其力,奈何先天條件不足,再努力也註定是只能依賴主人投喂的寵物。

陳煙留下一盒嗓子葯,「趕緊吃,吃好後明天來接你去試戲。」

面對殘酷的現實,識時務者為俊兔。

季妗姒耷拉着腦袋,最終在別墅裡帶走了自己之前心愛的玩具。

……

回到顧家,季妗姒發現自己還維持人形,就直接敲了敲門。

當保姆出來開門看見一個艷絕的女人,拎着一大包寵物玩具站在家門口,她是懵逼的,「請問……您找顧先生?」

季妗姒一怔,沒想到壞保姆對變成人的她還蠻客氣,終於不再是小畜生的叫了。

但她不會說話啊,季妗姒只能點了點頭。

保姆眉眼打量,心想該不會是顧先生的緋聞女人找上門了,必須要先忽悠進來穩住,伺機打電話把顧先生喊回來,讓他回來處理,處理不好可能影響顧先生的聲譽。

想到這裡,保姆好聲好氣地側過身,「那您進來等吧,顧先生得傍晚拍完戲才回,我去給您倒杯茶,再給顧先生打個電話,您看成嗎?」

季妗姒享受着保姆的熱情招待,也不打算攤牌地微笑。

這個微笑,表示默認。

總不能像傻子一樣一直點頭。

保姆把季妗姒請進

猜你喜歡